« 西單星巴克與利群烤鴨店 | 回到主頁面 | 噓,我在聽歌 »

2003-12- 5, 2:47 AM

那些花兒

Resize of Beijing2003_1121_143046AA.JPG
走在北方寒冷的街道上,沿著古老的圍牆,尋找傳說中的酒吧,天空很清亮,霓虹零星地閃耀,朴樹的歌不知道從甚麼地方傳過來,"...啦啦啦.....他們已經被風帶走散落在天涯.....",那些花兒,我感到一陣莫名其妙的荒涼,還是風太冷冽呢?荒涼是一種不合時宜的情緒,在這樣一座巨大空曠的城市,我卻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詞,經過的每座建築擦肩而過的每張臉彷彿都歷盡滄桑,我走在這裡,也只能不合時宜地感覺這樣.

隔天就去買了朴樹,一遍又一遍地聽著屬于這座北方城市的聲音,我終於明白有一些事要在很遠的距離觀望才會慢慢清晰起來,那些花兒,"..他們都老了吧....他們還在開嗎.....",那些關於他們的事,輪廓分明地浮現,我離開他們,多遠了呢?

在這裡每一天晚上都會冒著天寒地凍去尋訪可以落腳的酒吧,傳說中那些玩音樂的人醉生夢死的地方,卻一再遇到空洞乏力的歌手,唱著別人的早已退流行的歌,歌手疲倦蒼白的臉讓我沮喪地把剛點的酒一口喝掉,酒吧外面流鶯不停地拉客,賣盜版的不斷向路人耳語,年老的流浪者卷縮著身子四處乞討,我不忍再看,轉過頭去想要離開,看見朴樹的海報掛在燈柱上,"生如夏花",新專輯又發行了,那些花兒,到底散落在這城市的那一個角落呢?

後來在城市的另外一端找到一條靠在湖邊的小街,新的酒吧安靜地列成一隊,沒有流鶯,沒有盜版影碟,沒有凍死骨,只有朱門酒肉臭,一切看起來都跟這城市大部分的地方不一樣,乾乾淨淨的,隨便選了一家取暖,爵士樂優雅地播放著,沙發看起來很舒適的樣子,大門自動關上,也就暫時隔離了一切的真實,我虛假地要了一杯洋酒,找了一個靠窗的位子,隔著玻璃看這城市,很美好,但我知道,生活不會是這樣的,我又想起了朴樹,還有他那些歌,那種不合時宜的真實.

酒暖了身體就打算離開了,點燃一根煙,走了一段路,又覺得寒冷,在這裡,一點點熱情,顯然是不足夠的,我想著我的那些花兒,那些夢想家,那些浪漫主義者,如果他們都在,就好了."....幸運的是我,曾陪他們開放....."朴樹的聲音一直在心裡播放著.

[[Random Song]] 引用(0)

引用


迴響

喔,可能在tower找得到,是華納出版的.

新年快樂.

由 i 發表於 January 1, 2004 7:41 PM

哈囉, badtaste, 我是小小.. 看見了你寫的朴樹..
很喜歡他這張專輯"生如夏花".. 很好聽哦..
但是好像沒辦法在KL找到.. 唉..

今天是今年的最後一天了.. 希望各位過的快樂.
趕快收拾好心情迎接更美好的一年. 大家要幸福哦..

xiaoxiao 發表於 December 31, 2003 5:00 PM

哈囉, badtaste, 我是小小.. 看見了你寫的朴樹..
很喜歡他這張專輯"生如夏花".. 很好聽哦..
但是好像沒辦法在KL找到.. 唉..

今天是今年的最後一天了.. 希望各位過的快樂.
趕快收拾好心情迎接更美好的一年. 大家要幸福哦..

xiaoxiao 發表於 December 31, 2003 5:00 PM

Damien Rice才悽涼...嗚嗚...零下八度了幹

由 i 發表於 December 8, 2003 3:04 AM

今天聽到EASON的新歌"聖誕結"
怎麼聽都像是跟你一樣淒涼
不過還不難聽就是了

凱洛 發表於 December 7, 2003 11:24 P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