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壞品味 | 回到主頁面 | Alice »

2004-02- 3, 3:56 AM

朋友綿羊

很久以前是多久以前呢我已經說不出一個正確的時間了。

我記得妳說的話:“朋友綿羊。”

是一首歌呢還是一首詩?

我們不熟,我只是安靜地坐在旁邊聆聽你們在描述著一個夢的藍圖。

眉飛色舞。

我還小。我只能聆聽。

“聆聽也是一種參與啊。”妳說。

後來才發現原來只有我對年少時的夢想有無可救藥的愚忠。

我,跟你們,從來就沒有熟過。

我在島上遇見的那隻羊對我說:

“咩~”

然後吞掉我剛丟在地上的煙蒂。

是的,這隻羊跟這件事沒有什麼必然的關係,我只是忽然想起一件事而已。

[Those Were The Days] 引用(0)

引用


迴響

好开心哦,又有新的文字。

子婷 發表於 February 4, 2004 10:52 AM

haha...
我想你是得意的笑
我去你介紹的rickie lee jones
要軟不軟的棉花糖

綿綿陰雨 好

inland 發表於 February 3, 2004 1:15 PM

嗯....就荼毒了你嗎哈哈...

由 i 發表於 February 3, 2004 1:03 PM

果然
看你的東西
像看城市裡的毒瘤
(我的城)
唉唉...

inland 發表於 February 3, 2004 9:32 A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