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佬 | (回到Blog入口) | 一年半前給星州日報寫的東西 »

我感覺到大師兄回來了

稀釋過的蜜還是蜜 陽光在浴室的磁磚地面微微搖晃 牙膏與沐浴乳的味道 風一陣陣又一陣陣從打開的氣窗吹進來 想到拍了美麗電影的導演還沒把故事說完就走了 想到很多事都變成臨睡前的回憶 所以越來越晚睡 有一首歌叫“只有我們知道的地方” 我們知道但我們都缺席 我們再也不跟對方陳述疲憊 甚至也不再相約出去幹嘛幹嘛了 我們都說 今天好累 那是真的吧 那真的是真的吧 曾經是多麼重要的事已經可以隨手丟棄 有時我在深夜的高速公路開車 都把音樂開的好大聲 寂不寂寞已經變得很難說 我們變得可以自給自足 偶爾罵政府 卻連娛樂新聞都不想看了 人生果然會變成一句感歎 我多麼想念自己的脾氣 都說是從前 從前繫在一條很長很長的繩索的一端 另一端綁在你的腰間 一拉 還是感覺到那個重量 但我們都沒有這種力氣拉近來看清楚 所以 只要能繼續感覺到那個重量就會安心 如果你知道我說甚麼 有一天要回去那個地方喝酒嗎 我可以唱Gypsy給你聽 彷彿我們從來沒有長大那樣

引用通告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如果您想引用這篇文章到您的Blog,
請複製下面的連結,並放置到您發表文章的相應界面中。
http://blog.bluecircus.net/cgi-bin/mt-ttkk.cgi/10997

評論 (3)

len:

我的村落尽头林子前面住着一群吉普赛人 已经住了三年 开始接受政府照顾了他们。
吉普赛人去买东西常常不够钱,
你看好,
他们通常会说,不够吗?
就减掉一些,减掉牛奶呀,米呀,
剩下的全是垃圾零食,
你会怕,
这是什么样的生命。
你再唱吉普赛的时候会想起这一段的对不起,你记性好。

Carl:

很有 n 年前 random songs 文章的feel

c:

*hugs*

發表一個評論

關於

此頁麵包含了發表於July 28, 2009 2:10 PM的 Blog 上的單篇文章。

此 Blog 的前一篇文章是

此 Blog 的後一篇文章是 一年半前給星州日報寫的東西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頁和 彙整 頁看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此 Blog 中的文章遵循以下授權 Creative Commons(創作共用)授權.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