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房子 | (回到Blog入口) | 感覺 »

鑊氣

其實我很久以前就會煮了。

這個不是假的,只是好吃跟不好吃是另一回事,我有興趣煮,可是能不能成功成為一個“真正會煮”的人是完完全全另一回事,而且我從來沒有真的去練習,所有東西都必須練習,再從多次失敗裡得一點一點地悟出道理,才能把一門功夫/手藝/XXYY練就,在煮這門學問上,我失敗了就“哦”一聲,然後沒有下文,完全不會因此氣餒,煮的出來吃的進口就好啦。寫着寫着,突然想到天才跟普通人的差別就在需要多長的練習時間到達那個彼岸,哇你看,不管你寫甚麼,做甚麼,都可以掰出一種聽起來真有道理的話來,真有趣啊。

我的朋友練葵芳是個家庭主婦,她以前不是,她以前穿長筒馬靴,然後又講他是瑜珈老師,在是瑜珈老師之前應該是個很文藝的人,後來又不是了,哎呀,很亂,所以她有感而發,兒子就名為亂.沙度,時時警惕自己。咦?不是,我不是要講這個,我是要講,家庭主婦這陣子沒甚麼事的時候會來跟我講曬衣跟煮飯還有一些地理啊算命啊朋友啊之類有的沒的的事,每次在我快要下班很得空的時候,時機抓到恰恰好。

這一天我們講到煮,我其實很囧,因為一個家庭主婦來問我怎樣炒西洋芹蒜茸義大利麵,不是很合理,但是我還是講了我的祕訣,在之前我先招認,我是土法煉鋼的義大利麵,鬼佬吃了會比我更加囧。因為我發現我有中國胃,所以不管我多崇洋,還是覺得西餐嘛嘛地,準確地說,其實我有“東南亞胃”,中國胃不夠準確,我去過中國住,老實說,想念的是咖哩,maggie goreng,tom yam,nasi paprik這種東西,我覺得我是不折不扣的東南亞胃。東南亞的東西很不正統,咖哩本是印度來的,來了這裡多少改變了樣貌,廣東煮炒那些也是,肉骨茶也應該是從不知甚麼東西拼湊出來的東西,很多都是mix and match,這就是東南亞。

說回來,忘了甚麼時候開始學人煮義大利麵,那個時候就跟食譜,希望正統一點,煮着煮着,覺得正統的未必就對口味,又麻煩到死,最簡單那碟也有law要跟,跟到足以後除了“很正統”以外,就沒有甚麼了,后來咧,就自己改裝,對,像改裝proton車那樣,基本的橄欖油+蒜+義大利麵保留,其他自己來試驗一下吧,你要加甚麼就甚麼,加到覺得自己覺得好吃為止。

我講那麼多,其實來去只會幾款乾炒式的。

講是可以天下無敵的。

所以,鑊氣在這裡的意思是,用嘴巴講出來的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


引用通告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如果您想引用這篇文章到您的Blog,
請複製下面的連結,並放置到您發表文章的相應界面中。
http://blog.bluecircus.net/cgi-bin/mt-ttkk.cgi/11113

評論 (8)

Oftentimes, the auto glass tech may discover damages into the motors that lower and enhance the window..

晶文:

在北京生活的那段日子,一看見湘菜的厚油、重鹹與麻辣,就開始不寒而慄……從來沒想過在中國最不適應的居然是食物。

我想你說對了,我們都是是rojak 胃,吃得太純粹不是我們的style。
我煮意大利麵也是亂亂加亂亂攪的,還可以美其名為,fusion。
哈。

len,你的這幾句話真是引得我發笑,哈哈。

終於講到煮了,做菜是我興趣啦,炒嘢沒有鑊氣掂得噶!

我懂了

所謂的“鑊氣”是用講的

識左

東南亞胃是甚麼都裝的魯
印度 馬來 中餐 娘惹 越南 泰國 等..
奇怪了 東南亞food都不可缺辣
所以真好吃..

微菱:

与其说是东南亚胃,不如说是马来西亚胃。哈哈哈哈!

len:

啊是,人生大道理出来了,
不过跟甜和咸又无关啵,
是想到天才,搞不好是出生在彼岸的,
我们以为他很快的游到彼岸,
殊不知他是因为天气太热下水玩玩,
然后"回" 到岸上。

len:

我炒经济面,要炒到微微带甜才觉得好吃,
咸中带甜,
煮红豆水就要加点盐,甜中带咸,才不单调,
等下等下 .... 我就快要从中领悟出一个人生大道理了,
快了 ......

發表一個評論

關於

此頁麵包含了發表於December 5, 2009 4:54 PM的 Blog 上的單篇文章。

此 Blog 的前一篇文章是 新房子

此 Blog 的後一篇文章是 感覺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頁和 彙整 頁看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此 Blog 中的文章遵循以下授權 Creative Commons(創作共用)授權.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