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意思 | (回到Blog入口) | 下一首歌詞再見 »

所謂不起草一直打字就是這一回事

那是一個比尋常再忙綠一點的周四,一連串的會議還有一連串掛在心頭未完成的事,一連串,不知怎麼地我就聯想到了那種驅吸血鬼用的蒜頭串,十幾二十個蒜頭就那樣掛在心上,甚麼都驅趕不了,除了我那些無用的多愁善感,全都被驅走了。

那個晚上,跟男人幫一起為了出版的書在尚未正式開張的威士忌吧受訪,訪問者做足功課,該是在訪問前就把我們三個人的書讀了一遍,所以問題很快正中紅心。認真的對待自己的專業的人真的可敬,你感覺到被加倍地尊重,大概多了幾個KG,感覺扎實良好。訪問中談到寫作的方式,還有對自己的期許,這讓我想起一直被擱置的寫作計劃,寫寫部落格總是容易的,只要當下想到甚麼,剛好又有時間就可以打開電腦滴滴答答地打出來,而有系統紀律去寫的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我根本不知道該如何下手。

然後被問到,關於我的書內的那種內向與感傷的氛圍是否就是我真實的生活的投射?,嗯,回答了,在11月號的Men’s Uno裡就有,這邊就不說了。

訪問中一票有人出版社的人陸續來湊熱鬧,人夠多剛好可以湊合買一枝入門的single malt,整個whisky bar最後只剩一堆麻甩佬用力喝酒吹水,佬真是一種不可思議男人品種,聚在一起沒甚麼重要課題都可以鬼殺甘吵,然後就爽了。買單后有人的人相繼離開,我留下來跟兩個當晚特別安靜的朋友再喝一點,其中一個是低調的老闆,對他所知不多,據說是曾經叱吒風雲的掛牌公司大老版,現在大概是半退休開幾間店做些生意讓自己不要太悠閒的狀態,都說很多真正有錢人外表跟舉止都不太看的出來,有點道理的。

那晚回家路上,回想之前的訪問,發現傷感這種事,從虛無縹緲逐漸變成有重量的,像鬼魂,就是因為捉摸不到才能繪聲繪影,真的看到了碰到了,避都來不及,還有甚麼可以說呢?

我無話可說。

週五累,下班回家后那一大段時間忘了自己做了甚麼,週六繼續錄音,雖然說我們獨立作業,但仍不能厚顏無恥認為我們就是世界的中心,整個過程中牽涉了很多人,大家一起你幫我一點他幫我一點我再回饋你一點那樣,才能獨立得不那麼孤單,沒有人能夠真正獨立存在的啊。

禮拜天還是工作日,醒來就到城裡辦事,之後就在錄音室裡微調一些不滿意的錄音,看來都是無關緊要的瑣碎,卻用去半天,那些你聽歌從沒留意到的一兩個小節的部份,很可能花了好多個小時去重錄調整,昇哥說做唱片就是遺憾的藝術,不管你花多少時間修補,還是會有不滿意的地方,誠實記錄下了感情面就應該放手了,說很容易,拿捏很難。

回家前到超市買日常雜貨補給,不想出門吃晚餐了,於是買點食材準備自己煮,一直經過紅酒展示架,心裡對自己說不買了最後還是買了一瓶非常廉價的,新世界的酒很多時候包裝非常輕鬆,這支叫Accomplice的2009年的shiraz,標籤太有趣味了。
acoomplice.jpg
圖片是偷回來的,我想酒商不會介意。

回到家料理食材后,在正式煮食前開瓶,非常年輕的酒,微甜,不像一般shiraz的口感,不知是否加了甚麼別的東西,沒有甚麼個性,容易入口,沒有喜歡也沒有不喜歡,反正便宜。想到平易近人這形容詞,明明不含貶義,不知為何有時候就是聽了讓人覺得那裡不對勁。

這個時代講究identity,如果你必須被擺出來賣,你希望自己是怎樣的商品呢?

雲鎂鑫傳簡訊來叫我去看Julio簽唱會。

鎂鑫你好嗎?我好忙啊對不起。

有朋友叫我出去,我總是先感到非常高興。


引用通告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如果您想引用這篇文章到您的Blog,
請複製下面的連結,並放置到您發表文章的相應界面中。
http://blog.bluecircus.net/cgi-bin/mt-ttkk.cgi/11331

發表一個評論

關於

此頁麵包含了發表於October 3, 2010 10:57 PM的 Blog 上的單篇文章。

此 Blog 的前一篇文章是 有意思

此 Blog 的後一篇文章是 下一首歌詞再見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頁和 彙整 頁看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此 Blog 中的文章遵循以下授權 Creative Commons(創作共用)授權.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