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咖哩雞 | (回到Blog入口) | 居酒屋電視裡的養樂多燕子隊 »

我假裝這裡剩下讀者兩枚

事實是,我開始覺得我已經40歲了。

當我接近30歲的時候,我覺得20歲的一切開始崩塌,彷彿那種末日電影的情節,建築物外牆開始大塊大塊剝落,之後呢,也正像所有的末日電影,絕處逢生似地,總會找到最後一架飛機或最後一台吉普車,在一切崩壞前,把拉桿用力往下一拉,轟地一聲,就進入30歲,回望一下,那些軟趴趴的記憶,你再也不會用像”果凍“這種視覺感官上都相當美好的字眼去形容了,你會說,幹,這真遜啊,人家20歲的時候甚麼好事壞事都幹過了,你就那一些,有甚麼好說的呢?就是不堅固所以才崩塌的嘛。

我也不是要感傷甚麼,只不過荒廢了這裡太久,這裡嘛,不就是二十幾歲到三十幾歲,零散地記錄着軟趴趴的時光的地方,回頭一看已經空無一人,要不是我的資深讀者WISH張大小姐提醒,我也不會提起勁來寫。一來,生活沒有那麼多瑣碎了,或者說,總是些重複又重複的事,比如,我每天回公司,都要兜轉找停車位,每一天都要給那個看守的6塊錢,每天無精打采回到辦公室,日光燈讓我意志全消,只要能不在辦公室完成的事我必定跑去別的地方,這種行為多了多少有點不好意思,但是我當然清楚要自己操作的很好需要怎樣的條件。總不能所有植物都辦到有太陽的地方,用同樣土壤,澆同樣多的水呀,如果你看見我陽台的那些植物你就會明白,他們有些長得好有些快死掉了,但我每天都給他們同樣多少的水分陽光。所以。二來,面子書太方便了,但我已經有點忍受不了那邊的吵雜,喧鬧,一進去我就會提高嗓門講話,每次講了又覺得有點無力。

反正,親愛的Wish張小姐,你戒煙了嗎?你總算如你所願那樣在有點洋又殘留從前留下的頹敗氣味的地方,變成一個姿勢優雅卻酒精中毒的女人了嗎?

說到酒,我不可能不知道還有一個憂鬱少女家庭主婦練葵芳會常來這個埋葬我無數無所事事夜晚或無頭無腦的青春的墓園來看看一下,看又有甚麼記憶入土為安。為何是酒呢?因為她給我帶來的酒,我鄭重地放進床邊的抽屜裡藏著,總是想著要有一個對的時間才能開來喝,甚麼是對的時間呢?每個人都說,我們要等一個對的時間。比如今天下班後去打包揚州炒飯當晚餐,等待的時間內,一直盯著旁邊的紅酒專賣店猶豫不決,心裡想,哎呀不是對的時間就別去買了,結果我還是去買了一瓶便宜的,所謂錯的時間其實也沒關係,做對了決定就好。只是,我還不捨的買一個酒窖啊。

其實事實是,我還沒有40歲。我今年37歲。

我覺得我一面是個叔叔,一邊仍然像個少年,這事情讓我覺得越來越尷尬。


引用通告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如果您想引用這篇文章到您的Blog,
請複製下面的連結,並放置到您發表文章的相應界面中。
http://blog.bluecircus.net/cgi-bin/mt-ttkk.cgi/11438

評論 (8)

wishy:

烟没有每天都抽,但我不能说我戒了。我不喜欢戒这个概念,太过用力。酒倒是尽量每天都喝一点,但我不能说自己酒精中毒。嗯,最多就是酒精依赖吧。
哎呀,手痒,我要回去我衰败的路上写写这些有的没的了。

Eunice:

读者也会老啊。

ahyu:

肯定不只小猫两三只咯,有空多写写吧!

阿管:

有讀者阿~~~T T

n:

 於是我也舉起手說:不只兩枚。

 辛苦了。不過偶爾這裡寫一下應該也挺不賴的吧?

win-ni:

hmmm....how to be a good 20s?

xpiou:

只要你一更新,我的邮箱就会提醒,你怎么能忘了这里

BG:

遙遠又不知名的讀者加一名。
年歲與生活的尷尬近似。

發表一個評論

關於

此頁麵包含了發表於August 12, 2011 1:04 AM的 Blog 上的單篇文章。

此 Blog 的前一篇文章是 咖哩雞

此 Blog 的後一篇文章是 居酒屋電視裡的養樂多燕子隊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頁和 彙整 頁看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此 Blog 中的文章遵循以下授權 Creative Commons(創作共用)授權.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