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國現在開學了。 | (回到Blog入口) | 下一站廣州 »

不是LOMO

一個明明美好到可以用來寫一篇像lomo那樣帶點憂傷的文章的星期天如果流水賬地寫的話應該怎樣寫?


難得不需要開冷氣就一覺到天亮,難得的天氣,不管,想賴床到中午,卻是無法再睡了,人們說年紀越大,睡眠時間就會越短,好吧。我已經對煞有介事的咖啡不再感興趣了,我的意思是,我不一定要這樣的一杯咖啡來讓我覺得啊星期天真美好啊,一杯Nescafe也是可以了,也已經不需要煎蛋培根的香氣喚醒我,合成乒乓較較餅就可以了,我甚至可以擔保,許多人出國了最想念的往往都是這些cheap野。

今天溫度實在非常舒服,一整天都像在雲頂半山那樣,涼涼的,我本來想去游泳,想到是星期天,有很多亂喊亂叫的死小孩,還有很多坐在泳池傍神情呆滯的家長,馬上打消念頭。我已經連續游泳兩週餘,這個堅持多年來不曾發生,今日就休息吧。持續運動讓我有點自我感覺良好地,覺得肌肉總有一天就會長得像陳穎見那樣。或者接近陳穎見那樣。

我這一兩週以來脾氣十分不好,很容易發火,對一些東西容易不耐煩,對於他人存心或不小心的侵犯非常不能容忍,想破口大罵,想狠狠地教訓或傷害這些人,包含我馬來西亞的老闆,這種死人個性本來就存在,只是後來這些年多少因為想要活得順利一點,所以無奈地,能忍則忍,有一天我覺得不想忍了,我又不忍了,如果你不是我能取悅的,我真的去取悅你的話,我看起來就是一頭不知道自己不受歡迎的狗在搖尾伸舌頭,所以我也不喜歡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做一些奇怪的事說一些奇怪的話來取悅我。

噢,扯遠了。

星期天,中午一個人開車到增江去找傳統燈籠,我所謂的“傳統燈籠”並不是那些有氣質的紙燈籠,而是小時候玩的那種,五顏六色玻璃紙糊在鐵線扭成的骨架造型上的,龍啊兔子啊金魚啊麒麟啊這種燈籠,找是找到了,價錢根本就是一刀砍下來不說,手工粗糙到了一個極致,要知道這些小時候的玩意,當年也是粗東西,到了現在素質竟然還可以創新低,人類要退步起來是很可怕的。無論如何還是買了,不然要買塑膠的憤怒鳥嗎?

順便又想到,一個香港朋友說,他們是不說燈籠的,因為燈籠是喪禮用的,花燈才對。

不寫了,突然不知道為何全身發熱,到這邊為止,不寫了不寫了。




引用通告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如果您想引用這篇文章到您的Blog,
請複製下面的連結,並放置到您發表文章的相應界面中。
http://blog.bluecircus.net/cgi-bin/mt-ttkk.cgi/11464

評論 (3)

慧麗:

我聽爸爸說,這種五顏六色的燈籠好像都來自霹靂州的安順。我家離安順不到20分鐘車程,今年中秋,在我住的小鎮上都已經找不到這種燈籠了。

後來我們一群小孩找了milo鐵罐的蓋子,疊兩塊磚,玩masak去。

小施:

Where's the LOMO Sunday pic?

ahyu:

现在几乎看不到玻璃纸灯笼了,很怀念。

發表一個評論

關於

此頁麵包含了發表於September 11, 2011 11:14 PM的 Blog 上的單篇文章。

此 Blog 的前一篇文章是 法國現在開學了。

此 Blog 的後一篇文章是 下一站廣州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頁和 彙整 頁看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此 Blog 中的文章遵循以下授權 Creative Commons(創作共用)授權.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