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是想辦法多在這裡寫好了 | (回到Blog入口) | Disturbing »

期待

關於期待落空,當然隨着年齡增長,社會經驗累積,反應就會是,“噢。”失望不到幾分鐘,然後去跟那個提供你期待的人說你失望了,但這當然是你自己誤解了。之後,繼續努力去爭取你所期待的結果,可能還需要再花一些時間與力氣而已。

這個世界,你不說,不表達,那你就只好繼續接受。類似這種說法,我當然一早就聽過,但是真正了解並開始實行,其實不是太久的事。

人際關係與主流世界的運行法,對我來說是高級數學或甚麼火箭原理那樣難懂,又或者其實不難懂,比如我就讀了許多義大利麵食譜,我也不討厭,可以說相當喜歡,一旦煮起來,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有時可以,有時不可以,大部分時候會讓人失望,只有很喜歡我的人或者很餓的人不計較,甚至讚美。當我不去管那麼多的時候,還是煮出一些還可以的東西出來,但又完全不時義大利麵了,你懂我的意思嗎?

我有乏力的時候。廢話,是人都有啦,不過我感覺上好久一段時間不去坦承這種事,或任何類似的事,我的耐力很好,當然我沒有經過比較,我只是覺得,我的耐力真的還不錯,耐力是不是一種對自己有用的能力呢?則難說了。

近三個月來有兩個月是持續運動的,然後被滿檔的工作與下不停的雨打斷了我每天晚上游泳30分鐘的一個小小目標.....下不停的雨啊。雨天我的心情不太受影嚮,雨天讓我下班回家的交通癱瘓才對我有影響,開車去新加坡一路下雨,在新加坡下雨,從新加坡回來下雨,塞車塞車,我必需打消好多看起來不錯的念頭。

關於不錯的念頭,比如,下班回家途中,經過不錯的食肆,先花個30分鐘吃一碗麵或一碟雞飯甚麼的,然後繼續回家,又在半途走到一家酒吧,一個人喝個小酒甚麼的,坦白說,就算不是下雨,食肆還行,酒吧嘛....真的就是湊合着將就着那樣。這個城市的遺憾之一,到處都是賣酒的地方,沒有一家有個好酒保,同樣氣味的酒客,還有,稍微可以有點品味的音樂。

有人說酒徒就是酒徒,喝醉之後有甚麼差別?啊,有的,但你這樣問,我就知道你都不喝酒了,嚷甚麼嚷?

說到這裡,我給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並對自己坦承:“我不知道我是在前進呢還是站在原地?我已經很努力了。”

引用通告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如果您想引用這篇文章到您的Blog,
請複製下面的連結,並放置到您發表文章的相應界面中。
http://blog.bluecircus.net/cgi-bin/mt-ttkk.cgi/11480

評論 (2)

管啟源:

是啊,倫敦酒吧。

len:

我儿子如果期待落空了,就哭。
有时我忘记当某些事情发生的时候,
最原始真实的情绪反应其实是什么,
原始真实的东西后来很少有机会出场,
出了场,导演也没有给对白,
永远只有扮死尸,扮阿四,扮浮云的份,
渐渐被遗忘。
我都看我儿子,
期待落空,原来可以是澎湃的,
他就哭,边哭边诉说他如何等待,如何有耐心,
等待的过程中他想像了什么,
他的想象令他多么快乐,
他不断诉说他的想象,越说越伤心,
母亲一句话也不用说,
不需要告诉他 c'est la vie,
不需要害怕他的悲伤将无法停息,
常常当他说到最伤心处,
就好像当他想象的快乐升到最高处他摔了下来,
情绪上到最高处他就开始往下走,
然后飞快的滚下来,
一个拥抱过后,
他又是干干净净的一个人。
我以我儿为师,
学了不少疼爱自己的真功夫。
只不过我诉说的对象,常常是我自己,
或那棵常常给我剪松针的老松树而已。
又,
伦敦的小酒吧想起来还是很赞。

發表一個評論

關於

此頁麵包含了發表於December 7, 2011 12:52 AM的 Blog 上的單篇文章。

此 Blog 的前一篇文章是 還是想辦法多在這裡寫好了

此 Blog 的後一篇文章是 Disturbing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頁和 彙整 頁看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此 Blog 中的文章遵循以下授權 Creative Commons(創作共用)授權.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