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ember 2003 | 回到主頁面 | January 2004 »

2003-12-26, 1:14 PM

Kiss Your Dreams Goodbye

整個冰冷的城市因為節日的降臨而沸騰,小情侶請我吃了聖誕大餐,他們買了一連看三部電影的套票,打算整個平安夜都跟光影包圍之下溫存,我其實沒甚麼打算,像朋友說的,只要看起來不會被那些把節日形象化的商業手段逼害得太慘就好,畢竟,一個人在這種時候在外溜達,多少會引來各種揣測,除此以外,並沒有甚麼不妥的. 於是到Jazz Pub去看表演,普進門便聽見小號演奏的那幾個小節,是My One And Only Love裡面”I give my self in sweet surrender”那一句,如此讓人心動,我就很想念Rickie Lee Jones的聲音了.那張專輯,是春天的,纏綿又自憐的.她像剛在一場冬眠裡醒來,情人的餘溫還在靈魂裡燙熱著,又像是甚麼也沒有留下來地空白.她走到公園裡面散步,確定了這個春天是枯燥乏味的,她唱,”Love is just a ghost.”但她寧可相信並期待下一段愛情降臨,下一次,她想,她會更熟練,她覺得自己以前太年輕,並且對這件事一無所知. 我坐在吧台上心不在焉想著Rickie Lee Jones的歌,樂隊在這之間中場休息了,我看看四周,人們熱絡交談,碰杯言歡,當然不是只有我是一個人的,吧台通常都是落單的人的特區,而且常會遇到酒保招待一杯特調酒的情況, 坐在我旁邊的男人俯在檯面,典型失意人的模樣,老兄,我知道你在想甚麼,你原本是來尋找某一個可以暫時擁抱的身體,那怕一下就好,但你一定不知道Rickie Lee Jones的歌,那首Ballad Of The Sad Young Men,她唱給所有像你一樣的男人聽的,她知道你的心正慢慢死亡,覺得年華開始殘忍地老去,但她也很累了,不能給你甚麼,所以只好唱一首歌,可惜你不並知道她,要不然你至少會覺得有人懂得你現在是這樣的,”all the news is bad again,so kiss your dreams goodbye.”我想你最好不要等到曲終人散,趁夜正熱鬧趕快離開吧,相信我你不想看到熱鬧過後杯盤狼藉的場面.而且,今晚你不是真的孤獨的,還有很多人像你一樣,你知道嗎總是會有一些素未謀面的人默默為你祝福,像Rickie Lee......繼續閱讀

[[Random Song]] | 單篇網址 | 迴響 (6)

2003-12-20, 10:45 AM

聖誕

今天在城裡晃晃,發現到處都可以輕易發現麋鹿與聖誕樹的蹤影,最常去的那條酒吧街,聖誕樹狀的燈飾在湖畔閃爍,外面氣溫很低,燈飾是唯一可見的溫度.對於節日,我一向都沒有很高的敏感度,這時城市的各種媒介就會發揮提醒作用,百貨商場節慶酬賓,餐廳酒吧倒數活動,來自四面八方的節日訊息包圍著我,讓我想起已經四年沒有在吉隆坡過聖誕了,聽朋友說他們又買了新的塑膠聖誕樹擺在客廳,我看不須等到平安夜,這幾天就已經提前為節慶暖身了吧. 每年聖誕都會想像著飄雪的聖誕的樣子,生活在熱帶的人大都希望看到雪啊在這種節日裡,我當然是想起那首Irving Berlin寫的老歌"White Christmas",說他沒看過雪,居住的城市樹還綠著,打算平安夜當天到北方去看看白色聖誕是不是如他想像一樣......我已經在北方的城市了,而從這幾天的持續低溫看來,會不會就在平安夜當晚下雪呢?天氣預測又總是不準確,聽人說,一場幾個小時的小雪就足夠把整個城市染成白色,那些深沉的讓人不愉快的景象都會一夜間變得賞心悅目,這種快樂只是暫時的,融雪的時候溫度又會更冷,而且街道看起來要比平時更髒一些,路上會變的濕濕滑滑的,但這是之後的事,現在還真希望當天下雪的. 現在聽著的不知道是誰唱的White Christmas,就想要給甚麼人寄一張聖誕卡了,只是想想而已,郵寄祝福這回事,長得越大就越不會真的去做,不知道為了甚麼,我們每年收到的卡片大部分都是那種公式化的,上面填滿甚麼公司的員工集體簽名的那種,不能說完全沒意義,但你就不會真的特別感覺怎樣,我想你知道我的意思吧. 聖誕節當天身邊的朋友就只剩下一對小情侶了,大概只好識趣地自己找家比較安靜的餐廳吃個飯,如果下雪的話就到酒吧街聽爵士樂等待倒數,把祝福的話在心裡默念一遍,然後就收拾心情準備迎接2004年.......繼續閱讀

[[Random Song]] | 單篇網址 | 迴響 (1)

2003-12-16, 4:47 PM

小武

我在有點恍惚的情況下看完了小武,中國第六代導演賈樟柯1997年的作品,用粗糙誠實的影像說一個時代邊緣的故事,其實不管在那一個城市裡,小武都存在著,不管是不是跟他一樣當扒手,終日遊蕩,愛上KTV陪坐女郎. 有一幕我印象深刻,小武跟生病的梅梅坐在床沿有一句沒一句地閒聊,背著光,光線從他們頭頂的窗戶透進來,小武偏著頭說了一些什麼,梅梅就輕聲笑起來,有一種不明朗的愛情在兩人間發生著,我當時心裡祈求導演千萬要給我一個happy ending,我知道也許應該去看周星馳的. 後來的結局讓我晃忽了好幾天的,我現在的等待,會不會像小武的call機一樣,在不適合的時候響起,卻只是不相干的一則天氣預報."今天天氣晴轉陰".我從來沒有看過那麼真實的失望,但是命運就是這樣的弔詭,他永遠會補償你一些,只不過時間是他挑的,小武後來還是等到了,"祝你萬事如意",除了祝福,就沒其他了,聊勝於無吧. 對,聊勝於無.......繼續閱讀

[私人影院] | 單篇網址 | 迴響 (4)

浮躁

今天去辦延簽,不知結果如何,心情複雜,辦不成就去台北熱熱鬧鬧過聖誕,辦成的話就在零下的城市隨便找一家人多熱鬧的PUB苦中作樂. 浮躁,來了快一個月甚麼著落也沒有,大腕還在觀察我,高興時就對我說說一些道理,大部分時候他都在觀察我,每一個細微的動作,他都可以用來作一件事情的結論,不能說沒有心理壓力....在這裡我總是覺得位置很尷尬,最重要的是錢已經花得七七八八了...我每天都在想像一個最壞的打算...... "你不夠aware..."他說. "因為我覺得自己的位置模糊..."我想那麼回答,但算了,我最討厭解釋自己了. 聽天由命吧.......繼續閱讀

[馬來貘北京記事] | 單篇網址 | 迴響 (9)

2003-12-14, 12:41 PM

二手玫瑰與CD CAFE

昨晚看了兩場show. 先是到北展館看二手玫瑰的演出,可容納兩三千人的場館幾乎座無虛席,大腕說他們已經算是頗具名氣的團了.舞台很炫,主唱與吉他手造型妖艷,表演結合了舞台視覺的效果,比如說,中場歌手離席,大螢幕出現了皮影戲,書生調戲小姑娘的戲碼,配合歌曲的意境的效果還有紅燈籠降下來,道具雪紛飛等等等.跟我想像中那種老老實實不賣弄花俏的中國搖滾有落差.這團的歌幾乎都是東北二人轉的說唱與西方搖滾形式的混血,嗩吶琵琶跟keyboard電吉他交溝,歌詞大多有调侃生活的意味,展現搖滾語言裡少見的嘻皮笑臉與戲劇效果,現場美中不足的是觀眾並沒有很熱情,喊叫聲音零零散散,很容易辨識到他們的死忠歌迷在哪裡. 以上,是客觀的說法. 一整場下來我覺得如果不是那些舞台視覺效果,會很容易發現呈現的音樂格式的千篇一律,有的樂手個人技術也不是很搶眼,後來大腕把這些缺陷分析的更加仔細,我記得其中一些話的大意是說,我們沒有這樣的生活背景,所以容易對內容以外的缺陷有意見. 這是我在北京所經歷的第一場演唱會. 跟大腕道別後我自己一個人在街頭亂逛,想要到據說北京最好的其中一間Jazz Bar CD CAFE去混一混,就在農展館,入門先收30 RMB,不大的CD Cafe坐滿了小資產階級與老外,我走到吧台的盡頭點了一杯screw driver,最近總是點screw driver,受到了約翰兄的感召吧我想,這裡座位密集地圍繞著小舞台,客人跟樂手之間有很多的eye contact,氣氛非常好,這讓我想起老家的No Black Tie,甚麼都好,就是空間沒有像這裡可以輕易營造聚會的氣氛,我不是很聽得懂Jazz,但那些熟悉的音樂格式多少沖淡了人在異鄉的孤獨感.表演結束後還想到什剎海去晃一晃,才離開CD Cafe沒多久,一路上都有站街的叫我跟她們一塊玩,冬夜的街頭,一個男人,不管長得怎樣,看起來都像嫖客. CD Cafe:北京东三环路农展馆南侧 雖說是Jazz Pub,但不時仍有地下樂團表演,在北京獨立音樂圈中頗具盛名.......繼續閱讀

[馬來貘北京記事] | 單篇網址 | 迴響 (3)

2003-12-13, 1:12 AM

Flash Test

...繼續閱讀

| 單篇網址 | 迴響 (3)

2003-12-12, 5:10 PM

美麗失敗者柯恩

在這裡我有一具便宜的音響,天黑以後要用他取暖,我還有一張CD,在一間亂七八糟的唱片行發現的,封面是兩個赤裸的天使曖昧地交纏,頭上還帶著皇冠,那是Leonard Cohen的New Skin For The Old Ceremony,當然,已經不新了,但聽他的歌,原本就沒有新舊之分,找得到就算走運了.我在讀著他的書,美麗的失敗者,書裡面的文字充滿墮落頹喪與自我救贖,我還沒看完,因為總是無法順利把書裡面的意像連接到我大腦的樞紐,現在有了他的CD,看書的時候聽著,大概可以幫助入戲. 他著名低沉破爛一點也不悅耳動聽的聲音從音箱傳出來"You were the manual orgasm,I was the dirty little boy....",氣味跟書裡面的同出一轍,於是那些整齊刻板的字就開始變形扭曲,在我眼前跳了一場荒淫之舞,"You were K.Y. Jelly,I was Vaseline."這本書,這些歌,都是用靈和肉來寫的. 我的大多數的朋友都聽不懂他的歌,每次聚會談到喜歡的音樂大家輪流獻寶的時候我都很鄭重地把他的歌拿出來播放,每一次都換來不以為然的表情,他們不知道嗎,Leonard可能是他們偶像的偶像啊,但我總是沉默的,頂多笑笑說,呵呵,換一張吧,音樂也許太殘破了,然後繼續聽他們的U2他們的Suzanne Vega,這些歌手我都喜歡,我們喜歡的歌手的偶像是Leonard Cohen,我明白這種爛理由不足以說服他們,後來Leonard Cohen的歌都變成我的私房歌. 我喜歡Leonard Cohen甚麼?就那些晦澀陰暗的歌詞啊,那些偶而殘破偶而溫暖的音樂啊,那些無可救藥的沉溺.我就是喜歡這些深沉的混濁的東西,但這跟我真實的生活沒有直接的關係.我買了他的New Skin For The Old Ceremony,發現這專輯是在1974年發行的,我出世後的第一個八月,於是就對這張CD有莫名的情意結,現在,在孤絶的城市邊緣,喝廉價的酒,聽著他的歌,讀著他的書,他寫的一個句子血紅地印在封面上,"我要對著教條微笑,但誓死反對他."我發現我非常入戲地成為一個美麗的失敗者,而在現實中,沒有人願意扮演這樣的角色,我也一樣,"Well never mind, we are ugly but......繼續閱讀

[[Random Song]] | 單篇網址 | 迴響 (14)

Ballade of a sad young man

我還以為所有的芭樂情歌都是假的. It still a little hard to say,what's going on... 不久以前我們一起在家裡賴著聽Damien Rice,你說太憂傷了,接下來你便沉沉睡去,你感冒了,一直到今天都還沒好. 你很累了,我想揹起你,像那些最初的時日,我把你揹起來跑上跑下,每一次你都會擔心我受過傷的左腳,你很累了,我想說,會使我受傷的永遠都不會是你的重量. 我站在冬日的陽光下抽菸,空氣冷而乾燥,我的靈魂潮濕而溫熱,腦子裡全都是,芭樂的情歌. Why don't we give it another try?......繼續閱讀

[馬來貘北京記事] | 單篇網址 | 迴響 (3)

2003-12-11, 10:53 AM

四百擊

終於看了四百擊. 之前在台北發現西門町某家小戲院有上映,一直想要找人一起去看,但身邊友人看來都興致缺缺,我也只好作罷. 當時為甚麼不乾脆一個人去看呢?當時到底在擔心甚麼?已經想不起來了,現在我很後悔沒有在大螢幕上看,龐大粗糙的光影直接輸入眼睛的官能感受不是清晰滑溜的數位影像可以比擬的. 我一直想起我的一個朋友,還有他的年少,他那些逃學搭火車南下到400公里以外的城市偷黑膠唱片的日子,有一次失手被老闆要脅著要把他送去男童院,那個年代,男童院對所有的叛逆少年都是個可怕的名詞,父母動不動就說送你去男童院,那種陰暗潮濕鐵絲網不能翻身的印象,朋友突然雙腿發軟,哭著求饒,後來老闆娘心軟把他拉開,他頭也不回地跑到山上獨自坐了一個晚上,下決心要做個好人.過了許多後他提起這件往事仍然忍不住眼淚.當然已經不是為了那種會被關進男童院的恐懼感了,事情已經過了三十幾年,他還在學著如何做一個好人. 我當然也會想起我自己那些過去屬於年少時期的惶恐不安,電影情節跟記憶重疊交錯,心有戚戚焉.這個世界發展到今天,仍然像過去一樣,沒有對叛逆的小孩寬大多少,那些喜歡說教評擊的大人們,彷彿沒有青春期就長大一樣,為甚麼我們會如此善忘呢?......繼續閱讀

[私人影院] | 單篇網址 | 迴響 (5)

2003-12-10, 10:33 AM

上帝的頭皮屑

早上下雪了,天空陰陰的,屋子外頭的小路慢慢變成白色,是小雪,還在下呢,頭皮屑一樣潔白而輕飄飄的落下來,msn上的朋友說,我這樣形容讓他想起上帝蓄長髮但不愛洗頭,下雪一定是他頭皮發癢在抓的緣故.哈哈.這是第二次看雪,第一次是半個月前,晚上10.30跟同事到屋外抽煙,發現黑色雪衣上面沾了白白的東西,就像頭皮屑,我們於是跑到不遠處有街燈的地方,抬頭仰望,小雪在光線中微微發亮,掉在臉上時會感覺到一種溫柔的重量,興奮地撥了通電話給你,你知道,很多時候,這一切,都想第一個跟你分享. 今天北方下雪了,你剛回到終年30度的南方,如果可以跟你一起喝一杯熱咖啡就好了.......繼續閱讀

[馬來貘北京記事] | 單篇網址 | 迴響 (2)

2003-12- 9, 8:09 PM

北京宅急便

北京地大,冷門DVD,CD,VCD多如牛毛,價廉,不是鼓吹盜版,不過這些商品的正版在別的地方一片難求,再說這裡要找正版的東西也有技術上的困難,所以各位來賓如有需要,我可在下次出巡代為搜索辦貨,有興趣的請留下清單與願意承擔之金額,最晚農曆新年前該會把貨送到. 以上服務純為分享,不另收服務費.......繼續閱讀

[雜貨店] | 單篇網址 | 迴響 (2)

2003-12- 8, 2:29 AM

噓,我在聽歌

噓,我在聽歌,不要打擾,你可以悄悄地坐在我的背後一起聽歌,但不要跟我打招呼,我只能告訴你我在聽Damien Rice,別問我太多關於這歌手的問題,不是現在.我在用心聆聽一個愛爾蘭人歌唱著我的心事.我有心事嗎你想,噓,別問我,不是現在,你聽,"it’s still a little hard to say what's going on"你知道吧,事情往往就是這樣說不清楚的.......繼續閱讀

[[Random Song]] | 單篇網址 | 迴響 (10)

2003-12- 5, 2:47 AM

那些花兒

走在北方寒冷的街道上,沿著古老的圍牆,尋找傳說中的酒吧,天空很清亮,霓虹零星地閃耀,朴樹的歌不知道從甚麼地方傳過來,"...啦啦啦.....他們已經被風帶走散落在天涯.....",那些花兒,我感到一陣莫名其妙的荒涼,還是風太冷冽呢?荒涼是一種不合時宜的情緒,在這樣一座巨大空曠的城市,我卻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詞,經過的每座建築擦肩而過的每張臉彷彿都歷盡滄桑,我走在這裡,也只能不合時宜地感覺這樣.......繼續閱讀

[[Random Song]] | 單篇網址 | 迴響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