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uary 2004 | 回到主頁面 | March 2004 »

2004-02-28, 7:43 PM

Pieces Of April

看這部電影的時候我就想起你的命運了.你現在會不會覺得懊悔呢?要是你能勇敢一些,不一定是they live happily ever after這樣童話,但不會比現在糟糕,我幾乎肯定,雖然你曾經對我說you are not in my shoe,我還是覺得事情就是這樣的. Apri當年跟毒販男友私奔當然不管用怎樣的準繩去看都不會是對的決定,家人當初的反應可想而知的劇烈,這部戲是個小品,這些煽情的情節一律欠奉,但只要想像力一般都可以預見.許久以後,從未下廚的April要跟新男友一起給近乎決裂了的家人準備感恩節晚餐.April家人在前往目的地的旅程中試著回憶她留下的美好部分,患乳癌而脾氣變得不可理喻的母親卻總是提起那些不愉快的往事,車上的家庭成員也老是覺得April是個污點,彷彿隨時都會半途折返了.那邊廂在April狹小的廉價公寓裡,她正為了廚房的烤箱毀壞而到處敲門求助,釘子一碰再碰之下也想起自己當年不愉快的遭遇,也處於隨時放棄的情況,她覺得反正他們也許根本就不會出現..... 你是不是覺得你當時如果順著自己的意願你的快樂家庭就不可能維持呢?那一天我把你的事簡略地說給C聽,他對我說,你住的地方果然是蠻邦.C就是那個幸福的小女人我也有告訴過你.說給你聽不是要你羨慕或感懷身世的,這世界沒有絕對的免費的垂手可得的幸福,都要爭取阿,沒有人說人生是容易的.寫到這裡我又順便想起那個G,還有那個誰誰誰小姐,還有很多人,我身邊怎麼會有那麼多人在無病呻吟阿?我總是越想越覺得有點生氣,最近很多喔,這樣的人,最常用的那一句就是唉呀你不會理解,跟你一樣,you are not in my shoe....世界很大阿,我們不由自主地被生了下來,在前面20年也沒甚麼選擇,後來總算選擇比較多了,幹嘛要跟自己過不去呢?當然也沒有人說選擇就不需要用力.沒魚,蝦也好阿.他們是題外話. April母親在上著狹小的樓梯時仍然埋怨著咒罵著這個不聽話的女兒,半推半就地安樂門鐘,他們見面,就只是遺言不發地抱在一起.女兒其實,很幸福.我不知道如果你勇敢一點抗拒那一場被安排的婚禮結果會不會happy ending,但你現在這樣認命,你覺得一切都會因為你的犧牲而得到改善嗎? 做一個自己的選擇,其實不需要王子.......繼續閱讀

[私人影院] | 單篇網址 | 迴響 (11)

2004-02-22, 11:25 PM

Man Always Remember Love Because Of Romance Only

在網上看見朋友提起關于Marlboro這名字的野史.第一次聽見已經是我十幾歲那年的事了,大鬍子說的,Man Always Remember Love Because Of Romance Only,真實性難以考究,我也從來沒有問過大鬍子有沒有誰在他的記憶裡留下一磚半瓦,風大雨大的時候聊勝於無的棲身處,他總是抽著紅色軟盒Marlboro,吞吐不休的彷彿記憶的形狀,凝聚,擴散,消失. 我煙齡不過5年,五年裡面跑過幾個國家抽過了味道不一的Marlboro,始終同意大鬍子說的,這煙還是馬來西亞的好抽,濃厚混濁,感人肺腑,余味在口腔裡牙床裡鼻竇中久久不散.但我常常覺得受不了,後來改抽Marlboro Lights,後來的後來,發現抽Mild Seven時喝咖啡有很好的口感又再改抽Mild Seven Charcoal,然後為了怕死再改去Mild Seven Lights,現在總是幾個牌子交替抽著,口感已經很混亂了,但最少抽的是紅色Marlboro,最想抽的也是紅色Marlboro. 倒也不是為了Man Always Remember Love Because Of Romance Only的. 又有一個人曾經對我說,Marlboro在馬來語裡面的意思,Mana Ada Rokok Lagi Bang Orang Ramai Oh,翻成中文就是,"已經沒煙啦老兄,跟別人討吧."這是個冷笑話,我比較相信這個,那是後來的事了.......繼續閱讀

[上升或沉澱] | 單篇網址 | 迴響 (21)

2004-02- 6, 6:12 PM

Alice

有那麼一晚在一家老舊的義大利薄餅店裡聽到據說是Tom Waits demo版的Alice,我們幾個人坐在一口井旁邊,店主人興致勃勃拿出那張cd,"沒有聽過吧demo版的Alice...."然後鋼琴叮叮咚咚,音符在油漆剝落的牆攀爬,我從來沒有聽過Tom Waits的聲音如此溫馴,像一頭疲倦的綿羊."Its a dreamy wheather we are on....."店外雨水綿密地下著,店裡面的客人都走光了剩下我們幾個異地來的人,沒有人真正在乎Alice是誰,但這是個少有的非常sentimental的晚上,sentimental中文到底怎麼說我一時想不起來,我樂意被湯姆叔叔的聲音腐蝕穿透. "I dissapear in your name,but you must wait for me.."這樣子隱喻像極了店裡曖昧黯淡的燈光,所有的東西看起來都跟你想念的人扯上一些甚麼關係,一張桌子一道斑駁的牆一隻蟑螂.我看見那個鋼琴手的手指正在空氣中敲打,有人說他彈奏的手法有那麼一點Tom Waits的氣味,我不知道Tom Waits鋼琴到底彈得怎樣,但為了這個他就記住了湯姆叔叔的名字,僅僅記住名字而已. 凌晨兩點我們離開這家整條街上最後打烊的店,他們都問我有沒有喝醉,"才這麼一點酒...."回來後我一直想起湯姆叔叔少見溫馴的聲音,在名叫Alice的汪洋中漂浮,他覺得自己瘋了,這樣失魂落魄地迷航,不知道誰說過的這樣的話,所有的男人都是一個海員直到海洋把他們釋放..............繼續閱讀

[[Random Song]] | 單篇網址 | 迴響 (8)

2004-02- 3, 3:56 AM

朋友綿羊

很久以前是多久以前呢我已經說不出一個正確的時間了。 我記得妳說的話:“朋友綿羊。” 是一首歌呢還是一首詩? 我們不熟,我只是安靜地坐在旁邊聆聽你們在描述著一個夢的藍圖。 眉飛色舞。 我還小。我只能聆聽。 “聆聽也是一種參與啊。”妳說。 後來才發現原來只有我對年少時的夢想有無可救藥的愚忠。 我,跟你們,從來就沒有熟過。 我在島上遇見的那隻羊對我說: “咩~” 然後吞掉我剛丟在地上的煙蒂。 是的,這隻羊跟這件事沒有什麼必然的關係,我只是忽然想起一件事而已。......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4)

壞品味

妳聞起來像個從煉金術士的溶液里培養出來的人呢。 擁抱妳時我聞到薰衣草臉霜潤髮劑指甲油牙膏混成的味道。 那薰衣草還真有點俗不可耐呢儘管這可能對心靈很好。 “你喜歡玫瑰難道又很高尚了嗎?”妳說 然後我們就笑了。 俗不可耐在這座個性的城市里是一種難得的堅持。......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1)

遠走高飛

“遠走高飛。” 原來不是把頭髮留長把愛情拋遠就可以做到的事。 “這是男人所不能冒的險。” 然後妳就走到歐洲大陸去了而現在妳是在法國呢還是德國? “這是很好的安慰,可是沒用的。” 但我還是輕拍妳的頭我也懂得這是我不能想像的傷而我又只有這種愚蠢的方法。 “客途秋恨。” 那個午後悶熱妳抽煙然後哼著的廣東小調的名字,當時妳是在預言些什麼嗎? “法國的某個郊區有間修道院座落在玫瑰山谷裡面。” 是玫瑰嗎還是其他我已不太確定而妳後來有在那邊落腳嗎? “我的牙醫朋友三四十歲人了看電影還可以哭得像個小孩。” 我見過他我覺的有那麼一點感動雖然我沒有認識他。 “已經戒煙戒酒了現在心是空的而悶是一種很好的休息。“ 我怎麼可能明白呢我內在的騷動一直不能停。 “走了。”......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15)

島民語錄

“我們島民總在等著季候風吹來才能離開。” “你不知道海浪的聲音在不想聽的時候是無法隨意調低的。” “一整片海洋看了一輩子,再怎麼蔚藍透明左看右看都是寂寞。” “再努力保護,珊瑚還是逐漸死去。” “魚群總是圍繞著潛泳的人,因為以為人都會帶來麵包。” “人多數帶來荼在身上的太陽油。” “這裡的馬來漁夫都討厭農曆新年,農曆新年總是起風,生計就停了。” 然後,我就想不起來了。 果然,我只是停泊一下。......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世紀末聖誕

于是我就到了台北。 24-12-2000。 在節慶旳街上溜踏。 國父紀念館前面旳小廣場有一對小兄妹在賣仙人棒。 還有小孩在玩。 攝氏18度旳凌晨。 除了妳我不認識其他人。 看見兩個小人,逗著他們玩,小人的眼睛映著煙花的光。 我有一點難過。2001年了。 我的生命正像苦難的糖漿。 螞蟻圍著我跳舞呢。......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一個好人

18歲的志願,做一個詩人。 最好的最壞的都好像發生在18歲。 18歲以前好像沒有記憶。 暗戀不是發生在15歲嗎我慢慢又想起一些。 女孩為我綁了一個蜻蜓繩結。 西區籃球冠軍雖然我半球沒進。 同一個女孩教會我基本樂理。 騎單車到30公里外的海邊。 無牌飆車交通意外。 另一個女生讓我看她背上的一大塊暗紅胎記,她說:“我的地圖。” 唱王傑的歌以為自己經明白滄桑。 好像都沒有發生在18歲。 27歲。 志願。 “一個好人。”......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恐怖份子

You are the sweetest terrorist I had ever met. 像當時一樣。 沉默的巡洋戰艦。 無聲無息搶灘。 進行爆破。 攻佔。 我微笑。 露出左邊胸膛。 束手待弊。......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鋸齒

以低速進行的話 愛情都呈鋸齒形態 速度昂貴地被販賣著 低速的話鐵定受傷了嗎 妳的笑是一道完美的弧線 眼睛里面裝了一輪滿月 以為不會再想起了呢 結果還是想起來了 前年中秋的熱湯 以低速進行的話 回憶也是鋸齒形態 速度的價位不停上昇 這樣我鐵定又會受傷了 那畫面緩慢地滾動著 鋸齒它溫柔地親吻 我忍著陣痛微笑......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起風了

起風了。 天空湛藍。 以後要不要住在這裡呢每到一個沒有人認識你的地方你總是這樣想。 這城市被一條河分割成兩岸。 很寬的河。 你已經開始盤算每天早上可以在河岸上的咖啡館用早餐。 這是你的壞習慣了對異鄉一直存有幻想。 小孩子都不知道繽紛的軟糖沒有營養。 公雞長年佇立在白色城牆上告知城民風向。 城民長年都懶於抬頭張望。 你大概也不曾張望你的城中那匕首一樣的塔。 你想起來了嗎大家都說那是匕首一樣的塔插在城市的心臟。 在飛機上你看到這裡的土地你又想起中學的校歌“山川壯麗 物產豐隆”這樣唱。 真的山川壯麗呢。 你不禁埋怨自己的城市了。 建築物像醜惡的疤爬的滿滿。 你住在土地的傷痕里向別人一再批評你的城市又在週末用力地近乎貪婪地享用著這城市。 你到底想怎樣呢? 風向雞似乎也不想理會你別過頭去。 你是不是又要想起那首歌了。 “di kota ini,tertulislah nama mu..." “你的名字寫在這城牆上.....” 那卷髮的馬來歌手到那裡去了呢聽說這輩子也不再玩吉他了。 起風了啊。 風向雞依然沒有回過頭來。 你的名字始終沒有被寫在這道白色的城牆上。 不必黯然。 你知道那座討厭的城市的天空偶爾也會湛藍。 “住下來吧” 雖然你總是那麼想。......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報復

我會偽裝成你最愛的零食直到你發胖......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2)

Circle

我該如何告訴人們這樣的事. "一個小孩困在大人的身體裡面." 如果某某說,"我知道." 我就會和她秘密結婚. 生個小孩看他後來如何被困在大人的身體裡面.......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God Speed

"如果我的聲音聽起來非常遙遠的話,那是因為我跟你一樣迷失" 請把我從幻覺的廢墟裡帶回家. 我會願意穿上鞋子和新衣. 並且梳一個整齊的頭髮. 看起來非常乖巧的樣子. 然後日子就可以很安詳了嗎?......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空城

清晨六點半醒來. 大友克洋的memory在熄了燈的客廳裡閃爍. 我其實不想醒來. 悲傷在我心中慢慢擴散開來. 寂寞真是個被人用到爛掉的字眼,愛也是. 明天城市還是一樣擁擠. 但也已然是個空城了. 我認不出任何一個人. 你缺乏理解這件事的聰明.......繼續閱讀

| 單篇網址 | 迴響 (4)

擲一個銅板

儲蓄了那麼久,我還沒有足夠的勇氣揭開你的手掌,雖然名知道這是個不滿意還可以隨時再來的遊戲. 我的睡床底下藏有很多銅板,猶豫不決時歡迎借貸. 可是這城市還有那一口井可以許願呢萬一你像我一樣根本沒有力氣揭開命運有力的手掌? 或者噴泉也可以. 幾年後我又慢慢想起這些.......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星期五

"星期五,我會等到我的船嗎?" "......." "星期五,這真是個熱鬧的荒島阿..." "......." "星期五我可以明白你的沉默" "......" 星期五跟我一起等一騪船,很久了,我們後來看了無數的日落西山.......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