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il 2004 | 回到主頁面 | June 2004 »

2004-05- 6, 3:16 AM

葬禮

我又在開車的時候想起自己的葬禮,許多人來了,有人哭泣,我那麼年輕就死掉了.不為甚麼地死掉. 過去從來就沒有那麼頻密地想像死亡.只是想像,沒有思考.想像跟思考是兩回事.思考這個字眼,總讓我覺得像是一張印滿端正漂亮字體的餐牌,冷冷地讓人理解一些事.我對生命有一定程度的熱愛,不是那種自己會去尋死的人,即使老是覺得這個世界,至少是這個城市對我不太友善,偶爾充滿敵意,我仍然找得到一些樂子活下去.我卻一直想到自己死了,蒼白枯瘦地躺在棺木裡,只露出一張臉,嘴巴微微張著,而那些我喜歡的與喜歡我的朋友們都來了.我不知道他們之間有誰會哭泣. 2004年轉眼剩下7個月就過完了,日子仍然失序,生活不受控制地變成一種漿糊狀的東西,不是固體,不能站立,不是液體,不能流動.完全是我自己的責任嗎還是我可以多多少少歸咎在其他一些甚麼上面? 我有一個不時會檢查自己掌紋的習慣,人們都說掌紋會改變的,通常那些變化都太細微,不太察覺出來,最近發現多了一條很明顯的,斜斜切過感情線生命線與事業線,在掌心剛好形成一個三角形,不知道暗示甚麼. 無所謂祥或不祥. 反正真的有些東西死掉了,入土為安,所有的憂愁,都要入土為安,腐化,滋養著不知道名字的野花,在風裡搖晃著.......繼續閱讀

[上升或沉澱] | 單篇網址 | 迴響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