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cember 2004 | 回到主頁面 | February 2005 »

2005-01-22, 5:55 PM

So Called Condo

“在吉隆坡價錢與規格不上不下的共管公寓管理最讓人頭痛了”不熟的林生這麼說,想必身受其害。 深有同感,搬去一座so called公寓一段時間了,因為管理層的問題一直無法安心住下來,都因為沒有停車位這件事。剛租下來的時後是因為單位奇大且裝璜家具都已弄好,最為吸引人的是無敵的夜景,價錢非常合理,雖然有點偏遠,但尚算方便。問題在搬進去的初期就開始了,我的單位竟然沒有停車位,因為已經空置了一段時日,原本的車位已分配給別人了,那好,去管理層鬧,他們的答案是," 你們的停車位其實在那座尚未建好的公寓底層“,理所當然的語氣。What the fuck!!??我租的這一座已經建好多年了,意思就是說,這座八十幾戶人完全沒有停車位嗎?“有啊,室外有很多沒標示單位的,先回來的都會找到位子的”那每月180 元的管理費付來幹嘛,既然原本以前分配過給我這座的你們讓人了,那表示其他空置單位的停車位也可以先分配給我們啊,“我找找看”然後鬼鬼祟祟翻著資料,哪,那一些不就空著嗎,“好啦好啦就暫時先用吧”後來依著號碼去找,找遍了幾百個位子,就是沒這號碼,又去鬧,好了,這次有了,是遠了一些,但總算不用擔心回家要費神搶車位。好景不常,一天看到公告說,新的一年要換新的汽車標貼,過了某日使用舊標貼的不允許進入公寓範圍,認標貼不認人,好吧,那也表示保安森嚴,我就去換拉,原本我們就有兩張標貼,這次竟然說只准一戶一張,要另外一張的話必需先投標戶外停車位,投標成功的話就要付一年 240元的停車費就可以擁有extra停車位,好理所當然,問題是,一戶擁有多過一台車是很正常的事,即便說你不可能每一戶有幾台車就建幾個停車位,以單位的面積房數跟售價分配,大戶的多一個停車位應該合理吧,我的單位剛好是最大的,竟然要投標?好吧就投標,但因為屋主找不到當初的買賣合約所以我們竟然沒有投標資格,那好,我不要多一個停車位,但我們有3個人兩台車,賣一個貼紙給我行吧,我們最多自行分配誰停車,重要的是,我們住這,應當讓我們進來,但不行就不行,搬出保安問題等種種理由拒絕,幹,那我只好廷而走險自己復製了,媽的,這裡還有很多空置的單位啊,敢說至少200戶吧,我還看到許多被投標了但是空置著的停車位啊。現在回家好像賊一樣,每天心驚膽跳被發現我用復,製的氣車標貼,他們會鎖車並勒索 100元否則報警,無標貼停車,鎖,停了別人停車位,鎖,為甚麼我明明住這裡還要忍受這種鳥事。對了,最近還看到厚顏無恥的公告,說有好多戶被暴竊,健議住戶自己去添構某種手臂粗的鐵鍊加鎖加強保安,WHAT THE FUCK!!!!!保安是管理層的責任啊!!!我們這種善良的住戶被保安的理由拒絕我們開車進入公寓,現在真的有壞人進來了,那,他們怎樣進來的啊?為甚麼我付了管理費要面對不方便之餘還要自己負責自身安全??一切都因為這種公寓既不貴也不便宜啊。想起以前住那廉價公寓,鄰居雖說有些是從事特種行業的女生,但活色生香,除了偶而有些吵鬧,也沒覺的擔心甚麼,雖說保安很爛,但少聽聞暴竊之纇的事件,而且停車位超多,一戶4台車也沒問題,租金管理費都廉宜,住的很高興喔。要不然就像M住的那種高級公寓,超貴但超安全,也永遠有停車位,泳池不會生青蛙卵,電梯不會被破壞,不會突然遇到不懷好意的遊蕩的人。所以,要嘛別住太好,要嘛就住超好,那種在中間的,媽的,住過,都會抱怨連連,像我,有家像無家,這種日子還得忍耐好一陣子。 所以,要不我窮開心,要不, 一定要變得更有錢,“呢個世界邊有中間架 ....”......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7)

2005-01-10, 12:05 PM

一月八日的下午

像這樣的下午,從咖啡館深處望出去,視線先要經過一排桌椅,再經過一面玻璃,才能到達外面,世界像被窗門定格的膠片,唯一流動的風景是車與路人,這種下午,像所有無所事事的下午一樣,說不出自己是不是真的無所事事。 肚子餓了,熊人端給我一盤過度裝飾的熱狗,看起來像是擺在餐廳櫥窗展示用的那種,花俏的蔥花還有一些甚麼蔬菜纇的東西塞滿可憐的麵包,芥末醬與甚麼醬縱橫交錯,香腸委曲地露出小小的兩端,嗯,我只想吃長像普通的那種,我知道熊人是一片好意,兼顯示他的一絲不拘。 熊人老遠從台北來吉隆坡開咖啡館,典型的,悶燒的纇型,女生特別喜歡欺負的纇型。店裡除了我只有其他兩個客人,看她們的坐姿就覺的該是熟客的那種,來這店的,要不就變成熟客,要不就幾乎不再來了,關鍵在你有沒有辦法找到一個舒服的位置,可能是溫度可能是音樂可能是咖啡可能是杯子可能是侍應生最可能是你喜不喜歡熊人,或,熊人喜不喜歡你。 飯後叫熊人做了杯咖啡,不要太強的我說,不要那種喝了喉嚨感覺像被一層頑固的黏液依附著的,我說。 我得到一杯看不起濃。 我甚至分辨不出這是杯看不起濃,要是熊人不說的話。可能因為奶泡的關係,不加糖也感覺甜甜的。熊人的咖啡,我猜都是柔滑順口的那種,像光滑的大理石,但有另一種人的咖啡每一口都是衝突與稜角,我不知道熊人有沒有這東西,但說到底我對咖啡也不太挑剔,所以不管怎樣其實都無所謂。 我要說的其實是這個下午我又清楚地感覺到時光的流逝了,發出“咻咻”的聲音在腳邊在髮間擦過大江東去式地往門口流去,熊人又賊賊地問,要不要喝酒,這種時間,好吧,熊人好整以暇地說,“我很清楚自己要甚麼,慢慢一小步一小步走,再過五年一定可以”然後緩慢地喝了一口酒,但到底是可以甚麼啊我沒問他也沒說,好像是不需要煩只要泡泡咖啡打打嘴炮做自己喜歡的事之纇的人生吧,這讓我又焦慮起來,趕快打道回府把這下午稍為記錄一下,好像寫完後就可鬆一口氣似的,而到底是甚麼壓在心頭呢?......繼續閱讀

[上升或沉澱] | 單篇網址 | 迴響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