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uary 2005 | 回到主頁面 | March 2005 »

2005-02-26, 7:35 PM

10 Places Of My City --KL

關於吉隆坡,我到底有甚麼好說的,我似乎曾經毫無節制地使用過這城市,又好像在這虛渡了許多光陰,你知道,那些必需在某個過去才能完成的事,現在再做,已是不一樣的心境了。吉隆坡於我,又何止10 places那麼三言兩語,根本世界上任何人用心住過的任何城市都不止三言兩語,但這是網路書寫遊戲,不是我的青春連續劇,我當然是明白的,所以,也就流水作業地點到為止。......繼續閱讀

[雜貨店] | 單篇網址 | 迴響 (4)

濃霧

一早起床從陽台望出去甚麼都看不到,彷彿深呼吸都像抽了一包煙似的,而且好熱,末日要來了,媽的,想死.......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2)

2005-02-25, 2:20 AM

不值一提

因為去看電影,心情就開始變輕鬆,看電影是快樂的事,看完電影去喝咖啡,又有人請喝紅酒,如果呆久的話就會聊得沒完沒了,回家路上碰上修路,所以要繞道而行,這讓我想起一年多以前大夥都還在,每每喝多了開車回家,因為害怕被臨檢所以一直繞道避開可能會臨檢的路段,這樣想想就快樂起來,這不是甚麼秘密,其實根本不值一提,但生活不斷累積的不同的經驗常常讓人在某些時候感覺生命的豐富,一碗麵一整天的好天氣一小口焦糖布丁一分共同的喜悅一個被了解的剎那,都是些簡單得不值一提的事。......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1)

2005-02-24, 1:30 PM

陳綺貞

我夢見陳綺貞,在我老家的客廳中央坐在我旁邊,被一堆中國古玩,那種老外說的china blue圍繞著,唱了我想不起來的甚麼歌。我們還去學校摻加歌唱比賽,到懸涯看龍卷風,夢中陳綺貞說話跟想像中一樣讓人捉不住頭腦。 但我不是她的歌迷。 我想我做了一個關於Artist的夢, Artist就是這樣的不著邊際不現實,所有不管這社會的標準是甚麼卻只管用自己的方式活著的都叫Artist,所以Artist應該被自己的夢想淹死,應該只能過一種生活和擁有千奇百怪的命運,應該活在自己的想像裡面。 我的印像中陳綺貞是其中一個Artist的典範,我夢見她還跟她一起做了一堆很Artist的事說了一堆很Artist的話。 我白天正在苦腦著怎樣才能擺脫這樣的印像,晚上就做了這樣的夢,我想我真的擺脫這種 Artist的詛咒的話會不會像那些學武之人一身功力散盡瞬間蒼老? 有人說,夢想是最強力的回春藥。......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10)

2005-02-23, 2:58 PM

路口

常常會在某些談話中自省,不停說話當中腦子裡面的一些機制就自動操作了,談話結束後就會有一種沮喪不安的情緒殘留下來,又不像杯子的茶漬咖啡漬那麼容易清理,真的很討厭。 沒甚麼的,也不就是計畫永遠跟不上變化這回事。“要好好評估。”是的,要評估。 真難。......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4)

2005-02-22, 12:24 PM

我很難搞

跟新認識的朋友為了某些原因通了幾次mail,最近這一次在mail的結尾寫了一句“其實你跟傳聞中難搞的版本不太一樣。”嗯,我想,在某個程度上是難搞的,性名學老師算命的都異口同聲說我語言多帶諷刺,我知道有時我是說爽,但很多人聽了未必爽,那些聽了爽的變成朋友,聽了會還擊的變成哥兒,想起來真是種奇怪的交友方式。但我已變得不太難搞了,不知道我會不會喜歡這樣的自己......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2)

2005-02-21, 7:10 PM

幾乎整個二月

陳昇在收音機裡唱著“而原來我是一個愛四處遊蕩的人....”車子就開進隧道裡,數學題,我以時速70公里開了大約15秒,那大概就是多長的隧道呢?歌在隧道之外繼續廣播著,出隧道時銜接回去的已是尾聲。 假牙打電話來,說他回來過年,明天走了,他帶給我剪報,我笑說,是剪報啊,但我們今天實在沒法碰面,他說,那,我寫信給你好了,我又笑,到底甚麼時候你要用Email啊?他說,照情況看來,多兩年吧。我知道他是認真的。最後他說,你來倫敦沒地方住就來找我吧。假牙真是一個可愛的人,我那麼不可愛還可以認識這樣的朋友真好,事實上,我跟假牙一點也不熟,偶而還會想起他在夏天穿著那件厚重的藏青色外套,經過一些公園,我看closer的時候就想起啦。 假牙你好嗎,David你有留著那隻手表吧你好嗎,Aurora,Ortiga我可愛的朋友們你們都好嗎?我已經變得不可愛了。 你說來環遊世界吧,多麼動人的想法,尤其是在這種餐廳說,一切都可以成立的樣子,環遊世界要多少錢啊?呃.....總之再努力一些就是了,你吃到一枚橄欖,我便沒有忘了要去希臘。 我問熊,開一家像你的咖啡館要多少錢啊?25萬馬幣吧,熊瞇著眼說,我還要再開,很快樂的樣子,因為忙著實現夢想,好多夢想的熊,冬眠了那麼久,春天來了,這是當然的,所以我越來越喜歡去找熊,讓我覺的我所有的夢想都能實現,如果熊走了,我就不去了。 我買了去東京的便宜機票,帶來不小的經濟壓力,但,又實在很爽,雖然那個wish常開玩笑說,唉唷告訴別人你在亞洲旅行實在是一種沒甚沒大不了的遜,反正我就沒有很讚過,那也沒甚麼,心裡很爽就是。 去看許冠傑演唱會,他實在口水多過茶,看得我好累。 某人傳簡訊給我,問我kl天氣怎樣,我回ok,算命的暗示我說朋友的事如果一再當成自己的事會是一種負累,走不遠的,應當走得夠遠了才好帶路。 我要去游泳了,天氣很好。......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