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ruary 2005 | 回到主頁面 | April 2005 »

2005-03-30, 1:26 PM

冠軍

追逐是有趣的,假如不需拿第一的話。 我想起中學時常參加越野賽跑,哎呀那個時候真是健康,幾乎每天都會跑,沒有追逐的對像,身心愉快。有一天跟朋友去報名參加比賽,我們幾個人沿著路線一起試跑幾次,我們的水平都相差不遠。 比賽那一天來了,大清早來了一大票人,我跟人群在起跑線上,莫名緊張,心想幹嘛來了拿麼多臉帶殺氣的傢伙。槍聲一響,全部人不顧一切往前衝,唉呀這是100米競走嗎為甚麼大家都那麼快,然後我的呼吸就亂了,害怕落後,也就不顧一切緊跟。 才跑一半,我跟那些一開始就往前衝的人一樣,無法輕鬆地維持速度,體力也急速下降,連最基本的自己原來的速度也維持不了。後來還是跑完全程,用了比平常多三份一的時間,一早跑完的朋友問,”你到底在幹嘛?”對啊我在幹嘛? 後來我根本連跑爽的都提不起勁了。 怕落後實在是我很早就有的毛病,假如我一個人,看不見旁人的情況下大概就可以用原有的水平做好一件事,一旦看見別人用更快的速度去做同一件事,我就沉不住氣,就會失去節奏感,亂了腳步。 也許在不知旁人在幹嘛的時候才是我最好最專注的狀態。 如果不是一定要得冠軍,這世界真美好,但總是有人會用挑釁的語氣對你說些甚麼。 這真的很討厭。......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7)

2005-03-20, 2:41 AM

摩托車日記與其他

我當然是想起跟LUKA以前說過的話,開著吉普車繞馬來半島一圈,在每個小鎮停下來晃蕩。 “旅行就只是旅行而已”當時動機也只有這樣,跟摩托車日記裡切古瓦拉說的一樣。 但我們始終沒有出發,LUKA跟我,也都改變了。 那幾年因為跑華教藝演卻確確實實跑了好多窮鄉僻壤,我跟幾個技術人員還有樂手都是先頭部隊,在歌星到達之前必需先打點一切,幾個人就擠在破爛不堪隨時報銷的客貨車上路,沒有覺得有任何使命感,就單純工作,加上心裡一種難以言喻的爽。那些停留過的小鎮,絕大多數是此生不會有機會再去的,甚至不會有剛好經過的可能。 我們的表演是為那些破爛的華文學校籌款的,這樣說好像很偉大,其實大部份人心裡也只是想,“演出就是演出而已”,沒多少多餘的感覺。只是有一次陳昇來跟團,對他來說這一切又有點不一樣了,他總是說,”哎呀你們缺少一個切古瓦拉,你們要革命。”我們圍著他也不知他是真的憤慨還是甚麼,也許我們都習慣了一些事了,麻木。但還是因為這樣也算斷斷續續地跑了馬來半島一大圈。 我總是不為甚麼地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硬要找一個原因,也許就只是喜歡離開而已,離開就可以重新做人喔,可以不用花費太多力氣就能改變一種型態存在著。我是這樣覺得。 所以從來沒有想過安定是甚麼,也沒有恰當地為自己打算。 突然想起一首歌,"ooking back there in the dust,the same small town in each of us"怎麼解讀才精準呢?回頭望仍然一片沙塵滾滾,看來還在往前走呢。......繼續閱讀

[後來] | 單篇網址 | 迴響 (2)

2005-03-16, 1:09 AM

再說吧

之所以這種咖啡館會讓我有一種心安,大概是因為空氣裡同時飄浮著咖啡、香煙、鬆餅、奶油、熱巧克力等等帶有溫度的氣味。或者說,這些氣味會讓我有一種旅人的感覺,每一次靠在吧台,看著那個動作緩慢的barista忙了一輪後抽一根煙,都會想到旅人這個字眼。人在旅途中會暫且忘記牽絆的。 12點,侍應生開始把放在戶外的桌椅搬進店裡,我問M,有沒有試過在一家店呆到打烊?人通常都會賴在那些桌椅上,看冰箱發著冷光,那些花俏的杯盤都暗淡了,幾個人說話的聲音在店裡迴蕩,好好聽,內容不是重點,那聲音可能是在說一個笑話,可能是一句埋怨,我只對聲音在這空間裡的質感感興趣。所以,又想起以前在某家pub打烊後大家醉醺醺拿起樂器隨便打的歌,但已沒有記錄了。如果這裡多一台鋼琴,多一套手鼓,多幾個可以玩一點點東西的人,發出的聲音會很棒。 寫到這裡我剛好有了一個想法,再說吧,要睡了。......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2005-03-14, 3:30 AM

辦法

開車回家路上收音機播放光良的"少年",猛然被感動了那麼一下下,想起寫這歌詞的時候是抱著一種"我非要賣到這首歌詞"的心態,寫完的時候自己試唱了幾遍,檢查一下韻腳,段落與節奏,很流暢,心裡有了把握就寄出去了.然後他發片,我等收錢,整個流程都是很典型的唱片製作流程,沒人跟我做甚麼深入的溝通或交流,我已習慣這樣,近乎麻木. 後來版權公司的人告訴我他們很喜歡這歌詞,我也沒放在心上,只當作是有時候唱片公司禮貌上的feed back.再後來,他發片,開始有樂評說這歌詞還可以,我開始覺得慚愧,不懂反應,再過一些時候,電台開始強打,更多人表示說這歌詞還真的ok,甚至覺得我有進步,我就開始納悶起來.於是回想當時有沒有不自覺地把一些甚麼感情寫了進去以致我以為在商言商的一首歌詞會讓人有所感觸. 直到前幾天,深夜到覺隆的工作室談一個計劃,很多做音樂早期的感覺都回來了,兩個相識快10年的男人,彈著吉他唱自己的歌,想起會為幾個小節的吉他間奏而激動的當初,到底這世界是怎樣把我們逼害到如此不開心的田地呢?又或者是因為我們自己的無能?他說:"我要做很簡單的,我給你聽我做著的..."嗯,那是最初的感覺啊,我們好像不需練習似的你彈一小節我彈一小節,技巧會生疏,感覺是一直都存在的. 所以光良的心情我多少是明白的,只是有時候自己會拒絕面對或承認某些事,當時隔著幾千還是幾萬公里給他填著這首詞,有些感情從嚴密的技巧中疏漏了出來,我大概被很多不同的說法弄得我沒有方向去了,直覺得自己非要變成一個商人不可,直覺得自己已認清現實,只能有一條路. 昨天發現我以為比我成功的人,似乎比我還要寂寞空洞不滿足,我想,生活還是有別的方法的,一直憂慮焦急,花時間在奇怪的人身上,我還沒開始看到前景,就已經非常看不起自己了. 生活一定還有別的辦法,我只想在不需擔心自己是否太過單純的情況下快樂地活著.......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4)

2005-03-12, 12:06 PM

喝!久違了。

馬戲團掛站這幾天,才發現自己早養成習慣,一上線都會先回家看看,這幾天真是莫名焦慮,彷彿跟某個不知名的世界斷了聯繫。於是不知所措地到處開其他帳號,心靈卻依然空虛,馬戲團復站,太好了。 順便一提,暫時有兩個網址 A http://www.badtaste.bluecircus.net/ 也就是原來的 B http://www.bluecircus.net/badtaste 總之,會二選一。 經過掛站風波,痛下決心要好好耕耘,以免浪廢資源兼辜負團長駝獸的苦心經營。......繼續閱讀

[雜貨店] | 單篇網址 | 迴響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