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ust 2005 | 回到主頁面 | October 2005 »

2005-09-26, 11:24 AM

可惜我不是天才

讀了這篇文章,感覺自己的工作型態也十分類似。 我熱愛我的工作,即使是在最沒有成績的時候也不想放棄。而我的工作跟我的生活一向都有一種不可分割的親密關係,我一直想讓身邊的人理解,但總是徒勞。 因為是SOHO,所以看起來總是閒著,但我稍微想了一下,在正常的操作底下我一天的時間大概怎樣分配的,一般早上11點前起床,早午餐是隨便打發了事,檢查電郵過後,如果沒有歌詞case就待在工作室寫歌作demo,不管是詞曲或demo都是弄一半又推翻,左修右修,中間要是被打斷可能要花上好一些時間工作情緒才能銜接回去,有時根本就銜接不回去,必須重來,如此搞了半天,4點多5點需要休息一會的時候我通常選擇花45分鐘游泳,然後我可以先處理瑣碎的事,晚餐差不多在8點前要搞定,最好是不花時間的。9點多10點過後才是我工作效率最好的時間,那時繼續白天做不完的,又或是開啟新檔。專注的話大概可以一口氣搞到1點多兩點,過後可能又可以做瑣碎的事。所謂瑣碎的事,可能是上個網,聽個歌,刷個牙,拖地板,洗衣,看一下電視,讀兩頁書。然後回頭檢查工作的進度,到底是不是需要修改,又或者是根本弄了個不能用的東西。這樣搞到4點多5點,就必須睡,儘量不要到5點。 以上是完全工作狀態的其中一種型態。 還有其他型態是必須到錄音室的,又或是必須去看編曲的,也有要去開會見人的,也可能要寫稿或準備開會資料,有時還必須吸收工作相關的新技術或資訊。 你問,生活呢?有啊,不能每天都如此,有時會想到外面吃個晚飯,順便跟朋友閒聊,喝幾杯,又或者自己開車遊蕩,或者好好看一部自己喜歡的電影。 而因為是soho,工作表現不好得過且過的時候不會有月薪照拿的好事,必須很努力把東西弄好,弄好的東西未必又一定有買主,所以量要夠多,有買主了錢通常最快要半年才拿到。所以人家刷卡是用未來錢,我是工作賺未來的錢。而未來就是現在的說法在我身上就很對,所以我很怕浪費時間,我怕白白流失掉的時間,我希望拿大部分的時間來工作。 但是弔詭的是,我的工作內容如果沒有豐富的生活作支撐表現一定不會好,所以必須出去,必須參與不同的活動,必須交很多不同的朋友,也必須跟現有的朋友維持聯繫,還有感情要經營。 我的時間不夠,我的時間不能跟著routine走,我不能規定自己在朝九晚五這段時間裡把一天的工作完成然後下班不再想工作的事,我的工作跟著我走,跟著我到處去,聊天時的一句話是我的養分,電影的一個場景是一個啟示,突然吹起的一陣風一個晴郎或下雨的天氣一個人喝咖啡的下午都是在為我的工作儲蓄能量。我的時間永遠不夠的,因為我不是天才,因為我必須一筆一劃地慢慢完成我的工作,因為我沒有神助,所以我會焦慮,所以我要用後天的努力去彌補,所以我常常需要有人能在適當的時候扶我一把。 是的我很忙,我心裡有一百件事,我卻只能每次做一件,每一件又都在延誤中,事情的堆積很可怕,像髒衣,如果不勤換洗幾天後就像座小山,壓在心頭很不舒服。 是的,工作忙碌與否與收入不一定成正比,也都跟我到底重不重要成績好不好,是不是看起來在埋首工作沒有直接關係,僅僅就只是我的工作型態而已。 我在大部分的時候都很享受我的工作,只是有時會想,要是我是天才就好了。......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8)

2005-09-24, 4:19 PM

可惜不是我

有好多次了,比稿比到最後階段就輸了給李焯雄,那天忍不住在msn上嚷他,“幹我每次到最後都輸給你我很不服氣很不爽....”他說:“是嗎?有嗎?那真不好意思。” 我知道輸的是甚麼,這詞我很喜歡,卻輸了給李焯雄一個“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後”大家都有過的情懷。 今天在電台聽到了,可惜不是我的詞。 好可惜啊。 A1 看見青春乘著列車離開 你揮著手站在那片月台 花謝了花又開我才明白 時間在某一個夏天停擺 A2 記憶就像是孤獨的自拍 模糊的側臉多麼的蒼白 散落了一地失焦的等待 那到底是誰和誰在等待 B 彷彿回到那年那天那一片寧靜的海 天空藍的像是化開的色彩 我已經忘記了誰對我說要記得現在 睜開眼睛那一個人已不在 C 唱著一首歌 快樂不快樂 都希望有人輕輕地附和 以為忘記了 我又想起了 唱過那麼一首歌 A3 有些來不及堅持的情懷 總覺得欠了誰一個交待 有時想讓自己置身事外 光陰的手把我輕輕推開......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19)

2005-09-12, 3:26 AM

趨吉避凶

你以為命運這種事憑著紙牌上面的圖騰就看得出一個輪廓了嗎? 這三年來不斷幫熟或不熟的人算著塔羅,在反覆的練習與求證中我發現推算出來各種結果其實都跟命運好壞無關,也跟成事與否無關。 紙牌反映的大多是問卜者自身看不見的自己,或者是不願意接受的自己。 從問卜者的反應中,不管是事業感情,要他們接受一個壞的運氣或結果遠比要接受一個被高估的自己容易的多了。我們只想設法改變結果,卻從來不會先想到從自己身上開始,因為一些慣性不是昨日才養成,而是跟了你大半輩子,一直相安無事,怎麼可能是自己的問題呢? 所以多半是環境的問題,是別人不了解,是運氣不濟事。怎麼可能是自己的問題呢?既然預設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那就沒有必要有疑惑了,一個沒有疑惑的人生是多麼容易的人生啊不是嗎?相信自己是對的是最容易的事了。 我們都是這麼想的。 即使早有暗示,我們仍然會一再有意無意忽略,趨吉避凶這回事,看來只會發生在自我意識薄弱的人身上。......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4)

2005-09-11, 6:21 PM

他說

後來唸書深造這回事應該會跟打高爾夫球一樣變成有錢人的玩意。”我的朋友因為弟弟升學的費用在煩惱不已,說著點了一杯“沙灘上的性愛”。 “好像中學考得不夠好就活該無法接受廉宜的高等教育似的。”他繼續說著,一種現實,但聽不出是不是埋怨。 那是一個晴朗的晚上,抬頭還能看見微微發亮的雲朵,像印在黑色布幕上的水跡。 他繼續說著話,“你懂嗎愛情也是一樣是很現實的,不要以為愛就夠了,過了一定的年紀,愛就不再是看你對我好很溫柔就是幸福了。” 我懂他的意思,這並不是甚麼新的說法,但是有些耳熟能詳淺顯易懂的道理,時間越久越能感覺到它不能被否決的力量,我們都曾經輕視過的事,現在變成咬人的惡狗。“所以我說你不要那麼天真了。”他喝了一口“沙灘上的性愛”。愚笨的飲料,企圖用三種果汁遮蓋伏特加的嗆味,高濃度酒精就可以瞞天過海了嗎?調出這種酒的也是太過天真吧。天真一定就愚笨了嗎? 所以他有一段日子相信性多過愛。 性是很現實的物物交換,一具身體交換另外一具身體,一種歡愉交換另一種歡愉。或者還要複雜一些,男人們費盡心思,到最後只是要這樣。他說,沒有甚麼好不好的,這是愛情裡的現實性,你身上一定有對方非常想要的東西他才會如此努力,摸熟你的喜好,在細節上無微不至,你以為他真的愛你。 “我相信那些關愛都建立在物物交換的機制上。”他說。也許是真的愛你的。 “並沒有靈魂交換靈魂這種事。”他說著,綁著馬尾的男侍應走過來,再來一場嗎?沙灘上的性愛?我連續打了幾個噴嚏,馬尾男尷尬地陪著笑說,先生要不要來一杯趕走風寒的飲料?他馬上把話題轉回來,對馬尾男說,今晚夠了。他永遠讓男人有台階可下,就算只是一個不再年輕的侍應。所以他擁有許多24小時便利店,滿足他個種不同的需要。更多的時候,他只是需要一個說話的伴。 “所以我說教育越來越昂貴。”他轉回正題。是啊,一切都變的昂貴了,只有愛情卻一再貶值。我們後來談政治,一種非常低廉但搞不好就會付出高昂代價的東西。......繼續閱讀

[上升或沉澱] | 單篇網址 | 迴響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