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tember 2005 | 回到主頁面 | November 2005 »

2005-10-27, 3:18 AM

葡萄成熟時

有一些並不想知道的事被一種冥冥之中的力量揭露了,看到部分事實時嚇了一跳,我想到人性的脆弱,我了解的還不夠多。 還好剛好有朋友送的小紅酒,全部倒完剛好滿滿一杯,剛好冷冷的雨天,多麼恰當,剛開瓶時聞了一下,有點受潮的不自然的酸味,反正這裡的天氣就不適合保存紅酒,有點壞掉也正常,但看來還不至於完全壞掉,反正也就等了十多二十分鐘才喝第一口,有點不行,但不至於喝不下去,到了一半時就好很多,味道漸入佳境,總之不壞啦,說起來真像某些愛情,一開始以為很壞,反正開瓶了就給他多一個醒酒的機會,喝開了又會覺得不錯。 事實上很多時候都是倒過來的,一開始很好,卻越來越難以下嚥,到最後還是有人勉為其難。 紅酒好得多了,一就是壞到底,喝到一個程度沒辦法就可以完全放棄,要不然就好到底或是漸入佳境,很少有人把壞掉的紅酒勉強喝到底的。 說到那裡去了。 剛好聽到陳奕迅唱這一句:“但當你智慧都蘊釀成紅酒 仍可一醉自救” 最怕到最後“智慧”兩個字被〝愚蠢”取代而已。......繼續閱讀

[[Random Song]] | 單篇網址 | 迴響 (3)

2005-10-26, 4:12 AM

從一數到一百

從一數到一百,如果會越數越快,大概是焦慮中,如果沒數到二十就覺得累,那就真的累了,如果覺得很無聊頂透數都不想數,大概真的很忙或有更好的事要做,從一數到一百,正常速度其實只需要一分鐘到兩分鐘時間,當然可以更快,但我很難真的花兩分鐘去數,我知道我的精神又渙散掉了,不能集中精神的時候最好可以持續運動,最好可以每天游泳,我好想每天游泳,但每天都下雨,每天每天都下雨,我只是一直想起一兩個星期前在檳城看見完整的彩虹拱門,不知為何彩虹在KL已經像是快絕種的動物似的,已經少見,朋友w突然對我說,討厭吉隆坡,我想是的,這裡真的很讓人不耐煩,但一言難盡,明白的自然就會明白,還好這裡有些有趣的人,大家好像都有點那樣覺得要是彼此之間有誰離開這裡又會再悶一些了,從一數到一百,誰還在誰離開?......繼續閱讀

[上升或沉澱] | 單篇網址 | 迴響 (8)

2005-10-22, 3:35 AM

如果有人問我

所有的距離其實都是善意的而所有的靠近當然都是不懷好意嚕,你明白我的意思嗎所以我才是那麼不怕孤獨的一個人,對不起我說謊了我不是真的那麼可以忍受孤獨,但是在一般的情況下我可以而在另一種情況下我不可以,另一種情況到底是怎樣的情況呢?這個嘛老實說每次都不太一樣喔,總之不管怎樣我都儘量讓自己不會陷身於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所以老是有人說我壓抑,壓抑也是我的善意啊怎麼會是敵意呢? 距離這回事怎麼會是一種敵意呢?......繼續閱讀

[上升或沉澱] | 單篇網址 | 迴響 (7)

2005-10-20, 1:48 PM

雨季來了

雨不停的下,好幾天了,空氣的溼度很高,我突然就很想放棄,其實也不知道要放棄甚麼,其實其實根本沒有甚麼東西好放棄的,就純粹只是一個念頭,我承認生理心理狀態被天氣影響實在不該再發生在我身上,不是十幾二十了啊,不能看見雨就詩性大發,又或是拿起吉他馬上寫了一首動聽的歌,所謂靈感從來就不是以這種狀態出現的。 所以昨晚對著電腦螢幕幾個小時下來半個字也寫不出來。 而今早被一個臉皮很厚的人奪命連環call,已經故意不接電話,對方就是死不放棄,我就知道這是個難纏的人,老是要推薦你見這個人見那個人,說沒時間的話又會跟你討一些不方便透露的某些人的電話號碼,好像是不懂甚麼叫婉轉的拒絕的人,或許我該說,"幹,你到底懂不懂,不是你的歌不行,也不是你介紹的人不行,但是你很難搞,我們都很怕麻煩,你看,你為甚麼可以這樣每隔一分鐘就打電話來,而且我們都只跟你見過一次面為甚麼老是在外面說的我們跟你有甚麼密切關係似的,還有,上次見面就純粹只是碰個面喝杯東西互相認識而已,為甚麼你下一通電話來就跟我們開條件?還有還有,你幹嘛打電話以質問的語氣來問我為甚麼在某個比賽你的朋友無法通過預賽?你的臉皮是甚麼做的?" 總之就會有這種人。 所以我最後不得不醒來 但是又下雨了,原本想把一些東西搬過去新家,又得等一下,衣服曬了老是被淋濕,有許許多多的延誤啊。 這種天氣看來還要持續一段時間呢。......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5)

又要搬家

今天又去把新房子洗了一遍,累得癱坐在房子裡唯一的沙發上,抽一根菸環顧四週,想著這裡大概至少可以住上一年,但也應該不會超過兩年,是一段相當尷尬的時間,盤算著大概也不能買太好的家具,可是也不能馬虎,在能力範圍以內我並不想讓自己住的太過簡陋,要是家具都只剩實用性而不去考慮順不順眼的問題我想不出一個星期我就會後悔。但是,沙發已經有了,不是最喜歡的但還可以,電視櫥櫃好像也沒的選擇,屋主要把他舊的那套搬進來送我,還沒看過,希望平實小巧就好。床也不想換了,把原來的搬過去就算了。但衣櫥怎辦呢?想換,又覺得沒必要,還要再想想。飯桌要買一個長方形4座位的,書櫃就全換掉買新的吧,可能要買一面大鏡子,還要把滋滋作響的日光燈都換掉,最想把主臥室與工作室的牆都漆過,但是會相當累人。其實廚房問題最大,全空的,要是找人定做櫥櫃是要花上好一筆錢,非常划不來,不知能不能買到價錢ok又順眼的現成的小型組合廚櫃,雖然不會常開伙,但總的要有,最頭痛就是廚房了,完全沒有概念。客廳很涼爽,省了一台冷氣,冷氣大概買最便宜的可以用的就好。也許需要地毯,也要給落地玻璃窗門裝布簾,還要買一個可以襯原來沙發的咖啡桌,可能要有一個直立的抽屜裝常用的小雜碎,最好可以買到兩個大木箱裝眼不見為淨的大雜碎,還有熱水器,還有防盜的鐵花.... 想一想還蠻多東西要買,幸好大型電器都有了,但是今天才發現買了不到一年的電視壞掉,關於這台電視我又有牢騷,雜牌是便宜很多但是就是這樣沒有品管。還好新房子有一台新的21吋電視,算了,可以看就行了。雖然很想要一台漂亮的音響,但是其實沒有真的那麼非要不可也就算了,B & O總有一天會到手的。 還有甚麼嗎?看來廚房是最麻煩的啦,我是發夢都想要看起來堅實俐落的廚房但是應該沒有辦法做到了。 隨手翻一翻那個叫Lilian Too的女人寫的風水指南,要是全部跟著做的話我的家就又要擺銅錢陣又要擺八卦最好還有一門大砲還要弄一個水像的造型才會順風順水,可能先買個指南針再打算,所以最重要的是,床頭到底擺哪個方位好,不能對門又不能對窗,又要找出大吉位子,到底是怎樣?據書上的資料看來我現在住的地方風水其實沒有想像中好,氣流太急,窗戶太多,玄關太窄,轉角太多,容易杯弓蛇影活在無形的壓力中,而且高處不勝寒沒有靠山,以上這些倒有點道理。新房子比較看得出來的問題就在於面對另一座建築物的所謂”尖角”,會中無形的”毒箭”,我仔細的觀察了一下,的確是有點不太爽,解決方法是掛八卦或放一門大炮,兩種我都不想也太三八,大概種一盆粗枝大葉的植物擋掉那部分視野應該也可以吧.... 搬家而已,好麻煩。......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2)

2005-10-19, 3:29 AM

人情世故

印象中唯一我覺得非出席不可的婚禮是我師傅JJ的婚禮,我們不是萍水相逢,不是遠房親戚,不是多年沒聯絡的舊同學,不是只在公司裡見面的同事,不只是互相認識而已。有些人跟你的生命有密切的關係,如果他踏入人生另一階段,請你出席見證分享,你是打從心底為他高興並給予真正的祝福的。 其餘我出席過的婚禮都是因為人情世故,人情世故是一種軟硬兼施的壓力,有時不得不妥協,其實也只是吃一頓飯而已,沒甚麼難的。 但是其實我很想乾脆讓人說我不懂人情世故算了。......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3)

2005-10-14, 9:23 PM

真的再見了,哇。

開始聽Wa FM是因為阿練,阿練是誰?阿練是我的朋友,她是Wa FM早期的DJ,當時她剛結束倫敦苦學的日子,回來才沒多久。阿練有時會跟我說電台裡的誰誰誰怎樣怎樣,但是我沒有記住,反正都是些無關痛癢的瑣事,比如她說過誰誰誰是多麼多麼純情還是甚麼了呢我忘了,我現在突然想起來她是說嘉慧,我不認識誰是嘉慧,很久以後才懂,但看起來她也沒有阿練說的那樣純情啦,而那個風評一直不好的施宇也不是一個混蛋。 聽Wa FM的習慣是那時養成的,有一段時間很難聽也聽,因為阿練在那邊,因為我相信阿練。雖然阿練沒做多久就走了。但是習慣養成費事改,說真的Wa FM有時是很難聽的電台,但是因為沒有廣告,(這對電台來說是壞事喔)所以我樂的聽下去,有一段時間我甚至感覺那些歌曲怎麼都倒退到八九十年代,有點受不了但還是懶轉台。 感覺上也不就只是一個電台停播而已嘛,可以有甚麼感觸呢?我們生活中有多少的習慣都是這樣突然有一天就沒有了,愛吃的雞飯突然搬了,習慣去的PUB關了,一部連續劇結束,一個朋友離開。 我只是想起當年全球音樂結束,在黃一飛的新婚喜宴中結束,大家哭成一團,失去工作事小,大家可能都明白到,這家公司一散,很多事都散了。 現在站在外面看Wa FM,DJ們哭的哭,冷靜的冷靜,其實感到一種熟悉的難過。 我在這電台結束前好像跟他們中的一些人熟起來,有人失業,有人淡然,有人茫然,有人找到下一份工作,其實都跟我沒有很直接的關係,我要去關心的話又覺得矯情。 總之上面說的都是廢話,重點是,我真的喜歡這個電台。 所以,明天,一定會忘記停播這件事,一定在打開收音機的時候聽到一片寂靜而感到錯愕。 就像撥一通每天都在撥的電話,然後發現已經是空號了。 空號喔。 很沒辦法是嗎? 今天DJ們好像都在直播室裡,現在9點17分,播放的歌曲是是否,育憐上次播這首歌前也是哭了,說了一句,我說不下去了,我記得當時我在Bukit Bintang塞著車,太陽很曬,總之,認不認識也好,老老土土也要說一句了,大家加油吧,有起伏才是人生啊,再見了。......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2)

2005-10-10, 3:16 AM

掛掉電話我耗了兩個小時在沒有東西上

如果可以從容地步行到一個地方,我不會用跑的。 我想從從容容地從這裡走到那裡,不花一分錢,不流一滴汗,不說一句話。 如果你了解,你就不會害怕。 可是你那麼害怕。 所以我必須用跑的,於是我總是氣急敗壞,我最不喜歡自己處於這種狀態了。 如果可以從從容容多好啊,我們可以慢慢走,在路旁看到一片乳白色的小花都會很高興,我們也不一定要說話。 我沒有太多時間去哀傷,我想從容不逼地走向一個未知的地方。......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2)

2005-10- 5, 6:26 PM

就要再見

反正。 幾天前決定把車子開上去檳城,走一趟南北大道,算是這台車最後一次的遠行了,不久後就要賣掉。這車跟了我六年多,上山下海無數次,它跟過我到主幹山脈裡的腹地,跟過我開到許多海邊,跟過我走過許多我連名字都已想不起來的小鎮,載過好多好多人,而我必須把它賣了,因為它就快變壞了。 對于舊東西我是很捨不得丟棄的,但不是因為我特別愛惜物品,我並沒有好好照顧我的車,所以他才看起來那麼舊,雖然沒有遇過意外,但車身上還是有不少刮傷與凹陷的部分,捨不得是因為很老套的理由,只因為它陪我走了好多路。 記憶有時候是附身在物件上的,它常常會提醒我們一些事,而車子這種東西,恐怕是我使用率最高的物件,有很多人在裡面說過很多話,有很多歌在裡面唱過。 這最後一次的遠行,我一直聽著Fast Car,"is it fast enough to fly away?you gotta make a decision,you leave to night or live and die this way"原意當然是悲傷得多,但我斷章取義,一些事就是這樣,明知是不能耽誤了,你要走還是留呢? 反正。 我比以前更加懂得丟棄東西,快搬家了,我想很多東西我已經可以不看一眼就直接丟掉,那些破破爛爛的我留著幹嘛呢?我只是害怕有一天要找找不到,而那一天一直都沒有到來。 反正反正反正。 好像要怎麼樣就怎麼樣吧我都無所謂了。......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5)

2005-10- 1, 6:03 PM

演唱會前3個小時

05年10月1日。 梁小姐要在自己的國家開演唱會了,終於。 真的走了好遠好遠的路,單是想一想都感覺到那種辛苦,像她常說的“我不過是一個天涯小歌女”,後面有很多雙手把她推到這座山頭,不管她願不願意。 之所以常年流落在外面,其實是大勢所趨,有時聽到對她不利的流言,都覺的十分難過,偶而還會有人向我質問,說她的種種不是,你們是要我認同嗎?我認同或反對又會怎樣?我只是覺的她每一個眼神一個舉動一句話都被過度解讀了,但我必需努力地不置可否,有時我會生氣,但總要忍住,我有時會想,要是她有甚麼良好的表現時為甚麼這些人不會跑來對我說兩句呢?是因為她的status所以一切良好的表現都是理所當然的?n 她說過其實並不想因為她的幸運而傷害到別人,常常在對比之下她為了自己比人好的運氣而對朋友說抱歉。 What goes up must come down是個自然定律,不是上天的懲罰,我想她一定理解,有一天她也會慢慢回歸原點,所以大家別急著競相走告要她緊記花無百日紅啊,所有吃這行飯的人都了解這個道理的。 今天我們身為她的朋友的都買票進場了,大家都為了她而高興,不管她的歌是不是只有k歌程度,不管她是不是大餅臉,不管她是不是腿很粗,不管她穿的衣服好不好看,她是很多人的朋友,我們一樣為她高興。 她是不是國寶真的不是一件那麼重要的事,但她的確值得我們驕傲。......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