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ober 2005 | 回到主頁面 | December 2005 »

2005-11-16, 3:20 PM

November Rain

關於林凱洛這個部落格名媛....呃....名人,對於她為甚麼成名對我來說到現在還是個謎,我猜可能因為她愛惹事生非...呃....不是,該是個性綜藝有關,我跟她“識於微時”嘿,那時他還在新聞臺寫矯情....呃...文藝氣息濃厚的文章,到底是誰去誰的留言版先接觸對方這件事已不可考,總之當時我們互通款曲....呃...聯駱感情的方式不是像現在這樣,會演變成這樣是因為終於有一次,我忘了那一年,見面後發現彼此貨不對版,真人跟文字所呈現的面貌相去甚遠,大失所望之下就變成互相機車,無論如何,她是我在台北最早認識的其中一個朋友。 最近林凱洛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身為朋友,再忙也要擠出我所剩無幾的文藝氣息給她寫下以下的文字。 所以那一年到底是哪一年了呢我都想不起來了,但是工頭堅挽著妳從人群中走來的樣子反而還很清晰,我比較記得工頭的樣子,頭髮還很長,風塵僕僕的,好像還在找著一個開始的點,那時你們有一種剛在一起的小心翼翼的親蜜,吹彈即破似的,我尷尷尬尬地跟著你們走,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試圖從無所適從的陌生感裡找出一種熟悉,而不知工頭還是妳還打翻了一杯咖啡,其實,那一天,我跟工頭的話好像比較多。 然後我們就熟起來了,當然因為你我也同時認識了g與k,而其中g又變成我的老好buddy,人際線一直伸展還發現我們有一些共同的朋友,這是緣份,因為我們根本不是生活在同一個圈子的,甚至根本就是兩個國籍的人。 我想起這些年裡起起落落比較多的好像是我,很多不順利的時候你都知道,你都會適度地關心,但生活對我的試鍊彷彿沒完沒了,老是在關鍵時刻就被逼棄權,當然細節的東西你不知道,但是你知道我很需要朋友的祝福,那一次你跟工頭送我紅酒,其實有兩瓶,一瓶還收在台北,另外一瓶開了,那枚瓶塞我放在裝電腦的包包裡陪我到處去,我到今天才又拿出來看,上面的字跡還很清晰,那種溫暖的力量還在。 像現在,我知道是換你受到了很大的試練,細節我不知道,但都不是很重要,因為就算知道我也不能改變或實際地幫到甚麼,而且我們都是大人了,知道不能單憑自己的經驗與歷練去規勸或給甚麼看起來合理的意見,我相信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路要走,我相信措折是一種必要,我最相信人是很多時候只能在沉重的打擊之下學習機制才會真的起動,不管你現在在逆境中是消極的或是積極的,愚蠢的或是聰明的,錯誤的還是正確的,都無所謂,因為你是我的朋友,你一定會好起來,像我們很早期的信件的標題那樣,用了November Rain這歌名,那一年我有點低潮,現在回頭看,沒甚麼大不了,“everybody need sometimes to be alone”,剛好,真的剛好,現在就是November,而我的城市雨是不停地下著的,熱帶的雨季總是惱人的。 所以,妃(嘿嘿這就是當年你的署名),我無從給你說甚麼安慰的話,也沒有甚麼好方法可以提供,可能你可以找出一些很久沒聽的歌,或許你可以找一個秘密的所在,在沒有人注目的情況下為自己書寫,你知道,懂的書寫的好處是你往往可以在書寫中得到救贖。 寫完這些,我要先忙我的事,再過一天我就飛北京了,你要好好的,因為你是我的朋友。 或許我可以引用我朋友寫過的一句歌詞,雖然未必對題,“時光飛逝屢戰屢敗才得到原因”。 加油。......繼續閱讀

[朋友群像] | 單篇網址 | 迴響 (9)

2005-11- 5, 3:30 PM

ABCD

G說:“人生觀的差異這回事不是改變體位就可以找出彼此都爽的位置那樣簡單。” 是挺麻煩的。 有兩個選擇。 A,我爽就好 B,你爽就好 選A或B都有點不負責任,而C與D是甚麼我還不知道。......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