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ember 2005 | 回到主頁面 | January 2006 »

2005-12-26, 4:38 PM

不止這一些

大家湊合著過聖誕節的那年 我甚至還未學會抽煙 口袋裡老是缺錢 女生都只想要吃一盤正宗的意大利麵 而我還懶得跟別人爭辨 我們排成一行坐在吧台前 有人只顧喝啤酒有人不停偷看那些領口 隱約透露的新買的蕾絲邊 總會有所謂的名人出現 我們多麼不屑 暗地裡希望有一天 也被人不屑 對了那個時候還會收到聖誕卡片 如果我喜歡你還必需用手寫 簡訊太方便 便宜了電訊公司雖然一則只值幾角錢 那時心裡有很多不爽卻依然過得很爽 現在很想爽卻只一直沒有很爽 那時想把女生搞上床卻沒有一張像樣的床 只好假假趁音樂太吵 咬著那些細緻的耳朵說話 偷竊著一呼一吸之間的香 如果好彩還會被拉進廁所或是沒人看到的角落 你以為還會做些甚麼? 但這還不足讓我懷念 因為大伙終於一哄而散 有人為了情人或理想反目有人去了遠方 有人鬱鬱不得志有人結婚生子 有人受了重傷有人讓人很受傷 就是沒有人真的過得很爽 真是不爽 所以我聽見人說 平平淡淡身體健康 啊是的大家都說不要再吃香喝辣 連拉茶都有毒大家一起來排毒 本來聖誕就該大家平安 本來就不是拿來逛商場到哪裡狂歡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難免啊 難免心有不甘 大家湊合著過聖誕的那年沒那麼多名堂......繼續閱讀

[上升或沉澱] | 單篇網址 | 迴響 (12)

2005-12-21, 11:54 PM

小心輕放

從來都害怕走進那種被易碎品包圍的地方,而這些地方往往是特別狹小,兩旁的陳列櫃堆滿玻璃製品,每次經過都會感到精神緊張,總覺得只要不小心碰跌其中一樣,就會引起不可收拾的骨牌效應。 但避免不了的,總有一天要走到這種鬼地方,有時,那狹小的玻璃陳列走道,卻像沒有盡頭那樣走不完,百上加斤的還有尾隨的保安人員時不時觀察著,一舉手一投足,一個懶腰,一個伸展,任何一個無傷大雅的動作,你只是要讓自己放輕鬆而已,有甚麼可疑呢? 但是你只好自己一個人懊惱。 沒有人知道這步步為營的走道如果再走不出去你就快要瘋掉。 甚麼東西是真正地需要小心輕放呢? 寫到這裡右邊頸椎又再隱隱作痛。好久了。......繼續閱讀

[上升或沉澱] | 單篇網址 | 迴響 (6)

2005-12-19, 5:43 PM

海嘯 情敵 妹妹 歌詞

從昨晚到現在一直感到心緒不寧,我懷疑是缺乏運動的關係,手頭上剩下的幾句歌詞一直填不好,我不知道該怎樣歌頌友情。而昨晚看完G的一篇文章後我就在想如果我現在死去的話我該要請看過我一眼的每一位給我唱一首甚麼歌?Leaving on the jet plane?選一首膾炙人口的歌有一個好處,比較不會遇到大家都不懂的尷尬。但是G,我瞭,但也不知說甚麼好,我昨晚有突然覺得我快死了,然後就讀到那篇文章。 我還做了一個夢,我夢見我走進練團室看見情敵,然後我任由他羞辱我也不說半句話,我走出練團室,竟然是一片海洋,應該是普吉島吧,我看見遠處浪頭捲起來,直到兩層樓高,我轉身往陸地跑去,大叫run for your life,tsunami is coming!!我感覺到來不及了,抱著路邊的消防栓,海水才碰到我的腳我就醒了,始終沒有在夢裡死去,或者醒來變成超人,但我感到我需要好好照顧自己了。 因為身體用了三十一年,保用期早就過了。 還是昨天,母親問我Belgium中文怎麼說?比利時。母親說妹妹要到比利時出差,然後趁機遊歐洲,還說,她才剛從越南回來轉眼就要去更遠的地方了。我心裡一驚,發現我妹妹真的長大了,她明年九月就要結婚,心裡有很復雜的感覺,我知道能夠馬上明白這事的人不多,人生又不一樣了。 我一遍又一遍地讀著手頭上未完成的歌詞,但我怎麼也感覺不到這樣的旋律到底有甚麼觸動人心的地方,為了敬業兩個字,我從房間填到客廳,從客廳填到陽台,從陽台填到咖啡館,我還找不到朗朗上口又不落俗套的那一句,我是說,關於友情。......繼續閱讀

[上升或沉澱] | 單篇網址 | 迴響 (7)

2005-12-18, 3:54 AM

關於我還記得的一些片段

這是北京冬日的陽光,如果光線碰觸的地方會發出聲音,那北京冬日的陽光大概就是那樣冷靜的,靜電一樣,隱約而斷續的劈哩叭啦,我剛醒來就是這副景象。 而HBO在我睡夢中已經播放了幾部電影呢? 我總是在旅店徹夜開著HBO,我不怕鬼也不怕一個人睡,但我在旅店臨睡前非看HBO不可,把所有燈都熄掉,電視的光隨著劇情行進的節奏而產生不同的亮度與頻率,一種奇妙的pace,中文該怎麼解說才傳神?有點像聖誕樹的燈飾,但你算不到有幾種變化。有時看到一半沉沉睡去,那些光線隔著眼臉跳躍,會做很多不可思議的夢,大多詭異,要是沒把電視的聲量關掉,連夢中都會聽得到聲音的,跟HBO劇情無關的聲音。 我喜歡住商務旅店的多於其他型式的旅店,灰白黑色調,線條簡潔流暢,絕對不讓你feels like home,我從來不想帶走一雙拖鞋、幾張信紙、一支原子筆留念,除了一盒火柴,在找不到打火機的時候帶出門,就連沒有選擇性必需帶走的記憶也沒有甚麼色溫可言,這樣的冷靜對我來說往往是最強烈的感覺。 我要說的其實這一天在北京的我還記得的事。 這是2005年十一月二十日中午十二點多的陽光,前一天晚上喝了過量的酒,如果把頭殼打開拿一把湯匙把腦漿挖出來吃大概還有些威士忌的霉臭,所以,我的頭很痛,卻也擁有一種很實在的存在感,活著,而這一天,行程上完全沒有需要負的責任,沒有非做不可的交待,而我一個人的北京只要關上電話步出旅店就到了,那是非常誘人的事,我可以漫無目的地晃蕩,就像兩年前一樣。但我最終選擇到便利店買飲料,然後打了一通電話約朋友吃午飯,這才發現,北京只是比較遙遠的,我熟悉的地方,這裡有我的朋友,習慣去的pub,常去溜躂的街巷,一切還是那樣習以為常,仿佛兩年前我沒有回來過一樣。......繼續閱讀

[馬來貘北京記事] | 單篇網址 | 迴響 (9)

2005-12-13, 5:38 PM

不管有沒有人問我也要報告一下

昨晚到ole抽一根煙就走了,左眼問我需不需要這樣忙?熊也許也會說,啊他的股東是要跟首相開會的也沒那麼忙,我到底忙甚麼? 我也不知,累積的事包含工作與家事,工作來去就是寫歌寫稿開會見人,家事就從一般家務到載人買東西之纇的。 在我趕完這些手頭上的東西之後才能有閑情好好寫blog,這兩三個星期經過的事還沒時間消化整理,所以,現在我在錄音室偷閑寫下這一些。 我忙,因為在正在更新我的生活節奏以迎接明年的新挑戰,你知道吧,像房子在裝璜中的狀況,再過一些時日就會很好了。 報告完畢。......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11)

2005-12- 1, 4:10 PM

回來後每天都是雨天,雨一直一直下。 我突然想起一個星期前Monica說電腦桌布不要放日落西山的照片,會不好的,我說我的桌布其實是日出的機場,嘿,真是一線之差,所以一直下雨一直陰天應該也是不好的,但是天氣又不是桌布。 但是今天這場雨可真久,下午一點多到現在四點半還沒停,我想去游泳,曬一下太陽,或者我其實甚麼也不想,只是嚷嚷而已,像伸伸懶腰一樣。 我想快點上班,但在不知道可不可以上班之前,要加快速度把手上工作都清了,再那之前再去玩兩天。 還有好多好多工作要完成。 衝。......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