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uary 2006 | 回到主頁面 | March 2006 »

2006-02-24, 4:24 PM

人質

有時會有發生這種事. 昨天下午四點多開著車時,在我扭開電台前心裡想,最好一扭開就在播阿妹的人質,一分鐘之後,就播放了.八個小時後,跟朋友酒聚結束回家路上,半途中我又想,我好想聽人質,電台很聽話就播了. 一首好歌對我來說像一個總是捉到痛處的按摩技師的手勢,把凝固膠著的不痛快都打散. 愛情是互相挾持的,讓彼此都變成對方的人質,但是贖金是甚麼? 冷玩妹老師並沒有說.......繼續閱讀

[長話短說] | 單篇網址 | 迴響 (4) | 引用 (0)

2006-02-17, 6:30 PM

說法

所有的傷痛都會好的,只不過總會留下深淺不一的疤。 這是十分泛濫的說法,但事實上也差不多是那個樣子,不是嗎?......繼續閱讀

[長話短說] | 單篇網址 | 迴響 (10) | 引用 (0)

2006-02-10, 4:04 PM

Reset

面臨另一個生命的瓶頸,我深呼吸後安靜地聽著自己的心跳,我想著自己有甚麼話要說,我想著我曾經錯過的甚麼,那種難過是低溫的,從背脊慢慢昇上來的,而我想要重新掌握的那一些,好像很遠了,所以我只能在這裡按下reset。......繼續閱讀

[長話短說] | 單篇網址 | 迴響 (6) | 引用 (0)

2006-02- 7, 2:20 PM

黑洞

當時間的那一端跟這一端銜接起來。 已經不需要急了。 沒有必要再急了。 以上是村上春樹的句子。 那個把所有的東西,連光都吸進去的黑洞,就在我生日那天開始慢慢萎縮,漸漸地在消失中。......繼續閱讀

[長話短說] | 單篇網址 | 迴響 (7) |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