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e 2006 | 回到主頁面 | August 2006 »

2006-07-24, 1:00 AM

方便之王

有一天,你懂嗎,你會了解可以說再見仍然是幸福的,然而這幸福感現在暫時只是屬於我的。你現在不明白,就像你不明白一首節奏輕快的歌為何那麼憂傷。那一天我擠進屬於這城市的捷運裡,我們把他叫做輕快鐵,其實,輕快只是說法而已,地鐵也是說法而已,tube,mrt,甚麼跟甚麼,都是種說法。 然而你不覺的輕快鐵在字眼上有一種讓人愉快的感覺嗎? 事實是沒有的,這列車穿過我熟悉的城市,但我望出去都是陌生的風景,這城市的背,還有各色人種獨有的氣味在擁擠的車廂中,各種手機鈴聲此起彼落,各種語言,各懷心事。 我的 ipod剛好就播到了Kings Of Convinience,“我不知道我可以從甚麼裡拯救妳。”輕快的節奏,像一個預言那樣,“我們最後一次說話已經是三年前了吧?”我按下repeat。 為了聽清礎那支大提琴,因為我們可能真的不再說話了。因為再也說不清楚了,而當語言都顯得無效時,我會突然聽得懂一支大提琴要說甚麼,“你會在午夜過後凌晨三點打來,然而我將搞不懂你發生了甚麼事。” 我從不知道自己如此不濟事,也許是我不曾真正認識過你,像我不曾認真地把Kings Of Convinience好好聽一遍那樣,就算我把他們的CD灌進 Ipod裡好長的一段時間了。 所以我開始慢慢恢復聽歌,慢慢恢復書寫,慢慢恢復某種年少時期的沉默,也許我甚麼都搞不清楚,“but I realized that the one you were before,had changed into somebody for whom” 唱完這段不久,大提琴的聲音就像綿被覆蓋著的肢體那樣昇起來。 我有說再見,方便我們萬一要再見。......繼續閱讀

[[Random Song]] | 單篇網址 | 迴響 (8) | 引用 (0)

2006-07-22, 6:49 PM

食物王國裡的朋友

法蘭西多士王子出了些事,我僅僅知道是出了些事而已。 所以昨天在msn上工作話題結束後,我說,你ok嗎,你不ok好像很久了。 我說,我在你的下面看上去,你該比我快樂才對。 他說,你知道,當一個人,在傷心的當下,不管他是誰,當下是真的很傷心的。 我懂。 之所以我的感受永遠無法成為你的感受,在很多時候都是一件很可惜的事。 西多士王子問我,記不記得很久以前有一張唱片,叫回聲的。 我懂。 他說,裡頭有一首歌是描述母親的,歌名忘了,歌詞只有短短三兩句,可是那個印像可以在腦子裡留那麼久。 而我們該留給後來的人甚麼?所以要好好的寫啊,不要讓後來的人想起的時候,都是些令人尷尬的歌詞。 我說是啊,那時我們聽歌很專心,一張卡帶是要聽到爛的,如今一台ipod,我不記得哪一首是哪一首呢。 而在凌晨兩點多時,魚蛋粉皇后在 msn上對我說,你不要憂傷了。她說她會賺很多很多錢,賺到不能賺為止,然後住在自己的夢想裡面。 她說,謝謝,你還願意聽我說話,真好。 同時間,花生醬小公主面臨選擇,我說,選你自己願意負責的,這個世界上,所有附加在你身上的善意,沒有用任何方式逼你接受的才是真正的善意。 我的朋友說得好,你明明很飽了,愛你的人卻煮了一桌菜,你為了表示謝意吃了一些,愛你的人不高興了,因為他廢盡心思給你準備好的要被浪費掉了,愛你的人,不懂得飽或餓的感覺只有你本身最清楚。 她的懂事,以後註定了心要承載很多負荷的,因為懂事,總得是諒解別人的那一個,總得是必需寬容的那一個。 我想起一本書上看過的句子,大意是,天下間絕大部份的愛都是希望對方乖巧討好的,父母如是,朋友如是,情人兄弟姐妹,甚至對寵物,都是。 朋友說,你要對自己好。 我懂,這話不止一次聽到了。 現在我只想好好吃個晚餐。 “You are so difficult to please." 我想起W如是說。或許我該聽咖啡小神童的話去他的店打工呢? 魚蛋粉皇后又會說,你不要憂傷了。......繼續閱讀

[上升或沉澱]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 引用 (0)

2006-07-21, 2:46 AM

麵包店與其他

我花了一些時間去想一件事。 所謂的一件事其實不是特定的一件事,可能是很多很多的事,一念之間閃過的畫面,誰說過的話,某一首歌,某人肌膚的觸感,一個吻與另一個吻。 一切都沒有連接起來。 今早上班途中我決定打破慣性,不要再去吃老鼠粉了,我轉進路途上會經過的小商業區,因為時間還早當然還有停車位,我記得那邊有一家麵包店,我買了蛋撻,卷著香腸的小麵包,還有一杯咖啡。而我今天一整天都會想起這件事,至於老鼠粉,我幾乎每天都去,坐在可以看到電視的座位吃完抽一根煙就走。而我在接下來的一天我就會忘了這件事,像我們不會留意自己的呼吸那樣。 我們稱之為習慣,習慣是不需想起的。 麵包店不是習慣,所以我的記憶像是塞進了異物那樣,總會看到那一塊,時間在我的腦子裡會被零散地分隔成塊狀,3點15分至3點19分是一塊,9點50分到11點07分又是另一塊。 我很喜歡吃老鼠粉,但我可以不吃,因為我也喜歡吃些其他甚麼。 以上是一念間的一小部份,我的手不夠快,文字不是種有效率的記錄方式,但很方便。 麵包店,其實並不是多浪漫的店,電影把我們騙了,我們通常找不到那種溫柔,或所謂幸福的香氣,除非當時我們是幸福的。 也許我就會要去逛花市。 幸福的話。......繼續閱讀

[上升或沉澱] | 單篇網址 | 迴響 (2) | 引用 (0)

2006-07-19, 1:48 AM

那時,你都在聽這首歌對吧? "I'm so hard to handle.I'm selfish and I'm sad" And yes I am. 完完全全就是那樣。 你一定比任何一個人都懂。 我得一個人走過去。 RIVER Its coming on christmas Theyre cutting down trees Theyre putting up reindeer And singing songs of joy and peace Oh I wish......繼續閱讀

[上升或沉澱]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 引用 (0)

2006-07-17, 7:19 PM

意外

ipod設在隨機播放,意外發現,Rickie Lee Jones的Prelude to the gravity銜接去梁小姐的接受,聽起來像一首完整的歌。 F大調。鋼琴。誠實得過了頭,自私的念頭,玫瑰色天空,所有的痛,分不了輕重。 檢查一遍後,發現沒錯,的確是我寫的。......繼續閱讀

| 單篇網址 | 迴響 (5) | 引用 (0)

終於到了想游泳的時候。 泳池卻長滿青苔,有人在清洗。 這就是生活了。 安靜地計畫一下,在傷口上種些花花草草。 未嘗是壞事。 外星人快來帶我回家吧。......繼續閱讀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 引用 (0)

下場

以前就覺的身邊的世界有一種我看不見的陰謀。 瞞著你的許多事有時候會在在同一時間全部浮出水面。 然而,沒人傷害你。 只有你自己而已。 讓我靜靜想一下。 想一下有再想多一下。 我就老了。......繼續閱讀

[上升或沉澱] | 單篇網址 | 迴響 (4) | 引用 (0)

2006-07-12, 2:27 AM

隧道

我的電視機幾乎只用來看DVD。 那是最浮燥的日子裡唯一的出口,我可以少睡一點,爬進光影的隧道裡。 我可以忘記,同時也想起。 甚麼事情。......繼續閱讀

[上升或沉澱] | 單篇網址 | 迴響 (4) |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