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y 2006 | 回到主頁面 | September 2006 »

2006-08-31, 4:37 AM

愛國者,你今天好嗎?

國慶日。 想起我很多的朋友,都先後走了,理由有各種各樣,良禽擇木而棲也好,此地不留人自有留人處也好,我都覺得合理。 還沒走的,三不五時仍然會表露對這個國家一定程度的失望,從最民生的交通啊公共服務啊,到越治越不安的所為治安還有漏洞百出的政策,才想到這裡,發現寫下去可以列一整條清單,心裡就很不舒服。 但我住在這裡,不管我的意願如何,我的生活仍然在這裡,我不想每天一出門就要為了一整條清單的問題而惱怒,我必需避開這些,去吃我喜歡的老鼠粉,或是任何可以讓我覺的只有在這裡才能成立的一些樂趣。 小時候國慶日是大事,大家八點起床扭開國營電視台看慶典,看著看著還能隱約聽見不遠的皇家山傳來的禮炮聲,那時我應該最愛國了,沒甚麼條件的,至今我仍然能用雙語背出國家原則,可見當時真的是牢牢記在心上的。 長大了,愛國很抽像,我該愛孕育我成長的環境呢還是愛山愛河?我該愛這環境造就出來的獨特民情個性呢還是食物?我能不能愛管理這國家的機構?我能不能笨七地對外國人唱“讓我用馬來西亞的天氣來說愛你“? 我也許曾經很愛國,那個曾經要久遠到家裡大門總是可以大開的那個時候。 然後我慢慢長大,我的愛開始被消磨時我有很多埋怨與憤怒,但每當有外人說我們不好我是會去辯駁的,但我越來越沉默,因為,我再也守不住我的立場,我很泄氣,因為沒有人能再給我十足的信心讓我守住我的立場了。 但我很清楚,我活在這裡,這個情況還不會改變,我生活在這裡,不管愛國不愛,我都會想辦法過我要的生活。......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4) | 引用 (0)

2006-08-21, 1:55 AM

煩燥

很難說這是怎樣的一種倦怠。 週五我經過人群,在那條兩旁都是餐館與酒吧的人行道上來回走了好幾趟,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我看見TGIF很多人,yeah...its friday again,我其實想剪個頭髮,但我只是想想而已,也想看場電影,但我並不知道我想看甚麼電影。準備下停車場取車前聽到音樂,飽滿的像注滿生命濃稠的汁液的聲音,我必需留下來,不具名的歌作者,吉他手與提琴手,我對英語的聽力不好,我只能憑聽出來的那些段落拼湊著故事的情節。我只記的最後那首歌,是有關媽媽說的話,“你得自己去扛”之纇的。中途傳了個簡訊給Jas,想告訴她更多,卻只說了一些表面的話。唱完那首歌,換了另一個團體,當主唱說到:“這首歌是唱關於夢想的。”我馬上就知道這不是我想看的,是的,他唱著的只是個可有可無的夢而已,勉強看下去,心裡想著其他事。 有一種時刻我會對一切都不怎麼耐煩,包括自己,那個週五晚我想不起接下來的時間裡我做了甚麼,我好像是回家了,但在途中我有想起甚麼嗎?我有停在油站買一包香煙嗎?我應該是直接回家了。 我身體的右側,某條肌肉的痠疼讓我好幾天都很不舒服,寫不出甚麼好東西來也讓我極為懊惱,該做的事一直莫名其妙地延誤,我感到一陣又一陣的倦怠,像那種全身血液都集中在胃部的午飯后炎熱的下午,我想我總算了解所謂星期一症候群是怎樣一回事,在星期天過了中午就開始了。 熊人問我好了沒。 我才想起,答案是,沒。 熊又說,是我不想被人找到。 答案是,也許。 我只是感到十分燥鬱而已。......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14) | 引用 (0)

2006-08-18, 2:35 AM

省略號

有時候明明就知道自己沒做甚麼,到頭來還是莫名其妙的,被大力反彈,最好笑的是我連力也沒用上。 短短兩個小時裡分別由三個不同的人給我這樣的語氣,反正不管怎樣就是我的錯。 反正。 我是可以被略過不提的。 省略號。......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 引用 (0)

還是會難過

我應該早就要習慣,自己不優越的這種心情。 很快就要打破被退稿一百次的記錄啦,到時要開香檳慶祝才是,或許已經過了一百次也說不定呢,那到底是兩百還是三百次? 技不如人的時候,我該讓自己睡多一點,吃好一些,單靠努力的人真是辛苦啊。......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1) | 引用 (0)

2006-08-15, 1:48 AM

我們只新鮮一次

不會有多少人有聽過我現在聽著的這幾首歌的。 比如說,林一峰這首活下來(給各位超人),intro的那些管樂與吉他彈法讓我想起Leader of the band,而歌詞大概是被American Pie啟發的。感動常常是異曲同工的。 如果我這次真的好好坐下來寫我想寫的歌,我能不能夠寫一首描述我自己的歌?或者寫生命中重要的某一個年份?關於那些發生過的事如何改變我? “必需發生的都發生了,全部都經已不可怕。”在我不需被安慰時,這樣的句子卻引起我很大的共鳴,提醒我的黃金歲月早就在一片混亂中結束了,法蘭說,我們就只新鮮那麼一次而已,過了就是過了,很悲傷卻是事實,所以在那些年因為種種重要或不重要的原因而沒做的事,現在做,已經不能帶來我們所期待的意義。 聽著林一峰唱著那些讓人嘆息的事,意識到就是那些我們完全不能改變的事,改變了我們。 所以那幾次覺的被徹底打敗的當下,我們都有過的那一種痛不欲生,其實並非一定會讓我們從此免疫,也不能保證從此就不會在同一個地方跌倒,跟我們有沒有能力在錯誤中學習不一定有直接的關係。 就只是發生了一些事,然後改變了我們而已。 我們將憑著越來越多的回憶,好好活下來。......繼續閱讀

[[Random Song]] | 單篇網址 | 迴響 (4) |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