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ust 2006 | 回到主頁面 | October 2006 »

2006-09-29, 6:10 PM

屎蛤與不停打嗝之歌

我這輩子沒打過那麼多嗝。 大概從前天旁晚開使一直沒完沒了。 朋友說喝可樂就行了,結果半夜三更跑去喝可樂,有好一點,睡醒馬上又打,沒辦法,跑去看醫生,長的很英俊的醫生在我還沒坐下來就說,不停打嗝一定是神經問題,(神經病嗎?)說要給我打一枝讓腦神經不那麼活躍的針(遲頓針?),還拿出人體透視圖,指向腦的某部份來對我說,就是這地方一直傳打嗝的訊息,現在打針就會停了。 所以我打了一枝針,馬上好了。 高高興興上班去,沒多久又來了,受不了,索性請假,想到電視廣告說喝ENO就會把肚子裡的氣排出來,也去買來喝,結果又好了,但維持不久。於是想到醫院去看腸胃科,結果一到醫院看到滿滿的病床就打退當鼓。 後來,我去吃碌碌(某種在街邊,把食物串起來燙的馬來西亞小食)兩串屎蛤(血蛤)就好了,回到家倒頭大睡到天亮,真是神奇。 屎蛤真是值的歌頌啊。......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3) | 引用 (0)

2006-09-27, 3:18 AM

30集港式連續劇

兜了很大的圈子,僅僅要告訴你,仇恨讓全部人都輸的故事,然後可能怕大家接受不來又硬生生塞一個團圓的結局。 比較少見的是,劇中幾乎無一人是好人,最好那幾個早早死光光了,大奸大惡的有些理所當然不得善終,有些則繼續活得比所有人好,所有的人物都有人格上的缺陷,連最正面那個都是個老是容易發脾氣的有著可有可無的正義感的男人。 故事內容略過,但所有人物都有人格缺陷,所有人都會有他大小不一的算計方式這兩件事,差不多就是現實。 我們判斷一個人好壞,大多時後,在於你跟他是怎樣的朋友。 每個人都有很好的朋友。 每個人的朋友同時也是某些人恨之入骨的對像。 真是麻煩啊,火星人,不如我們練一下等級去打魔王算了,衝吧正義的顏色超人。......繼續閱讀

[上升或沉澱]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 引用 (0)

2006-09-23, 11:18 AM

有爽到就很好啦

後巷彷彿是專為貓而設的通到似的。 打開後巷的窗口抽煙,貓伏下來一動不動地用一種警惕而不信任的眼神打量著我,好像在考慮要不要從我視線的範圍內經過,就這樣僵持了幾分鐘,貓下定決心似的跳進溝渠裡避過我的視線經過後巷。 貓真是多疑到極點了。 我在想,如果後窗一直這樣開著,貓會不會跳進來,輕而柔軟地在家中兜了一圈,然後伸個懶腰打個呵欠想:“這裡真無趣啊。”那樣就走了。 而我從來就沒有發現。 像許多事情的發生那樣。 不過即使有一天我回家看到貓迅速逃走應該也不會怎樣吧? 我要對貓說,貓先生/小姐,你要進來玩就進來玩,小心不要觸動警鈴就好,那個很麻煩,其實人纇比你更加多疑,有時我看你在我庭院裡曬太陽,還蠻羨慕身為一隻貓的人生的,當然這是很蠢的想法,人纇就是這樣嚕,不是說“我變成鳥就好嚕”就是想“我變成魚就好嚕。”之纇的。 貓先生/小姐,你一定沒有想過要變成狗或人或任何動物吧?我的朋友不知引用了誰的詩句,“人生是不值得活的”。我大概也懶得去思考這樣的命題。 人生嘛∼∼哎唷,有爽到就很好啦,你說是嗎?貓先生/小姐?喂,不要跑嘛∼∼......繼續閱讀

[上升或沉澱] | 單篇網址 | 迴響 (6) | 引用 (0)

2006-09-10, 11:26 AM

Let's Earn The Respect

舉凡演唱會纇的大型活動,總都有一個慶功宴,宴會的功能當然不是真的為了慰勞幕後功臣的,大抵上不是明星不是VIP的功臣們,都會很識趣的自己走到最角落的那一桌大家自得其樂。而明星與VIP們自然也有他們的工作要做,拍照做訪問甚麼都好啦。反正,有人慶功,有人邀功,有人做功,出席者各得其所,皆大歡喜。 這一天我跟著一群年輕創作人出席一個演唱會,這個演唱會不一樣的地方是,它不是為歌手而生,它是為這些創作人的作品而生的,官方說法,主題都跟這些作品有密切關聯的演唱會。年輕的創作人們對於自己的作品被大牌演唱顯得非常興奮,我明白那種聽著自己寫的歌被許多萬人迷唱出來的感覺,這是他們的第一次,他們會用盡方法去記著這一刻的。 演唱會結束後,我跟幾個做頭打算帶大夥去島上著名美食中心大吃一頓,至於官方慶功宴,我們有足夠的經驗知道那不是我們能夠好好慰勞大家的地方,自然沒打算要去。然而我們接到電話說,該去一趟打個招呼甚麼的,好吧,那就去打個轉,然後再去吃也無妨,一群人浩浩蕩蕩到了現場,我看到幾個熟人被拉到一旁抽煙去,想說反正他們進去打個轉就出來,也沒甚麼必要進去。抽完兩根煙,才發現這些年輕創作人,還有演唱會上所有作品的製作人編曲人,都被擋在門外,甚至被驅趕。 到底甚麼回事? 原因只有一個,主辦當局沒有發任何通行證,更沒有人出來交待說這些人可以出席,不能怪保安人員,他們認證不認人是應該的。可是是哪一個該死的部門要讓兩個多月來不眠不休馬不停蹄在趕作品的真正功臣們受如此的委屈?現場交涉了幾次,沒有人說這關他們的事。 後來我們當然拉隊走人,到美食中心去繼續原本的計劃,心情多少是有點被破壞掉,幸好年輕創作人們大都懂事,還是吃吃喝喝胡扯一番,後來那些重要的政客與商人不知為何拉隊前來我們這裡,擁有瞎人頭銜的政客跟大家握手言謝,算是給作者們與功臣們的安慰獎。 以上是簡短的說法。 演唱會開始前也有各種奇怪的事,各種各樣的安排不周。 其他人怎樣我不管也管不著。 對於創作人,音樂人,尤其是這種他們的重要性占整個活動一半的情況,應該給他們一種最基本的尊重,沒有人會傻到要求說要有VIP的排場與待遇,但是一個小小的通行證,或是一句安排上的話,不難做到。 我生平第一次碰到幕後功臣被驅逐的狀況,不能說不生氣,可是生氣不能怎樣。 到現在也還找不到,到底是哪一個相關的人士在當時應該負責這件事的。 為了趕演唱會音樂上山下海不眠不休的製作人之一說:“我有跟他們提過要給於創作人們一些該有的credit,但彷彿沒有人覺得是重要的。” 那明年如果要辦,我們知到怎麼做了。......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6) | 引用 (0)

2006-09- 6, 7:30 PM

她說她性名學裡註定發光的那一劃被吞掉了

午飯後剛回到辦公室,把電腦喚醒的那一剎那,W傳訊來說,“吃完飯沒事就跟我講幾句。” 我有時會很想念W,但已經不可能沒事叫他到哪裡哪裡去喝兩杯,ole熊已不在,我就不去了,cafe-cafe W 不在,我也不去了。W在北京好像過得比在這裡時還頹廢的樣子,感覺上,但頹廢沒甚麼不好,當我們的身體精神還承受的住時。 W說,她越來越不能忍受丑的東西。其實也沒有甚麼“越來越”這種事,她一向如此。我說丑好啊,要不然她的審美觀無法成立,之所以甚麼東西美是因為有甚麼東西丑,我說很多事都必需在有對比的情況下才能存在。她舉例說因為我笨所以她才聰明是不是這樣,哈,我是承認自己沒有比她聰明的,忘了誰跟我說過了,她是少數的才女,我沒異議,的確是。 她說她要回來看一下,我說回來啦我們趕快去喝兩杯啊這城裡我身邊有趣的人都快走光光了,要不然就是安身立命去,那些香煙與酒,打烊後的昏暗光線,美好的音樂,所有不經意的話題,都帶給我某種精神層面的舒適。 W說啊說的,好像有說到“怎樣拯救靈魂”之纇的,我說,去吃喜歡的東西,去做一切能力範圍內讓自己舒適的事。然而她說,過日子殺時間與填補靈魂的缺口是有區別的。我突然慶興自己靈性還不高,嘿,我沒說出口,要不然他就要提醒我的靈魂缺口在哪裡了。 她把自己過去的文章整理了放上blog,包括她的詩,她生命中最為璀璨的年華,她說她再也寫不出這種東西了。她說,現在寫,就只會是:“我喝酒 喝很多酒 喝到死去”我接寫:“青春早逝了 巴黎還遠呢”。因為我做了一個夢,我告訴她,夢裡她住在塞納河旁的老房子裡,每天喝著昂貴的礦泉水。她說,我喜歡你的夢,希望我夢想成真。 我覺的,我得跟我一些遠方的朋友見個面了。 但我一再,無法掙開。 一些甚麼。......繼續閱讀

[朋友群像] | 單篇網址 | 迴響 (4) | 引用 (0)

2006-09- 2, 3:43 AM

冥王星我支持你

冥王星無端端被踢出九大行星行列。 冥王星一定在想,幹,我是不是在九大行星你們這些活不過百年的短命鬼到底憑甚麼決定? 冥王星一定覺得很幹。 冥王星我支持你,快派飛碟來載我走。......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9) |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