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tember 2006 | 回到主頁面 | November 2006 »

2006-10- 2, 12:21 AM

妹妹

妹妹一點都不像我。 妹妹自小懂事,總在自己可以掌控的範圍內努力,彷彿一直在沒有甚麼需求下長大的,連叛逆期也是像微風那樣吹過,就只是在那個燥熱難當的晚上,她跑進我房間一面打著電腦遊戲一面流著淚,大約是初次的戀情不被老媽所允許那樣的事。 僅僅那麼一次,對不順心的事發出那麼微弱的抗議。 當然後來妹妹也聽話沒有開始她的puppy love,妹妹是聽話的。 妹妹是懂事聰明勤奮的,家窮,當時想要唸本地大學就得考個飛天的成績出來,媽媽唯一的小心願,希望我們都能大學畢業,妹妹就這樣讀讀讀,以飛天成績進馬大,窮人家沒甚麼好炫耀,妹妹也算是個小驕傲了,可以讓媽媽在珠光寶氣的親戚群裡稍微昂起頭。而他哥哥我,就任性地去搞不三不四的東西,一點也不長進。 我跟妹妹小時很親,一直到入學後開始疏離,現在想起來有可能是我是華校生而妹妹是英校生的關係,無關教育內容,英校與華校的學習風氣總是有些差別,那種疏離也不是因為吵架或甚麼磨擦,反正就是有了一定的距離,我跟妹妹除了小時候搶玩具之纇的瑣事,印像中沒有所謂鬧意見這回事,那是因為這段距離,是那種連鬧意見這種事都不會發生的距離。 沒有不和,也沒看不順眼,僅僅就很遠。 也是因為這個哥哥性情乖僻,除了自己以外對許多事都不關心,妹妹畢業後,我完全沒探望過她,反而是她有幾次帶著媽媽來找我,後來好像也覺的這哥哥就是這樣子了,也不勉強了。 妹妹從不麻煩我,只有一次因為撞車打了通電話給我,我趕去現場的途中她又打電話來說沒事了,已經搞定了。 妹妹出來工作後,沒有平步青雲,也沒大起大落,就只是安份守己地工作,理所當然地談戀愛。我很記的那天晚上,媽媽的臉一陣青一陣白那樣向我探問,妹妹拍拖了你懂嗎?我說,很正常啊。媽媽又說,不懂講中文的。我說,啊你英文也很會講啊。媽媽終於說出口,“他不是華人。”這時,這性格乖僻的哥哥的意見就有些用了,我說,啊那又怎樣呢,妹妹喜歡就好啦。 後來,這個妹妹就跟這個“不是華人”的男朋友愛情長跑許久到現在,終於結婚。 做哥哥的要代替過世的父親帶妹妹walk the aisle,把她交給她的半個老外老公,於是花了該是這輩子最多的置裝費買了一整套的西裝,只差沒請人來放白鴿,正經八百地握妹妹的手走了一趟教堂。 我慶幸妹妹跟我不一樣,妹妹順應天命,老是笑容滿臉的,在這亂世中始終不急不徐安份地活著,對生命沒有太多不實際的期許,不好高騖遠,也不憤世嫉俗,就這樣,幸福在她身上應該會住得很舒適,不會捨得搬了。 祝福妹妹與妹夫,平安喜樂。......繼續閱讀

[後來] | 單篇網址 | 迴響 (22) |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