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ember 2006 | 回到主頁面 | January 2007 »

2006-12-28, 1:38 AM

我要一個人的通宵看完Bob Dylan的傳記

Bob Dylan自傳搖滾記裡寫道,“道德與政治之間毫無共同點,你不是佔優勢就是處於劣勢,世界就是這樣運作,不會改變......假如你自認是夢想家,讀了他的書就會明白自己連作夢的能力都沒有,作夢是危險的,讀克勞塞維茨,可以讓你不至於把自己的想法太當一回事。” “不把自己的想法太當一回事。”我心中默唸一遍,其他的可能都有權商的餘地,但這一句,嗯,至理名言。只是,誰是這個克勞塞維茨? 而這混亂的年代,應該不會再出現纇似Bob Dylan的歌手了。......繼續閱讀

[上升或沉澱] | 單篇網址 | 迴響 (3) | 引用 (0)

2006-12-26, 12:31 AM

聖誕節我玩了一天的final fantasy(updated)

突然覺的過不過節都無所謂了,我沒感覺,連寂寞也沒有。 所以這個聖誕也就只是時間上的某個無所謂的點。 中午出去買了些食材,想著好歹煮個叫Dublin Coddle的東西作晚餐,後來食材放進冰箱,煎兩塊午餐肉煮個即食麵就打發掉了。 僅僅只是提不起勁。 那裡都想去但又是那裡都不想去。 也許我只想去一個只有陌生人的地方,當個陌生人。 話說回來,這個叫Dublin Coddle的東西很容易做,去買幾條德國香腸,幾片煙肉,馬鈴薯,洋蔥,黑胡椒末,荷蘭芹。 煙肉切塊,香腸部分切成大片,馬鈴薯也切塊,洋蔥切成細條,荷蘭芹切碎,黑胡椒末全部倒進窩裡,放3杯水左右,慢火煮45分鐘。 搞定,好不好吃全看香腸與煙肉的素質,很難出錯的煮法。 當然,也可以加番茄。 你要的話連釀豆腐也放進去也無不可。 P/S: 好啦,以下乃完成版,不是普通好吃,洋蔥的味道完全滲透肉片,馬鈴薯差不多入口即化,倒是如果怕咸,就要買口味比較淡的煙肉,另外補充一下,煮到後來兩杯水都快煮乾留下濃濃的汁就差不多了,不必在意是不是45分鐘,但是如果煮的時間太短,馬鈴薯可能無法入口即化,看個人口味啦,我喜歡煮到綿綿的,還有,原來的做法是沒加番茄的,所以番茄要在快煮好時才加入,綿掉的時候撈出來,就會帶微微的甜酸。 天,還真的蠻好吃。 另外,左眼兄,咖哩雞你不用我教你了吧,嘿嘿。......繼續閱讀

[上升或沉澱] | 單篇網址 | 迴響 (8) | 引用 (0)

2006-12-16, 12:57 PM

上蒼保佑吃完了飯的人民

有一段長時間,幾乎每天早上都會在靠近的Kopitiam叫Nescafe喝。從兩年前塊半,不知不覺變成塊七。通常我都是隨手拿兩塊付帳。這一天,我照常拿兩塊買單,印尼妹看了一看,說,Dua Dua,兩塊二的意思,我愣了一下,心裡面想起那個慢火燒水煮青蛙的故事,青蛙對漸進式的加溫沒有警覺,到燒死的剎那都還不知甚麼一回事。 那一天,晚報斗大的標題,說市內幾條高速大道漲價高達60﹪,心裡很火,想想那條漲幅最高的LDP,每一天都大塞車,憑甚麼起價?可是最為有趣的是,這種對民生造成極大影響的事,竟然沒有在任何大報上看到任何來自民間的聲音,是誰代替了我們欣然接受的? 前幾天跟朋友聊到,我曾在某個交通不方便的郊區,看見過一棟新健好的富麗堂皇的青年活動中心,座落在人煙稀少的工廠區,冷冷清清的,可以預見很快就失修,像其他任何奇怪的政府建設一樣,每次經過我都會想,這裡又花了多少錢呢? 時不時讀報紙,看到那兩個太空人,春風滿臉說要做另一項創舉,說經過研究說在無重力的狀態下做拉茶難度太高(要做研究才懂喔,真是認真。)所以改成玩congkak(一種馬來民間遊戲),到底我要為這件事高興些甚麼呢?高興國家富強得可以花大錢去上太空?高興國家科技進步可以研究出無重力做拉茶?高興以後可以在外國朋友面前多個笑話可說? 然後啊首相伯拉最近發偉論,說貪污不除就不提前宣佈大選,我深受感動,因為大概在他有生之年都很難辦到,但我真的衷心希望他做到,雖然可能性只有一粒花生米那麼大。 我其實有點懷念老馬,我記的外婆每次在電視上看到他都讚他英俊,我長大後發現,要求一個位高權重的人毫無人性弱點是種苛求,尤其是政治領袖,但求他功大於過,在滿足他一己私慾同時也可以兼顧國泰民安,那人民埋怨也只會在咖啡店吐吐口水。 說回高速公路漲價事件,有膽宣佈政策,卻不讓人民的聲音有正常抒發的管道,掩耳盜鈴,實屬懦弱。 我不其然想起張楚的一首歌,上蒼保佑吃完了飯的人民。......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7) | 引用 (0)

2006-12-15, 2:03 AM

看不懂沒關係,我也不懂

我該如何降落 我在我的人生中 永遠都是一個 不具名的 叛逃者 有人說 叛逆的叛 不是這個叛......繼續閱讀

[上升或沉澱] | 單篇網址 | 迴響 (6) | 引用 (0)

2006-12-12, 12:44 PM

失敗者俱樂部

我想我們生活在一連串的討論當中。 坐下來,抽出一根煙,生活的許許多多題目有氣無力地燃燒著,吞吐不休,結論通常是‘晚了,先走’之類的。 我從來搞不懂就一些深澀難懂的哲理我們可以討論甚麼,即便我曾經非常熱衷,深怕一旦缺乏有素質的談話我的人生就蒼白了,於是我跟人討論音樂,討論愛情,討論生活,討論各種事情,表達自己的見解,偶爾反駁偶而認同,我一度覺得這樣是富足的。 兩年多前在一次偶然的談話中,對像是極具盛名的音樂製作人JL,像往常一樣一杯紅酒一根雪茄加上舒服的燈光適當的音樂,他很自然就問起我一些生活上感情上工作上的經歷,我相當仔細地描述,JL聽了,不留情面對我說了狠話,大意是,你們都是失敗者俱樂部的會員,大家看起來都很有想法,其實都是只能在原地打轉,滿腹牢騷的失敗者。 像被槌子敲到頭。痛死但不是毫無益處的。 就是因為成就不了大事業,我們才無休止地討論嗎?對一個像JL那樣的既得利益者來說,我的不安分對我來說是個巨大的負擔,因為我沒有運氣也沒有環境最重要是缺乏改變情況的大能力。 於是我想哪些有時劇烈有時溫和的討論跟閒話家常有甚麼分別? 所以我想這一切一切頂多在特定的地點掀起小氣候,也在同一個位置消散,啤酒泡沫一般,香煙一般,有特定的詩意但始終比一碗好吃的雲吞面虛無啊。 一首歌一部電影一本書帶來的私密的感動比討論他的地位來的重要,這種私密的感受有時可以用語言分享,但更好的情況是提起一首歌時的心照不宣,生活也是一樣的,我們談論的技巧再熟練,再翻雲覆雨也是茶杯裡的風波啊。有些事情,持續地討論下去就會糊掉了,黏答答的糾纏不清,這個時候沒有甚麼比換一杯新的凍啤酒碰杯更好了,反正我們最終大部分都會是說完就算的平凡人啊。......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8) | 引用 (0)

2006-12- 7, 10:37 AM

NAY3188

“我想這一次是你最後一趟的遠行了。”我在給我的車子灌著電視購物頻道不斷吹牛說世界最好的引擎油時這樣想,“你千萬不要半路就壞掉啊。”一路上雲淡風清的,車子出奇地變的安靜許多,也許那小小罐的太空科技機油真的有那麼一點效用。 而安靜下來的卻僅僅是引擎而已,某些記憶卻是騷動不已的,因為把車子給賣掉後這些記憶就再也不能借屍還魂,也許不會全忘了,但一定變得破碎,變得不再生動。 其實也沒有甚麼非想起不可的事,但還是想起了,比如誰誰誰曾坐在行李箱上抽著煙,我則蹲在路旁,蚊子好多,我好像不斷說著快回家吧,而誰誰誰卻自顧自坐在那邊不斷說他自己的故事。又或者誰誰誰在我無法騰出手來點煙的時後幫我點燃一根煙。默劇一般的記憶,越是沒有重點越是清晰。 就不過是車子而已,不過是東西舊了趁有能力就換掉而已,怎地就是一陣陣傷感?這才理解為甚麼有人換了新車就是不肯把舊車賣掉。都是為了老土的理由,“因為它陪我走過好多路。”真奇怪,卻從來沒甚麼人會把發臭磨損的舊鞋子都留著的,但卻要留著處處凹陷刮痕的車,你會想起那次的交通意外,為了新車被撞凹了發過怎樣的脾氣,而誰誰誰剛好在你身邊安撫過你。 一面開著車一面想起的都是這些事,誰和誰和誰的神情在倒后鏡中淡入淡出,他們說過甚麼呢他們現在又在那裡了?他們瘦了還是胖了?更善良些還是邪惡了?當然我開著的都是舊CD,那些年斬釘截鐵認為將會百聽不厭的經典,終究被一波又一波的浪潮淹過去,終究被自己的喜新厭舊汰換,有些事真的不到你去堅持,現在才有這麼一點體會。 快到目的地的時後遠遠看見地平線遠處的風景被雨水糊成一片,感覺上像是從晴天國開去雨天國似的,趕緊在車子開進去之前搖下車窗點了一根煙,這種時候會對那雙點煙的手特別的懷念,而這車上長年累積下來的氣味,香精香水香菸混成一團的複雜氣味,往後就再也沒有借屍還魂的機會了。......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3) | 引用 (0)

2006-12- 1, 1:24 AM

如果你想死,你有活過嗎?

仍然讓我如此沉溺。 “Its that alright with you,give my gun away while its loaded.” 我才明白不管我用甚麼方法去架構一個新的世界,潔白的牆,乾凈的床,我都將是個拾破爛的人,然而我知道這將不足以讓你明白我在說甚麼,所以到底我算是繳械了嗎?而命運在最明亮的地方向我扮鬼臉,耶耶耶,你還是維持著孤獨彆扭的德性吧,要不你就去死好了。 “yesterday you ask me to write you a pleasant song.” 我們將非常有默契的不多談甚麼,關於一首歌的故事,不甚愉快的記憶,偶有快感,可是快感都是輕淺的短命種,只能活在當下的某種非常脆弱的存在,現在想起來,是一點都想不起來的,那些談話的內容,為何當時我們都在笑呢? 你等我聽完最後一首歌,對我說,活該他被拋棄的,你說,“你們都是這種人,非得把自己的生活搞垮才肯罷休。”我說我可能不是了,但是我想問你的是,你看我在日光燈下比較蒼白呢還是在酒瓶旁比較蒼白? 你說,“is he dark enough to see your light,do you brush you teeth when you kiss,do......繼續閱讀

[[Random Song]] | 單篇網址 | 迴響 (2) |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