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cember 2006 | 回到主頁面 | February 2007 »

2007-01-31, 6:46 PM

條數點計先?

我本來以為馬青挑戰PPM(唱片播放版權公司)只會是茶杯裡的風波,結果竟然擴大成 ‘人民VS貪的無厭的版權公司’. 可是從各報章上的相關新聞讀來,其實更像 ‘馬青VS陳業夫’. 版權法令白紙黑字給于PPM基於保護智慧產權擁有人的權益,進而向使用者收費,每年分發給版權擁有人,這樣何罪之有?要是因為馬青有覺得PPM有收費不當,不透明,濫權的地方,應該以正確的管道洽商,而不是因為PPM負責人 ‘態度囂張’然後大張旗幟搞 ‘公開播放新年歌’挑戰陳業夫,要知道這樣也等于同時挑戰版權法令,更糟糕的是,做了一個錯誤試範,讓原本智慧產權意識普遍薄弱的國人認為音樂這種智慧產權的型態之一是可以不付費的(講到這裡我要叉開話題一下,那個不久前無端端起價的大道公司們,態度好像也是很囂張,好像也更加廣泛且明顯地影響了 ‘公眾利益’wor,為何某组織的正義感又沒哪麼高漲的?而且也沒有那樣   ‘勢要討回公道’的氣勢的?). 對於一般人對知識產權意識薄弱,搞不清楚狀況也就算了,馬青身為 ‘擁有本身法律團隊’的一個組職竟然提出 ‘我們購買正版光碟時已繳付版權費,為何還要繳費給PPM?’之類的問題,我真是額頭三條直線.要知道,買一張CD公開播放跟私人在家播放是有差別的,況且幾乎每一張正版CD裡都印有那一行字, ‘unauthorized copying,hiring,lending,public performances and broacasting of this sound recording are prohibited’ 顯然是字印的太小吧,下次唱片公司也許可考慮效法新加坡把警告字樣大大個貼在香菸盒上的做法,不怕看不到.該正義感十足的組織也表示 ‘若要徵收歌曲版權費,應由創作人來收而不是陳業夫.’我真的無言了,試想想,如果我自己發唱片,裡面的錄音版權詞曲版權都是我的,然後再假設這唱片普通的流行啦,ok ok紅啦那樣,一天我在咖啡店喝茶聽到她們播我的歌,我跑去找店長說, ‘朋友,播歌不給錢 wor,條數點算先.’好吧,我態度囂張,所以店長不管我是應該的,其實,就算我堆滿笑容好聲好氣問,你覺得店長會給應得的公播費我嗎?唱片業者,音樂人,歌手,詞曲創作人在這種事上都需要一個有力的組織來更廣泛有效地執行保護版權的動作,這是很容易想像的,版權擁有人授權給公播協會收費等同代表了她們親身收費,沒有所謂該不該的問題. 從報導上看來,馬青發言人由一開始在言論上有許多明顯功課做不足的地方,隨著事情的發展,那些開始看來不知所云的論點後來開始有補回去的跡象,果然是在後來有 ‘法律團隊’諮詢了.但是不管怎樣,以身試法是錯誤示範,一旦這種行為被合理化,音樂智慧產權的末日就不遠了,到時我們作為可憐的唱片業一份子的,要找人出頭時是不是也找馬青? ps:這邊放幾個連接,想要了解多一點的話,就請按一下,彪民兄寫的,新聞資料比較全,也比較理性。 http://www.biaomin.lifelogger.com/321445 http://www.biaomin.lifelogger.com/323031 http://www.biaomin.lifelogger.com/324663......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4) | 引用 (0)

2007-01-30, 12:42 AM

寫不出歌詞時順手寫一下

跟比自己聰明的人聊天常會有一種“啊,對了,就是這個說法,為甚麼我說不出來”的感覺。所以當W說,觀察一個人的現況,大概就懂得過去他的時間都花在哪裡了(大意如此)。然後她再加上一句“Time shape us”來加強語氣。嗯嗯。 W問我是否不是太快樂,我沒想太多就告訴他,其實我是覺得無聊,算是以偏蓋全的說法,我覺的無聊也不是因為我無事可做,僅僅只是覺的才華不足方法不夠,機會來了也只能抓住尾巴而已,說起來機會像是種有重量,速度快而且靈活的東西。 然後很快我們又扯到另外一件事上,感嘆老是不能成為玩物喪志的專家,因為總是有很多高手讓我們不容易累積起來的成就感變得稀鬆平常,我想起我以前曾立志成為飛標小英雄,也曾想要以一枚銅板打雷電打到破關,再後來一點就想變成組裝電腦的高手,或在CS裡成為傳奇人物,甚至想釀製紅酒。W問我,那這些事情現在又怎麼了?沒有怎麼了,全部都在入門階段就放棄了,也不是意志不堅,真相是,這些事都建立在朋友們一時的起鬨,大家瞎搞了一陣就沒搞頭了,而我又總是比較慢上手的一個,同一時間開始的朋友們大概到進階程度就都會被更新鮮的玩意吸引過去,而我往往還在加油,我只能抓住想乘的風的尾巴,這一切都不能讓我成為專家。 可是,又有甚麼關係呢,親愛的W? 我們也許會常常對某些廉價矯情的句子感到不耐煩,比如說,活出自己,找尋適合自己的腳步,選一雙舒適的鞋而不是漂亮的鞋等等等等,但有時就是會在腦子裡閃過這些句子,沒錯,它們極有可能是比我聰明的人想出來唬弄我們好讓他們可以放心地追求漂亮鞋子的東西,不過, self comforting 嘛,偶而用用混過去也不會怎樣。 W比我聰明,她會比我快想到方法,我就暫時繼續用蠻力去做我要做的事,有一天她想到了,就應該會做些甚麼來唬弄我,比如說,出第二本書之纇的,就像當時我發現她的書,馬上告訴隨行的朋友,這個人很好料的唷那樣,然後高高興興讀著我自己想不出來的事,當然我明白各有前因,顯然她也經過一番折騰才想到的,我撿了個便宜,讀完後到處去車大砲,好讓別人透過佩服我來佩服她。 親愛的W,也許妳最需要的不是一隻貓,而是寫第二本書,而且妳有否做夢跟記不記得妳的夢根本就不是甚麼關鍵的事啦。......繼續閱讀

[上升或沉澱] | 單篇網址 | 迴響 (5) | 引用 (0)

2007-01-28, 10:57 AM

我需要一種靜謐

醒來是是個陰涼靜謐的星期天早晨,半個小時後被太陽的光、割草工人在門外有氣無力的叫喚、手機鈴聲、暫時不想開始的話題所打斷。 有的東西一打斷就接不回去了,索性出去打個轉算了。......繼續閱讀

[長話短說]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 引用 (0)

2007-01-24, 1:50 AM

The Fool

其實我應該是塔羅裡的愚人,不負責任的樂觀旅者,後來我經過一面鏡子,我知道我不是了。有些夜晚我睡得比石頭沉穩,夢卻是上昇的,大概是因為我有錢買了羽毛枕,只有睡眠本身是重的。貓常在夜裡翻過來跳上床頭,鑽進窗台等日出,才發現貓的表情沒有人那麼復雜,不太會洩漏甚麼,所以我看不出牠喜不喜歡日出。但貓應該蠻喜歡我,因為我提供食物與廁所。某人昨天問我,恨不恨?我說恨是需要力氣的啊。他說,可是你是恨先生喔,我差點忘了。 原來如果沒有被提醒,很多事我都已經不會自動想起,日子有功,我只想當下的事,我該睡了。......繼續閱讀

[上升或沉澱] | 單篇網址 | 迴響 (3) | 引用 (0)

2007-01-22, 12:48 AM

武功高強王小虎(隨便取個標題)

昨晚在聚會上看見黃玉郎,畫龍虎門那個(因為有一個寫歌詞的好像也叫黃玉郎)。當某人介紹他給我一個不看漫畫的友人時說,“這是畫漫畫的黃玉郎。”我的朋友向黃玉郎旁邊一個年輕人伸出手說你好,大家都覺的頭頂上有烏鴉飛過。證明友人確實不看港漫,認不出黃玉郎的招牌胡子。 如果有所謂偶像這件事,黃玉郎應該是我最早期的偶像,正確一點說,應該是阿王小虎石黑龍他們幾個。想起來昨晚應該奮不顧身的問他,“黃生,你可以教我電光毒龍鑽嗎?” 後來我睡覺時就夢見黃玉郎變成我老板。......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9) | 引用 (0)

2007-01-15, 12:46 AM

這些人或那些人,這個我或那個我

“他們說你已經離開這城市 也不再屬於那城市 他們說你已經離開這些人 就不再屬於那些人 終於我們都尋找到自己 終於我們都尋找到自己 啦啦啦” 昇哥的新歌。我想起有一年我跟友人聊起一個漸行漸遠的朋友,我說他變了,友人說,你應該說,他是找到了他自己,又或者,這本來就是他自己。 我常常會想起這個友人,或那個朋友,我們都沒有道別,卻都不再見面了,但是如果大家都找到自己,那還真的是一件值的舉杯慶祝的事。 那個我,交了那些朋友,這個我,又交了這些朋友。 是個有福氣的人了,......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3) | 引用 (0)

2007-01-12, 11:33 PM

我不是賣廣告

自從幾天前夾不死先生正式宣佈iphone推出市場後,我的msn上朋友的暱稱大量出現如“今年一定不換手機忍到明年”,“為甚麼可以這麼帥?”,“如果先從美國帶回來不知是不是可以用?”等等等等句子。 是的我是其中之一,即便我一向覺得手機可打電話傳簡訊即可,不用到爛都不換,但是這枚iphone,實在讓我無法不敗家,幸好這筆錢還可以延至08年才花(08年亞洲才正式引進)。 我正式從pc user轉成mac user不過幾年的事,親身印證了once you've had Mac,you will never go back這句話。老老實實說,水果機迷人的地方並不是她有多快速,當年轉用時也發現她並不一定會比同級pc快多少,但是,當許多tech magazine或IT網頁都紛紛用看不明白的圖表與數據在pc與蘋果間作比較時,我順利並無痛地變成水果機愛用者,不管PC當時可以快多少,又或者mac是否在某一測試裡差過對手。蘋果好在她的穩定性與人性化又富有極簡美感的介面,當時OSX這系統給作為普通user的我的感覺是,真的拋離對手的叉P好遠,我幾乎不再無故當機,即使當機那幾次,我也得說是當得不會讓人束手無策,這幾年間也幾乎忘了病毒是甚麼回事。 當然我還得在工作場合使用PC,畢竟微軟真的無孔不入並在大部分領域根深蒂固,我越是在有AB test的情況下工作,越是覺的Mac好用,就算我現在使用的是入門級並稍為過時的機種。但我的G4 還在幫我編demo,我的ibook還在幫我處理大部份需用到電腦的事,甚至我的第二代Ipod電池續航力大不如前她仍然在家裡取代了CD。 我很想要mac book pro,不過我會等到隨機附送leopard才買,我也很想要新的ipod但家裡這台還沒死,我也想要mac mini也想要mac pro不過太多電腦也用不著。想要歸想要,真的會打算買的只有mac book pro與iphone,畢竟我不是印鈔票的。 說回iphone,真是唯一一次我對手機那麼地垂涎,osx平台,內建ipod,超強touch screen,還有各種操作上的小細節,一如往常,我想要的功能,蘋果想到了,我不知道我的手機到底哪裡不夠方便,蘋果也幫我想到並解決了,現在,只要等到08年。 夾不死先生,容我向你致敬。......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4) | 引用 (0)

2007-01- 6, 11:30 AM

活著還是比較有把握

朋友興沖沖地開車到機場,懷著多月來準備去曼谷跟某人賀壽兼血拼的心情,在Check in櫃臺前被告知護照過了使用期限,機票也因種種原因難以轉換,朋友的悲憤交集欲哭無淚我是可以想像的。於是我又想起一句大概是法國佬先開始說的蠢話,“這就是人生啊。”那到底人生是甚麼呢?也許就是當我詞匯不夠用,或懶得深入思考某些狀態,或事情的原因過於簡單愚蠢,或者只是想在某個無休止的生活話題中說一句話來中止它,這一句話就好用了,跟本就是麻將裡的“飛”,百搭的。 某詩人說“人生其實是不值得活的。”我基本上同意,但是我更怕死,所以就算人生幸福或悲傷,富有或貧窮對我來說都有異曲同功的無聊頂透,就算我認為一切存在的意義其實十分脆弱,但因為我無法想像死亡,如此一來活著還是比較有把握一些,然後大量使用“這就是人生啊。”來混過去。 這就是人生,這就是人生。 說完低頭喝著幸福的湯或是面對還不完的帳單。 一樣的。......繼續閱讀

[上升或沉澱] | 單篇網址 | 迴響 (9) | 引用 (0)

2007-01- 1, 10:56 AM

地球人的2007

我的2006像是12圈小平糊最後來個自摸小四喜做finale,我沒有任何可埋怨或深感遺憾的地方。 對於工作展望,音樂界醞釀著許多只有大企業可以掌控的氣候,是喜是憂仍然有待下回分解,對於大事我順應天命就好。至於其他可以用力的地方,當然就全力以赴,不求有功,只求無憾。 2007年更想做的是多讀幾本書多看幾部電影多聽幾張CD,為了有這個目標我得更懂得安排時間,想想這新的一年將會比去年更忙碌,偶而口中會講兩句,實則心頭甚喜,我是幸運的,因為我做著我喜歡的事,這些年幾經跌蕩,能夠重回軌道,已十分感恩,不敢隨便抱怨,這些年的經驗讓我更加堅信,抱怨的負能量永遠不會使事情好轉。 然而2007年我更意識到世界正被推往一個絕境,天災頻傳,如果你有看過這部記錄片,An Inconvenient Truth,也許你會驚覺末日原來並非想像中那麼遠,我們是有機會看到的,當然,這種“機會”並不是用某電台DJ在報導南馬水災時那種口吻說的,“我們可以往樂觀方面想,我們有幸見證難得一見的大水災...”,因無錄下證據,就此打住。說回來,個人的力量怎樣可以制止災難發生呢?請往Google搜尋,找最適合你的方法,總有一件事是你的能力辦到的。 環境問題以外還有能源危機本身以及其衍生的各纇問題,我們生在一個最繁盛但同時也是個讓人不安的時代,如果以塔羅牌來說的話,現在就是一張塔,我相信一切的說法都不是危言聳聽的,但我仍然是如此方便地生活著,而且大可關上門窗過著幸福的日子,繼續追求理想,並想辦法到達高峰,繼續不停消費,哪裡太熱就裝冷氣,哪裡水災就不去哪裡,哪裡不穩定就想辦法移民,我已經習慣這樣思考了,但我想至少改變一些些,一些些又一些些。 或許2007年最大的自我期許,是成為一個比以前盡責的地球人。......繼續閱讀

[柴米油鹽] | 單篇網址 | 迴響 (4) |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