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ruary 2007 | 回到主頁面 | April 2007 »

2007-03-29, 1:52 AM

幫個忙

過去幾年都有在報章寫些東西,但我從來沒存檔給自己,今天突然很想讀差不多兩年前(還是一年前?)在星洲日報寫過的東西,我試過google也試過yahoo,一篇也找不到了,如果,萬一這裡有誰知道這些文章的下落,麻煩你寄給小弟,感激不盡,沒甚麼,純粹是想整理一下而已。......繼續閱讀

[長話短說] | 單篇網址 | 迴響 (3) | 引用 (0)

2007-03-24, 12:48 PM

馬腳

我們都是如此走過來的,懷抱著越來越多不可告人的秘密,趁一切崩壞之前,找一個夠大的裂縫逃走,跟過去絕交,跟狗絕交,跟商店絕交,跟 asam laksa絕交,跟親密的玩伴與假想的敵人絕交。應該是所有的人都是這樣走過來的。我住在一座沒人懂得我過去的樓層裡,不一定想從新來過,頂多想著如何能夠偷懶又能避免闖禍,如何在繼續喜歡喝泡麵的湯同時避免掉頭髮,還是不想完全戒掉香煙,雖然希望身體健康。所以我們一般上並不會真的想戒掉甚麼,僅僅通過不停的自我增值去蓋過那些馬腳,說起來馬腳有甚麼不好,逃起來可快呢不是嗎?......繼續閱讀

[上升或沉澱]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 引用 (0)

2007-03-23, 8:58 PM

總算寫到孫小姐了

吵鬧的風笛 笑容的敵意 原本只有兩行字。 像一個人撐著黑色的長傘,無意識地撥開障礙物,走向銅黃色的地平線。 孫小姐如是說。......繼續閱讀

[[Random Song]] | 單篇網址 | 迴響 (5) | 引用 (0)

2007-03-17, 1:36 PM

異物

我始終無法明白,一個人的價值為何總要另外一個人的認同才能存在?一個人的幸福為何非得建立在另外一個人的身上?為何愛到後來總免不了計算一番?我想起朋友說,幾乎所有形態的愛都一樣,希望對方在自己期盼的範圍裡討好地存在,我們為了對方卻也忘了對方其實是個獨立的個體,也屬於很多不同的群體,只是我們幾乎都忘了。 愛一開始時其實是以一個突然擾亂原來生活的異物形態出現的,而力量之大可以成就一個人也足以毀了一個人。 後來原本的生活內容,為何會成了愛情裡的異物?......繼續閱讀

[上升或沉澱] | 單篇網址 | 迴響 (8) | 引用 (0)

2007-03- 5, 12:38 AM

不如拍照留念

馬滾全盛時期的鐵娘子們。 說實在的心裡1萬個佩服,如果不是夢想的力量那麼巨大,誰要那麼吃力不討好?......繼續閱讀

[朋友群像] | 單篇網址 | 迴響 (2) | 引用 (0)

2007-03- 4, 11:51 PM

我蠢動的好勇鬥狠

我喜歡馬田史柯西斯的電影,但不是得獎的這部。 我喜歡的是馬田史柯西斯電影裡的好勇鬥狠快意恩仇,所以當他終於摘下小金人我鬆了一口氣,他應該不再需要跟奧斯卡糾纏不休了。我又掏出狂牛來看,單是片頭披斗篷的拳手在擂台上跳躍揮拳的慢鏡,就讓我莫名感動。我喜歡他戲裡那種老派的混球,一點也不陰險,有點愚笨,不分青紅皂白,魯莽,受不得挑釁,常常得意忘形。我喜歡他詮釋暴力與原始的男性。我喜歡羅勃迪尼路在心不甘情不願打假拳故意輸掉一場比賽後在休息室裡痛哭的調調。我喜歡的電影裡,男人都是大一點的野孩子,沒甚麼腦袋,只想好好幹上一架。因為現實中我怕痛,而且想太多,更是壓抑著我常常蠢動的男性原始的好勇鬥狠,而那些憤怒,其實非常脆弱,我知道。......繼續閱讀

[上升或沉澱] | 單篇網址 | 迴響 (1) |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