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ch 2007 | 回到主頁面

2007-04-29, 10:48 PM

生鏽

雨不是故意的。 當然ipod隨機播放也不是。 湯姆叔叔也不是。 今天是第二首了,之間隔了4個小時,剛好是下雨,先是“Day after tomorrow",現在是“Alice"。 淋濕的野貓在落地玻璃窗外望進來,我到廚房拿了貓糧,輕輕打開窗,輕輕放下食物,退開到貓覺的安全的範圍坐下來抽煙,貓試探地走近食物,又看看我,然後才慢慢低下頭吃,間中還是保持很高的警覺,那怕我伸出一根手指,也會驚動牠,我只好靜靜抽煙。 然後所有的事都像生鏽了那樣。......繼續閱讀

[上升或沉澱]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 引用 (0)

2007-04-28, 12:30 AM

健康的電視遊戲人生

終於相信有些錢是會在神使鬼推之下花掉的,上個月台北的兩個同事同時入手兩台Wii,擺在公司的那幾天,大家呈瘋狂狀態,應該也只有Wii有這樣的魔力。Wii沒有甚麼高性能,沒有嚇死人的高逼真畫面,不支援HD,沒有Blue Ray,沒有甚麼可大書特書的數據。 僅僅就只有好玩兩個字。 我忘了是哪本教人培養創意的書裡寫過,創意的發展不該是直線進行的,應該是打破慣例的,所以PS3或XBOX 都很利害,運算機能影音多媒體功能全盤昇級。Wii只在玩遊戲的方法上下了一點功夫,就讓一眾人看著陽春的畫面大喊大叫大汗淋漓,原來大家想要的是參與感。 然後我就敗了回來。 不到一個晚上,我跟M一個拉傷腳一個撞到手指黑青還嚇到貓。 我知道我將要告別孤獨的遊戲生涯,邁向健康的遊戲人生,雖然無端端又花了一筆錢,應該可以來一場朋友聚會了,來吧,讓 Wii來拉近距離,一起當個拉傷腳的有為青年吧。XD......繼續閱讀

[雜貨店] | 單篇網址 | 迴響 (13) | 引用 (0)

2007-04-25, 1:14 AM

不如人

如果你一定會輸,你比較能夠接受自己技不如人還是勢不如人?......繼續閱讀

[長話短說] | 單篇網址 | 迴響 (5) | 引用 (0)

2007-04-23, 2:54 AM

殘念

我的老戰友傳一個簡訊來,“歌真的唱得好的人,是對音樂有領會,有內涵,有層次的人。。。。(下刪50字)” 我完全同意,只是,這樣的結果,我只能說,多少解釋了賣像在這個時代這個地方,幾乎是dominating地,一面倒地,大獲全勝。 沒甚麼的,最感頭痛的人,還輪不到我,惡夢才不過剛開始。......繼續閱讀

[長話短說] | 單篇網址 | 迴響 (6) | 引用 (0)

2007-04-18, 12:53 AM

沒有百萬富翁的人生這種事

人生好像是這樣的。 你一定知道百萬富翁這玩意,世界縮略成一塊板子,一開始所有人都擁有同等的人生成本,所有人必需尊守同樣的規則,沒有人可以取巧,也沒有所謂先天環境的影響。投擲骰子的剎那,沒有人知道你會拿到多少點數,你計算著還差幾步才能到達那片你想要的那個位置,你握緊的拳頭裡面的骰子互相碰撞發出的聲音,那是你聽不出來的,宿命的耳語,你鬆開拳頭,大部份時候總是差了那幾點,沒關係的,你想,很快就又輪到你了,但你不知道有沒有人會先霸佔了那個你想要的位置。偶而你會拿到一張命運或機會的紙牌,翻開的那一剎那你總是期望著好事會發生。 人生好像也真的是這樣的。 你覺的隨機的命運與機會每天都發生在你身上,你的朋友同時也是你的競爭者,每一天你都投擲著想像的骰子,腦子裡發出碰撞的聲音決定你今天會去那裡,會有怎樣的情緒,會吃什麼,到樓梯口抽煙時會遇見誰。諸如此纇。 “每個朋友同時都是競爭者。”你反覆玩味這句話。 但呆子都知道人生不是這樣。 因為先天本錢就不一樣,出發地點時間都不一樣,雖然這世界還是有一些法則需要尊守,但是可以取巧,有各種藏在暗處的術語、暗門、密道、捷徑、符碼,你可以學,但是你覺的你就是那隻在硬板上的錫兵,站的直挺的,而且你有一顆柔軟的心。所以你總是在旁看著別人高興地投入地玩搶奪地盤的游戲,你有時會不屑,有時會羨慕,有時會妒忌不平衡。那你大可去爭奪啊,你知道好的位置是有一定的配額的,但你相信只要尊守規則不停投骰子總有一天輪到你,“摻與的朋友都是競爭者。”你隱約感到擔心,感到被威脅,卻又覺的自己是孤傲的錫兵,你要直挺挺地去打仗,去轟轟烈烈地死。 “朋友是很重要的”你想,但或許這一次你不要扮演孤傲的錫兵,你可以裝上輪子大砲機鎗,滑行總要比步行快些,就算你不諳曉門道。 又或許你覺得,像你那樣的人,只好翻著命運與機會的紙牌,有一天總會給你抽中一張好牌,但你手中的骰子暗啞的聲音聽起來怎麼都像是命運的嘲笑。 (星洲日報/副刊.文:管啟源.2005/07/25)......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 引用 (0)

2007-04- 7, 1:45 PM

某些渙散的周日

我想你會跟我一樣是無法忘記那家煙霧瀰漫的小酒館的。 在許多的週一週二這種渙散的夜晚,城裡的店都無精打采地等著打烊時間到來,而那家酒館,在這種渙散的夜晚,架著厚重眼鏡卻難掩眼神犀利的老闆娘一定還在吧台忙著換黑膠唱片。那時我們都喜歡避開週末,而週三太商業,週四不上不下,週日是無聊的,所以我們都在週一週二晚出門,一場電影過後整個城市呈現一種鬆弛的疲倦的狀態,我們打開車窗抽煙,你總會問,還有那裡可去,我只有一個答案,然後你會擺出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樣。 我們去那裡抽煙,偶而老闆娘心情好會過來聊兩句,或許還會接受點播,有一次她從吧台那裡翻出鍾妮米朽的藍,放了那〈Case Of You〉,“如果你要找我的話我就在酒館裡。”鍾妮米巧彷彿用一層又一層的綿包裹住的聲音唱著,你笑我僅僅為了一首歌就如此雀躍,有點不解,你到今天不知道會不會有點瞭解了?所以到了後來的後來,你才把我的來電鈴聲換成〈Fields of gold?〉“當西風吹過的時候,你會想起我。”如此溫柔又霸道,為甚麼你一定會想起我?我這輩子都不會再妄想變成史汀了,你可知道我一個人去看演唱會時不斷地流眼淚? 有好些來不及告知的事,隨著時間過去,就變得比送酒的花生或起司還要瑣碎,難怪人們老是說茶餘飯後茶餘飯後,再重要的事,有一天只會淪落到適合配飯送酒。像我們的事,裡頭並沒有甚麼大起大落,幾經轉折倒是有的,如果有一天我們聊開了又會看到不同的風景也說不定。 現在我偶然會轉進那條隱密的巷子,但是酒館早就不在了,聽說換了個地點,但已經沒有甚麼sentimental reason(這句子到底該怎麼譯成中文才夠傳神呢?)讓我非去不可。爵士樂?算了,我並不懂,雖然我有時會因為算的出某些複雜的節奏而沾沾自喜,騙騙你騙騙自己剛剛好夠,除此之外恐怕沒有更多可以賣弄了。 你會像我那樣緬懷那家小酒館,在某些渙散的週日,當所有的夜店都打烊了,你會緬懷我,像我會緬懷你一樣,一些不得不的逝去,一些不敢發的誓,一些比香煙還要輕而短促的消失。 (星洲日報/副刊‧文:管啟源.2005/09/19)......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4) | 引用 (0)

謝謝

謝謝親愛的大家花時間把我的舊文章找回來,已經齊了,感激不盡。......繼續閱讀

[長話短說] | 單篇網址 | 迴響 (3) |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