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Blog入口)

大台北記事 彙整

July 2, 2012

腳底按摩

腳底按摩的原理是很奇妙的,身體內幾乎所有的器官都對應腳底某個穴道,積壓在體內不見天日的傷痛疲累,老師傅仿佛漫不經心的一捏一戳,就痛得眼淚直流,老師傅頭也不抬便知道我再強忍,他說,不要咬緊牙關,痛的話要吐氣,一下就過了。於是我讓那個刺痛感從腳底沿著連接身體某處的經脈如滑梯那樣緩慢笨重地滑過,逃避感受痛楚不如認識痛楚,慢慢地你熟悉了痛是這樣子通過的,放鬆一點再放鬆一點,那些載著鉛球的手推車就通過了你秘密的狹小的甬道。

然後你會睡得很好。

而後來幾次,遇到不把你的痛當一回事的按摩技師,不管怎樣都抓不到那個痛處,落得不痛不癢,聊勝於無,那疲憊感被引出來了,卻停留在身體表面沒有消散。

如果我還沒準備好把你的痛當一回事,我最好最好誠實地拒絕你,同樣的,我也希望你那樣對我。

July 3, 2012

鴿子

我一直猶豫著,如果真的決定在台北旅居工作,我是要租朋友空置許久的十幾坪頂樓加蓋,還是就找一個齊全的個人套房算了?

頂樓加蓋對我來說最大的好處是維持某種孤獨與自由,代價是夏天多數太熱冬天也許太冷下雨可能太吵,可是為了那一整片的天空啊為了某種MV感也為了某種呼吸的空間,負擔的來的台北房子通常狹小,不然就是太遠太殘舊。

朋友問,你是鴿子嗎?

我打算買一雙慢跑鞋,打算跟朋友要一台運動腳踏車,事實上抵台後幾天後,每天都強制自己運動,他們說,堅持21天就會變成習慣,現在是第四天。

我要當鴿子嗎?

July 4, 2012

幸好不是在香港

Susan Miller又來預測了不知是好是壞的一個月,一邊提醒你千萬不要簽署合約或做重大的決定,一邊安撫你說“這不是正好嗎?你可以放輕鬆休息。”這就是占星天后的藝術了,總有方法讓你覺得一切還不至於太壞,你要不到這些,還可以追求另外一些。

於是下班後偷了一個小時去做經絡推拿,果然師傅一下就找到右腰間深處的氣結,過程中那種介於酥麻與疼痛的感覺不太好受,壓,鬆,壓,鬆,到了一個忍受不住的點就會不由自主發出呻吟,師傅說這樣比較好,不用強忍什麼。

然後去點了一籠小籠包當晚餐,小蟑螂在桌子上爬來爬去。

行事曆下一個點是10點晚上,覺得這周以來花在計程車上的車費實在驚人,於是想辦法搭公車,等了20分鐘,公車還沒出現,遲到了遲到了,還是招了計程車,170台幣,回家沒有選擇外,於是330台幣,加上今早公車拋錨,又搭了180台幣,680台幣,大約20公里不到,今日三餐則吃了大約270台幣而已,心理不知道哪裡不太平衡。

今日總開銷是2500台幣,後天大概也差不多,有點不對勁,卻又說不上來,“你又不是印銀紙”,想起外婆以前常常掛在嘴邊的話。

明天晚歸,後天晚歸,大後天也是晚歸,必須晚歸,必須花錢,讓我花得快樂一點。

晚上10點過後的淡水線

同一條路,步行是一種風景,搭公車是一種風景,搭捷運與計程車又是另外兩種風景,步行時最接近地面,看到的都是熱鬧繁華,當捷運上了高架,整個城市的疲態一覽無遺。想起旅居北京的台灣朋友,有一次在北京跟計程車師傅閒聊,對方說:“聽我那些去台北旅遊的朋友說,台北很舊。”朋友不太服氣,同時又覺得,片面去看,台北的市容格局比起奧運後的北京,仿佛又真的是蓬頭垢面的。

而晚上10點多捷運淡水線的車廂中,看著一閃而過的老公寓,我突然分不清疲倦的是台北還是我。

July 8, 2012

無敵的少年與被砸傷的中年。

在台北暫住老闆空置的房子,兩個星期後,他19歲的兒子從國外回台,準備要服兵役,第一晚像是嘗試適應新環境的動物那樣,開著電視在客廳的沙發上昏睡,隔天他的混血同學也跟著來台,說是要在台灣生活一段日子,暫住閣樓。這兩個少年一接觸,仿佛是小行星大爆炸那樣,開始在城市裡試驗摸索,準備創造各種可能,這個舊世界如藏寶圖那樣在他們眼前鋪開,一切又都是新的,他們父母讓他們身無分文,並打算就這樣旁觀,看他們獨立成長。我看,只要有朋友,他們的生命力應該會比蟑螂還要強韌,而且像是完全不被現實的地心引力影響,他們覺得可以用飛的,橫衝直撞,魯莽,精力用不完,似乎不會怎樣失眠,只有一種非常年輕的鬱悶,因為身無分文,他們只能一直彈著吉他與騎腳踏車,但也不急著要做什麼,

如果一切都還能是新的。

中午開衣櫃想找兩個衣架,冷不防滑門鬆脫,不偏不倚砸在右腳的大拇指上,痛是一回事,非常沮喪,出來客廳找藥酒急救,電視上剛好播著電影Cast Away,Tom Hanks流落荒島鑽木取火弄傷手的那一幕,他跳起來大罵,在孤島上連自己的迴音都沒有,這時我想到一種矯情的說法,所謂被寂寞砸傷大概是這樣的事,寂寞這回事,大部分時候都是虛無縹緲的,鬼魂一樣的存在,但某些時候會變成實體,比如,一道衣櫃的拉門砸下來。

於是整個星期天的下午,沮喪地躺在沙發上看著本週不知重播了第幾次的變形金剛,喝了200cc的水,悶熱的台北夏天在門外,熱褲迷你花裙子都在外面,啤酒在冰箱,我受了傷,那個比較長的痛與腫脹在晚上的時候才慢慢發生,心裡想著的,啊,這次沒有辦法像年輕時那麼容易復原了,我要去看醫生。

關於 大台北記事

此頁麵包含了發表於 Private Washroom 的 大台北記事 所有文章的彙整,它們從老到新列出。

前一個分類 原來如詞

後一個分類 專欄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頁和 彙整 頁看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此 Blog 中的文章遵循以下授權 Creative Commons(創作共用)授權.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