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Blog入口)

朋友群像 彙整

June 30, 2009

Stay Who You Are, Stay Like A Star

我的朋友小碩,一個女生,在台灣發片了,你可能不認識他,不要緊,全世界都是尚未認識的朋友。我不會告訴你到底獨立製作獨立發行有多困難,沒有資金啓動媒體宣傳機器之下推銷音樂又有多艱辛,因為這些可能都不是你所關心的。

你關心的是,你想被關心,那你可以聽小碩的歌。

如果你有時間,請看完小碩寫給大家的信,信末有連結可以訂購這張專輯,也附上MV讓大家聽聽小碩唱的歌。

如果你喜歡小碩,請跟其他人分享,然後實際支持她。

你好! 我是蕭賀碩

我是個熱愛音樂的創作人 曾經在華納唱片製作部待過六年多的時間
當時華納被稱為天后宫 而我這個小住持也很榮幸地曾經跟燕姿 張惠妹 鄭秀文 蔡健雅共事過
一路從製作助理 執行製作 製作企劃 到製作統籌 一步步走來

當初與TVBS"我們結婚吧"劇組開會的時候我還在華納上班
他們很喜歡"莎朗嘿優"這首歌 也想用這首歌跟某華納歌手合作
後來合作沒有談成 但他們認為這首歌很適合劇的感覺 便問了可否與demo裡的這個聲音合作
當時燙著爆炸頭一副"工作人員樣"的我 就說: 好阿!!
劇組人員嚇了一大跳!! 他們沒想到眼前這個一點都不浪漫的"小男生" 會寫出這麼浪漫的旋律
無心插柳 只想著幫忙完成任務 用音樂的力量讓劇更感人
看過劇本 將詞填上
進了錄音室錄音 一遍遍唱著“莎朗嘿優 愛的理由 不會有錯“
然後劇上演了 大家開始討論這聲音是誰
而我很開心的當著"藏鏡人" 很好玩!! 但也感動於原來有人喜歡我的歌聲
我沒有趁著話題性正高發單曲 而是沈澱了半年 交出一張完整的專輯"碩一碩的流浪地圖"

有幾首寫給天后們的歌自己重新詮釋
幾首藏在抽屜裡自己很喜歡的創作跟大家分享
獨立製作 自己出資 老闆兼工友 版稅收入勉強打平成本 不過學到很多經驗

然後 去年很幸運的 得到第19屆金曲新人獎的肯定
同年 發行了單曲"三十...飛" 試著找回自己的眉角
期待自己原來與未來的形狀

今年 我與我的團"冷笑話樂團"想帶給大家百分之百的蕭賀碩
日初昇 日漸落 新鮮 沈澱 年輕 成熟
看似矛盾 卻和平共存在我的個性及音樂裡

這張 沒有大家已經耳熟能詳的歌曲
只有熱情誠懇的全新創作 全live recording的製作過程
特地到全世界最棒位於紐約的Sterling sound Studio做母帶後期處理
想讓大家在家裡也能享受live氛圍 聲音處理像是所有樂手就在你身旁演奏般(非mp3能夠取代喔)
獨立製作 把音樂與包裝做最直覺最有中心思想的統合
雖然沒有龐大的宣傳預算 錢都花在好的樂手與錄音
雖然倔強著不想用知名度換來不自由因而曝光率極低
仍然堅持著信念
誠摯邀請你試聽看看 如果你很喜歡並支持回歸音樂本質 拒絕炒作喧鬧
請告訴你的朋友 蕭賀碩的音樂 是陪伴 是出口
敬請支持正版 那會是我下一張專輯的製作費 不會是手中的名牌包

Stay who you are, stay like a star.
Try to catch the sun, not afraid to run...

謝謝你願意花時間認識我 希望我的音樂能帶給你能量

by 碩一碩
支持正版
************************************************************

謝謝大家!!!感恩!!!
小碩

August 25, 2009

祝福

親愛的朋友。

真的很辛苦,但請你務必撐一下。

天要長眼睛,拜託了。

September 3, 2009

我的朋友唐山仔

我的朋友好像很多,又好像接近零,或者是“很多”跟“零”之間的一個隨機數,他們裡面很多都是笨蛋,酒鬼,混球,跟我一樣。但他們之中有許多都是好人,酒鬼裡面有好人,混球裡面也有好人,酒鬼喝酒頂多喝爆自己的肝,混球就是頂多不務正業借錢不還,不會害到人。

他們真的是好人。

今天我要來說幾件好人好事。

想起來已經是一兩年前的事,那個時候我走了狗運住在品質相當高的住宅區,走了狗運的我怎麼可能不炫耀呢?所以老是呼朋喚友來我家玩,打Wii喝酒吹水。這一天,我的這個朋友唐山仔打Wii打到手痠,出去門口抽煙,一抽大概半句鐘,我們在屋子裡打Wii打翻了所以完全忘記了這個人來過。

當他從外頭回來時,眼尖的另一個朋友流氓仔看到他眼泛淚光,問他甚麼事,又被女生嫌棄嗎?熟不知他斜視着我,口中唸着“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我突然背部一寒,停下遊戲問他發生甚麼事。他的眼神銳利中帶有無限憐憫,望著我,說:“你這種為富不仁的人,你住在這裡不慚愧的嗎?”我一驚,繼續追問。他才說適才抽煙時一外籍保安人員經過,不知怎麼就跟他聊起來,保安人員說到他的身世,大約是被仲介騙來大馬工作,花了好大一筆錢買路,以為可以在一兩年內賺兩三倍衣錦還鄉,結果薪水大有出入不打緊,這份工作一天要做10多個小時,還不能在工作期間吃飯,說着說着就哭了起來。唐山仔見狀,就馬上把自己那包香煙給了他,希望他能振作。爾後,外籍保安人員繼續仔細描述他的慘狀,唐山仔憤慨填胸,掏出皮包僅剩的100塊給了他。之後轉身回來大罵我這個住戶為富不仁,必有報應。果然,報應來了,我快要搬到Flat樓去,換我來受保安的氣了。唐山仔真的是好人。天下外勞何其多,我祝唐山仔生意越做越大錢越賺越多,不然見一個掏一百也不是辦法。

又是唐山仔。

此人極度喜歡助人行善,這一次呢,唐山仔跟同事在公司停車場抽煙,(事情總是在抽煙是發生)忽見一開車人士老是無法把車泊好,於是眼睛一亮,自告奮勇去伸出援手。

這個故事比較短。

對方極度感激,唐山仔心裡一定是那麼想,“讓我以飄移技術泊好,以博得同事如雷掌聲”,於是油門一踩。撞壁。同事們目瞪口呆。後來,唐山仔向車主連賠不是之後當然要負責修車。花了五六百塊,這還不打緊,後來的後來唐山仔才發現車主其實用他的錢去換了更好的配件。唐山仔還是認為。錯在我,算了。

是的,你這個多管閒事的爛好人,你可以不要讓我覺得自己面目可憎嗎?

還是唐山仔。

唐山仔一日童軍一世童軍,日行一善的執念很深,但這次他差點從童子軍變成同志軍。

這個故事可能有點長,不過還是建議你看一看。

話說唐山仔去吃雲吞麵,小販中心常有人募捐,唐山仔一向來者不拒,非常好客(好客可以這樣用嗎我中文爛)。這一次來募捐的是一行動不良男,唐山仔的行善雷達非常敏銳,每當需要幫忙的人經過必會引起他的注意,於是,不良男還沒接近,唐山仔已掏出10塊錢說,“你不用賣我東西,這個錢就請你收下。”

不良男卻說:“不,先生,先把錢手下,不急,我們先握個手。”

唐山仔心想,這個人應該想感謝我,於是伸手去握,一握之下,驚覺對方握手的招式乃“金蛇纏絲手”的最絕一式“打蛇隨棍上”,手一下被對方“上下其手”了一番,好不容易掙脫。對方繼續對唐山仔說:“先生,你可不可以讓我親一下?”

唐山仔心一軟,想起不知那裡讀來的文章,說許多行動不良人士需要的不一定是物質,而是人性的關懷,又想到佛祖割肉餵鷹的故事,把心一橫想,也頂多親一下臉頰不會怎樣,這是西方禮儀啊,於是對不良男說:”來吧。“

誰知不良男要親的可不是臉頰,嘴巴一直往唐山仔的朱唇靠過去,唐山仔百般掙扎後總算擺脫了不良男之吻。

故事還沒有結束。

不良男繼續說:”現在,先生,輪到你來親我了。“

我們的朋友,唐山仔先生,秉持好人做到底,就給他親了下去。行動不良男拿了電話,問了許多私人問題,然後離去。唐山仔鬆了一口氣後突然想到。

“這裡是小販中心!!”轉身一看,外勞們都眼怔怔地望着他。

從此,唐山仔再也不願意去那裡吃雲吞麵。

唐山仔是誰呢?

唐山仔是男人的救星。

September 21, 2009

老了也要這樣

受到阿練文章的感召,我決定百忙中寫這篇,我本以為有很多人會寫,結果沒有,看來還是要由我這個最老的出來獻世。

既然大家都是低調的人。

cheers.jpg

這些人年少時大多受過酒精音樂跟煙的熏陶,結果好像都到中年了還沒有辦法擺脫,當然不敢擔保以後也會一定能這樣下去,所以如果真的喜歡香煙酒精,大家請開始運動照顧身體,以便可以繼續喝繼續抽,當然像某人突然修煉成仙不食人間煙火也是美事一樁,也要祝福。

fren%20fren.jpg

那一段是一個抓起吉他就能隨便唱的日子,比較文藝的說法是,“日子像流動的黃金”那樣,下班後就去啤酒,找不到朋友時到酒吧去就會看見熟臉孔,所有人的未來都是一個大問號,沒有人知道我們以後會懷念那樣的窮開心。後來很快就來了,有人出國去,有人當歌手,有人念書,有人結婚,有人鬧翻,有人很幸福,有人還在尋找,有人大紅大紫,有人還在等甚麼時候輪到他。每個人都踏上了每個人的路。

fei.jpg

不盡然只有好事發生在這些人身上。很多年過去了,恐怕煩惱變得更多了,長大就是把自己的容量撐大一點,好讓一切可以裝得下,我們大多沒時間見面,也大多有了各自不同的朋友,或者見面了也真的還不懂要說甚麼,不是每一個人都想面對知道自己從前長得怎樣的人的,這裡頭有太多不好說的東西,它隱約在我們之間流動,兩個或以上的人一靠近就馬上可以感覺到了,那個像磁鐵互相吸引又互相排斥的一種不知甚麼。

hui%20ee%20%26%20tian%20%26%20toni.jpg

像這樣的聚會,當然叫不完全部的人,比如說那個騎大型motor的長毛,比如說那個快結婚的天后,比如說在北京的在英國的還有在不懂那裡的那些人。我們很多人之間連大家的近況都不知道,既然聚在一起就不要嘮叨那麼多了,喝杯酒抱一抱。

sings.jpg

我無法知道每個人的感覺,但我知道很老的朋友,曲解你的意思的機率很低,就算1年不見5年不見10年不見,你曾經是怎樣的人,就算今天你不是了,那個曾經已經在你身體裡面住了下來,變成你的基本,不會走的,你要趕走他要用很長的時間,要用非常麻煩的方法。

coby%20.jpg

有時我會想,幸運是甚麼?我想幸運的就是那個可以從容的做自己的人,那是很棒的事。

william.jpg

阿練說的對啊,真的要活得夠老,老到那一天你還能那樣唱着歌,老到那一天有那幾個變得富有的人來幫你買單,老到我們總算不用把聲音壓低就可以唱到所謂的feel。

jam.jpg

祝福大家能儘量做自己喜歡的事,那些看起來很棒的事,都有代價,不會那麼容易靠努力就可以慢慢達到的,其中的掙扎傷害,希望大家都能消化。

很快又一年了。

真的。


(對了,照片當然不是我拍的,那麼勁,是Dennis拍的, 厲害厲害。)

October 2, 2009

湯小康說過的名句

“從來不怕別人比我帥,也不怕別人車子比我好,更不怕別人房子比我大,最不怕別人比我有錢,我只怕他比我有才華。”


January 14, 2010

兩個老朋友

有一些老朋友,已經不常見面了,原因非常普通,以致說出來根本就不像一個原因,所以也就不想感歎甚麼“生活有各自的軌道”這種鬼話了。

總之見到老朋友是很高興的。今天一次過見到兩個。

以前老是混在一起的Lau仔要結婚了,我這個信誓旦旦不出席婚禮的人,總會有幾個例外,Lau仔跟我有過類似革命情感的東西,那個時候我們多麼年輕啊,正如我寫過的歌詞,那種”伸出雙手就能擁抱全世界“的年輕,我們曾經相信世界就是我們的,後來發現世界原來真的是我們的,不過需要用到錢,或者想像力,年紀漸長,發現這兩項都不是容易獲得的東西。

Lau仔來派喜帖,我大概幾年沒見到他了,他看起來一臉風霜,他說準備結婚是一件非常勞累的事,一堆錢要出,一堆事要理,還要跟搬新家差不多同一時間進行,剛剛搬好家的我非常了解。大家就在我公司樓下頂著不是很猛烈的太陽聊著,這時我的那個過氣....呃...不不不,前人氣歌手朋友張覺隆開著黃色的香蕉車抵達,他是碰巧同一時間要來跟我交待一些公事,遠遠看著他衣著光鮮戴著墨鏡走過來,怎樣都很難聯想到那個說以後要在海邊賣漢堡唱歌的死硬派夢想家,只是他隨口亂說話的個性還是在。知道Lau仔結婚,恭喜過後就問:“新娘是誰?梁靜茹是嗎?”然後大家就大笑起來,順便取笑我要上報多一次,應該是最後一次了。之後就說大家看起來都開始老了,“你看你們兩個雙鬢都開始泛白了。”原本聽起來是有些許感性的,沒有料到他後面那句。

“男人比較麻煩,要照顧健康,雙鬢班白就是說你們腎虛。”

然後又一起大笑起來,Lau仔說:“哇我過幾天結婚你不要這樣嚇我。”我說:“哇,我都還沒有結婚你不要這樣嚇我。”就這樣一直笑笑笑,Lau仔要繼續派喜帖就先行離開了。

後來又跟張覺隆聊到一些做音樂的事,不知怎麼我脫口而出,“就是賺錢養夢想羅。”說了之後我心裡突然有點甚麼動搖了。以前我們為了夢想奮鬥打拼,跌跌撞撞一路崎嶇走到現在,才來發現有一些夢想其實需要一直掙很多錢或花很多錢才有可能養大他,然後又會期待他壯大以後可以反過來養活自己,說起來真像存款,或者買儲蓄保險。

“等一場夢你不懂要等多久。”這是張覺隆還叫張澤的時候的一首叫“籃球教練”的歌,我們非常年輕啊那個時候,一起做著這首歌,還叫了老大張映坤來合唱,我們那時才幾歲呢?22?23?那個時候年輕的理直氣壯,還跟出錢的唱片公司搞對抗,天知道我們曾經多麼令人頭痛啊,就憑著那一丁點完全不成氣候的才華就想打一場轟轟烈烈的仗,說穿了是因為有人寬大地縱容我們才能完成那些事的啊,有甚麼了不起呢?現在報應要來了,我必須面對跟我當年一樣的年輕人,我完全明白他們,只是他們肯定都以為我們不明白。

說起來夢想跟儲蓄保險唯一的不同,夢想沒有guarantee return這回事。於是,我又買多一份儲蓄計劃。

這樣子結束是不是一點也不美麗呢?

所以,當一個心智慢慢成熟的成年人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

但是成年人有成年人的快樂。

那是不同的。

April 27, 2010

所以說是private washroom

今早上廁所的時候隨手抓起一本書,看到關於一個日本人對吉隆坡的街景發出讚歎,覺得LRT的站牌充滿設計感,在茨廠街的中藥店裡找到讓人“安靜下來的魔力”。真是神奇啊,也許這些都是對的,只是我們不覺得。這不是一本旅遊書,只是一個日本人自述式的日記段落。於是我想到大部分人大概跟他一樣,去到別人的國家,別人的城市,猛對一些稀鬆平常甚至說不上是美好的事物發出讚歎。

這算是“出國旅遊症后群”嗎?

上廁所是我難得專注的閱讀時間,你無法趕去那裡,也無法思考太複雜的事,不能悲傷,不能大笑,你只能靜靜坐在那裡,等著一切結束,除了閱讀,幾乎沒甚麼可以做了。


July 3, 2010

歌星們與阿根廷

巴西隊輸球了,多少有失落,我喜歡看南美隊的跳脫,也對國力沒歐美那麼強的國家有精神偏袒。

雖然多年前就知道了,世界杯,不是腳法好團隊強就可以踢贏的,不過既然選擇要看,我會讓自己看得單純一些,選擇相信,始終是比較容易的。

星期六,自動早起,泡了咖啡坐在日益光滑的水泥餐桌上打著字,這個水泥餐桌我真的很喜歡,以後如果有能力換更大的房子,想必也會更大膽地用更多地水泥作為裝潢主題,這時才想起喝的咖啡,是巴西即溶咖啡,不過這倒不是精神或口味偏袒了,這是因為比較便宜,人有時候會突然對幾塊錢斤斤計較起來,轉眼卻花了幾百塊在相當無謂的事物上。

打開電郵又有新的歌詞案,瓶頸已久,幾天前突然通順了,雖然未必無阻,但也總算一口氣完成三首,新收到的歌詞案方向剛好切合到自己新開闢的方向,還沒打開來聽已經躍躍欲試,久未合作的歌手啊,還是歌星呢?有一陣子我那些”從事歌唱事業“的朋友們非常努力地希望自己的定位是”歌手“不是”歌星“。“歌手”聽起來踏實些吧聰明些吧,“歌星”就像是穿一身亮片裝,頂著誇張的髮型,看起來腦殘的樣子,他們當時很抗拒的,我記得。

後來我的歌手朋友們,都有穿過亮片裝,都有頂過誇張的髮型了,但是沒有腦殘,還紅得像動物園裡唯一的白老虎那樣,如果提起那樣的過去,大家就會笑了起來互相調侃吧。

年紀增長很好,你懂的一切都是可以調侃的。

我忙了很久,這個週末要喘氣,接下來要做的是,收拾房子。

晚上阿根廷加油!

October 16, 2010

準備去錄音室的早上

做唱片是個可怕的無底洞,除了已知的需要大量的金錢,還有大量精力來承受不斷的建立與推翻,錢要砸下去是永遠砸不完的,總是這裡那裡還需要一些錢,歌是永遠都錄不好的,總是這裡那裡的有一點毛病,牽一髮又動全身,總是不滿意啊。

為別人做唱片花別人的錢永遠控制的宜,因為再怎麼做都有一個範圍。

所謂獨立製作,就是錢是自己出的啦,製作當然是自己做的啦,大部分東西都必須自己去談的啦,然後決定只能自己做啦。

自己做的決定只能自己負責囉。

一個圈內人跳出來說,哎唷首播不錯咧。高興高興。

突然想到為了這首歌的方向心機算盡,改了好多次,最後認定對象化繁為簡的過程。

還有到底起了多少次的爭執,花了多少錢?嗯,還沒有甚麼膽量去回想,可是已經快做完了,哇哈哈。

學到不一樣的東西,下一次要恨下心做真正不管市場的獨立製作。

沒有人逼我,是我自己覺得這是我喜歡做的。

每天醒來,我都覺得自己比昨天又強壯了。

還沒有到時候感謝人,但真的還好有一些人的信任,減輕了不少負擔。

嗯,先這樣。

August 14, 2011

居酒屋電視裡的養樂多燕子隊

雨中跟朋友一起到家裡附近日本大叔開的居酒屋用餐,我相信是吉隆坡少數的正宗居酒屋,店裡的一角懸掛着的電視播放日本節目,入門處有小書櫃排滿日本漫畫雜誌,有幾個人默默讀着報紙用餐,又或者一邊看著不怎麼有趣的電視節目,緩慢地吃着飯。食物其實不怎樣,餐牌是手寫的,只是為了照顧本地客人還是有拍幾張照片示意,我想起有朋友說過,如果餐牌不展示食物,他就會馬上離開,其實我是有點不理解的,一張照片能解釋美味嗎?頂多是讓你知道你即將吃下的是甚麼。

文藝一點說,這是一間充滿鄉愁的居酒屋,當然鄉愁又不是我的,我只是一個找地方吃飯的人。無論如何,在裡面的確有置身日本東京某個不起眼的居酒屋的錯覺,那些被現實的機器壓成一枚身不由己的螺絲釘般的男人暫時放鬆的場所,說放鬆也不恰當,他們只是可以發呆。

在離開之前,電視播放着棒球塞事精華片斷,我從不看棒球,可是卻一眼認出”養樂多燕子隊“,我從來沒有看過他們,只是村上春樹大量的描述讓我覺得我真的認識他們似的,我回頭向已經坐下來休息的老闆問,Yakult Swallow? 老闆點頭重複,Yakult Swallow。

但我跟老闆並沒有因為在異鄉因為一個外國人認出養樂多燕子隊而突然高興起來成了朋友,並喝著燒酒談着他關於他的女兒與孩子與他年輕的時候的事。事情沒有這樣發展 。我們只是買了單,沒有折扣,推開門的時刻,還稍微感覺到老闆鬆了一口氣,最後的三個顧客總算願意走了。

按此閱讀全文 "居酒屋電視裡的養樂多燕子隊" »

August 28, 2011

我們掀開的,全都是機會

我有時很相信運氣有時不。

我想起小時候玩的百萬富翁應該是盜版的,正方型的薄紙上印著不同顏色的格子,最記得的是“窩打老道”,最貴的其中一個格子好像是“淺水灣”,後來才知道這就是香港啊。跟正宗的monopoly一樣,有兩疊紙卡,當然盜版的完全說不上是“卡”,就是兩疊薄紙,紅色那疊叫命運,黃色那疊叫機會,命運有罰有賞當然正常,只是不知道為何連機會也是有“亂拋垃圾,罰500”之類的東西。

啊我不是要寫百萬富翁的。

今日宇珩入圍兩個區域傑出歌手獎,新加坡933金曲獎海外(馬來西亞)傑出歌手獎+988全球聯盟電台全球華語排行榜大馬傑出歌手獎,如果敲鑼打鼓慶祝的話很可能就會被講說,“就只還是入圍嘛..."所以也就偷偷開心就好。大部分人不會知道,她在事業應該開始起飛的時候因為公司改組幾次而導致幾乎停擺的幾年的歲月裡,是多麼不容易,啊,也不能說太多,不然又會被說話,“我買你的唱片可不是買你有多努力,吃得鹹魚抵得渴。”好吧,反正也不是要說這個。

我們從2009年底決定要做這張唱片,2010年農曆年過後開工,同年11月交母帶,製作期費時1年,如果連宇珩創作醞釀期算進去,至少還要在加個3年。那一年我剛剛搬了新房子,她也剛剛買了新房子,在資金很短缺的情況下,我們還是把可以調動的資金與人脈,有計劃地慢慢執行,期間也有許多爭吵嘔氣,也有氣急敗壞的時候,我們不是真的一路都沉得住氣的,有時很急,急怎麼都沒有通道呢?有時很有信心,覺得一切都一定可以搞定。過程中來自他人的冷嘲熱諷質疑與朋友的鼓勵支持幫忙各佔一半,計劃一路走一路改,也有得失一些朋友的地方,我是個不太會打開心結的人,但我衷心希望我已經得到體諒,對不起,原諒我的任性,因這裡面也有我的夢想,我無法解釋甚麼,一切憑我的guts feeling。

在馬來西亞,很快的我們就敲定了跟28 Stage的合作,那個晚上他們來我們的小小home studio聽demo的整個情況我還非常記得,那一天我們就完全落實了合作,連合約也沒有談,我甚至有點忘了是不是有簽到合約,哈哈哈。無論如何,這種信任對我們的起步起了非常決定性的影響,而且28在我們還在籌備唱片的時候幫宇珩找到的商演解決了當時的一些財務上的燃眉之急,這些都不是理所當然的,我們很感激,而在發片之前,對於拍MV的人脈與創意上的協助,對於跟988談到那麼好的全力配合,這一切我們都不能居功,我甚至可以說,沒有28 Stage裡三個女生,雪萍,德驊與小灰的努力打拼,我們就不會有第一塊拼圖,而這塊拼圖,帶來了另外一個拼圖,台灣。

在這期間,其實沒有甚麼所謂運氣的影響,有的是大大小小的機會,我們可以試的都去試,但娛樂行業永遠不變的真相是,你必需先做起來,別人才願意錦上添花,所以我們一開始談商演談贊助遭遇不少客氣的回絕,這一切我都明白,沒關係,下次可以合作的,我們先自己闖台灣吧。我寫了很多發片計劃書到許多唱片公司,沒回應的居多,我自己在國際公司上班,當然明白這是甚麼意思,但最終還是談到我們現在的夥伴我董,老闆很熱血也有冒險精神,雖然規模不大,但剛好,我們的想法一致,想法一致是多麼難通過協商達到的事,經過一輪的利益與責任分配的溝通,2011年的三月,我們去了台灣,用一種很手工作業的方式走唱,宇珩對自己的音樂一定要用這樣的方法進行的念頭非常堅定,我跟台灣夥伴Jerry有時還會想想要不要上上綜藝呀那可能比較快,可是還是因為宇珩的堅持打消了念頭,我想Jerry也看到了宇珩對自己音樂的重視,還有從那小小的身軀裡非常牢固信念,這夢想的生命力,在我看來,實在該讓那些我所不小心看到聽到的一些對他發出毫不公平的評價的所謂評論者汗顏,你們憑甚麼呢?一年內我們做了那麼多,你還在暗處對自己想要做事觀望,對別人的努力繼續譏諷嗎?活該你今天在你現在的位置,哼。當然,關於這一點我只是借題發揮,想到就說而已。

之後就一路順利了嗎?不,我們還在努力,台灣走唱宣傳三個月後,我為了下一波去香港廣州成都上海北京的宣傳行程也到處籌募贊助與尋找商演,之間有在上市公司任職CEO的朋友提點,給我上了如何寫計劃書的這一課,非常感謝他,我才知道吸引人的計劃書應該怎麼去準備,雖然最後我所接觸的管道全都客氣回絕,一樣,沒關係,我深信下次一定可以合作,這一天到來之前我們繼續再加強我們自己。這個時候幸好Jerry那一邊總算談成全部中國香港的行程,這可不簡單啊,因為他也是一人作業,同時需要照顧許多部份,如果沒有堅固的“我們一定會成功”的信念支撐,真的倒不如去吹吹海風更好啊,雖然還沒有成功,可是我們在前進,看得到的,9月,宇珩就要隨着大隊到中國各大城市與香港台灣巡演一個月,這對有大公司背書的案子來說其實不算甚麼,只有我們知道,連Jerry與28 stage算進來,我們才六個人,真的值得互相拍拍肩膀,互相說聲,“幹的好!”

我們也不止是做唱片而已,我也要創作,也要對任職的公司負責,為了對得起公司,過去的這段日子推歌簽作者可說比以前更加倍的用力,截至現在看回去,七除八扣,我對的起我的作者了,但還要再有雄心一點,我要幫我的作者衝到更遠的地方。而宇珩自己呢,也幾乎是卯起來寫歌,你現在聽到的一半,你會不會等等,還有今年內會陸續面世的許多作品,可不是突然出現的,可不是有運氣就被錄用的,在機會來臨之前,我們都有許多晚上的不眠不休與寫不出來的焦慮與患得患失。啊,這也是題外話,不是要說這個,又是想到就說了。

我是要說,我們其實對能夠雙料入圍兩項區域音樂獎項覺得很高興很高興,但像文章開頭所說的,因為不要引來不必要的誤會與譏笑,我不要聽到,所以我們對外只是稍微政治正確地高興了一下,現在,我來到我這裡,偷偷的,告訴我的朋友們,我們其實很高興啊。你知道,我們那麼小的一家公司,連28stage在內,我們其實沒有甚麼籌碼去“談”一個獎回來,這個入圍,我們沒有把他看成一場遊戲,我今天要做一件從來不做的事,就像彪民說的一樣,我向宇宙正式下了一個訂單,我希望宇珩兩個獎都拿下,我們實在沒有必要那麼卑微去說甚麼只要入圍就是肯定。天啊,你知道這是我第一次那麼渴望獎項,他不全然是我的,可是他又是我的。哈哈。我們會在這個榮耀來臨之前的這段時間內,繼續把士氣提升,繼續往前衝啊,有勞28+我董了,這第一個榮耀,我們一起奪下來吧 !

我們現在掀開的,只有機會,沒有命運,此刻,我決定開了阿練回來的時候送我的紅酒偷偷慶祝一下,這是一個特別的moment,值得了。


September 8, 2011

法國現在開學了。

早上在停車場取車上班時,發現隔壁安靜了好一陣子的法國學校熱鬧起來,一群鬼仔在操場上興高采烈地踢球,另一群在籃球場上防守進攻,泳池裡沒有人,人都在泳池邊或坐或站或走動,在校園外的視線死角,其實也不算什麼視線死角,反正我的車子經過哪裡,

按此閱讀全文 "法國現在開學了。" »

October 4, 2011

阿練!宇珩得左啦!

親愛的阿練與家人。

宇珩今日早上,正式獲得全球華語歌曲流行榜頒奬典禮,大馬傑出歌手獎,我們要去上海了。

順便分享我們最近寫給棟樑的歌,也是寫給施宇+菲比還有其他我們的朋友的歌。

附上宇珩版本。請笑納。

November 22, 2011

張大小姐步步高升

如果以散文式的語氣,比如,早上連太陽都還惺忪著眼,我們跟貓們說了再見以後,拖著總共30公斤左右的夢想工具,下樓,早到的計程車司機職業式的笑容歡迎我們..........也可以,不過我離開這樣的情懷有點久了,當然,偶爾還會文思泉湧,但大部分時候,我懶得一字一句去推敲,修飾,啊我不是要去投稿呢,我也不是要寫來告訴你我是一個文藝青年,事實上,我只是一個庸碌的,但是又有那裡比庸碌多出一點甚麼的大叔,我的哀愁與痛,快樂與爽,在這個年紀,再也不用呻吟了,一切都是真的。

扯了那麼多,其實不過是想謝謝我前陣子去上海的事,本來有照片,我卻終於摔壞了我已經有問題的老舊Canon 350D,還以為可以再用上一陣子,人生本來就是這樣,有好多事,有點問題,但你以為還可以再持續一陣子,但是某一天終於還是損壞了,失去了重要的功能,是可以修的,只是你也可以想像到那個代價,也許不是你想付出的呢。

所以,上海就只能這樣白白的寫了,啊,沒有照片也好,不然說到旅館的部份,附上照片,就很像炫耀了,又或者說到張大小姐帶我去上海最高建築里的酒吧喝酒的時候的奢華感,附上照片,也太野人獻曝了,因為他們說,對有視野的人來說,這些都是稀鬆平常嘛,有甚麼好說的呢?只是我不是唷不是,到了這種年紀,我已經正式接受自己,世面尚未見夠,並不以為恥。

旅館跟酒吧的種種就不要再說了,重點是朋友。許久未見的張大小姐還是那個模樣,穿衣品味看來低調,實質千錘百鍊,我們在吧台坐定,喝著有點不太對勁的調酒,聊了一堆有的沒的,張大小姐說到她又要換工作了,她說她這輩子的幾個,在工作上的願望或憧憬,都實現了,事實上這個“實現了“當然不是你對著廟裡的許願池丟下幾個銅板合眼許願,然後回家等著他實現那樣的一回事,隨便算一下好像都努力了10年了呢,我們才坐在這個又貴又普通還要停電的高級場所完全不怕花太多地刷著卡,並盡量裝出比酒保還要懂得調酒的樣子。

人生經驗的累積這一回事,會讓你以為自己比誰都懂得人生。以為。

我不清楚人生,我們走在上海街頭,說是介紹上海,其實只是無所謂地散步,說要找一家open bar,明明記得就在那個轉角卻看不到,卻在找尋的過程中發現一家賣laksa的餐廳,你的目標有時候會帶領你找到其他的目標,你的時間不多其實很多,你可以中途換目的地,比你想像中簡單多了。

未必要清楚人生的,有時當個看風使舵的人,反而中用。

張大小姐說,如果寫部落格,不要把她寫的太壞。

她多心了,因為壞話都要用來跟朋友說的,怎麼會寫出來,哈哈。

關於 朋友群像

此頁麵包含了發表於 Private Washroom 的 朋友群像 所有文章的彙整,它們從老到新列出。

前一個分類 故弄玄虛

後一個分類 柴米油鹽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頁和 彙整 頁看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此 Blog 中的文章遵循以下授權 Creative Commons(創作共用)授權.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