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Blog入口)

原來如詞 彙整

February 13, 2011

一切要從昨天開始說起

關於一些寫詞的記憶,我花一些時間回想,其實真正開始寫詞的事業,或者準確一點說,發現自己其實可以寫詞,是在1999年-2000年間,十二三年前,26歲,以創作的年齡來說,還蠻晚的。那年發表的詞作是梁靜茹的[昨天],依據一般上,或者說google上的說法,那是我“傳真的情書”,可是真的很抱歉,事實並沒有那麼浪漫,寫詞人很多年以後的今天,要來推翻這個一般上或者google上的說法了。

[昨天]這一首詞,是因為我想要寫一首曲給梁小姐而順便寫的歌詞,那一年我跟幾個同伴在吉隆坡桑林園擁有一家小小的錄音室,這首詞作就是在那錄音室裡,擺在會客廳的一張廉價玻璃餐桌上面埋頭寫出來的。那時我以為,我會成為一個了不起的錄音師,或者製作人,12年以後證實了我兩者都不是,後來以為會成為不錯的作曲人,12年後的今天,發表過不到10首曲,所以也不是,最無心插柳的,反而就茁壯了,所以我說人生或者命運這種東西,你以為你選擇它,其實它也選擇你,不是說你想經營耕耘,或者努力不懈,它就會結出你想要的果實,就別相信那些祕密啦甚麼的書了。

1999年-2000年間的某一天,我寫好了[昨天]這首歌,走進錄音室以只有8軌的ADAT數位錄音機錄下這首歌最初的DEMO,燒了一片CDR給唱片公司,不久,梁小姐打電話來說,公司覺得曲不怎麼樣,倒是歌詞可以抽出來,讓小霞姐看看有沒有感覺寫曲,當時我並沒有多高興,心裡想著的是,嘿,那詞是因為要搭配曲所以才生出來的,這樣就本末倒置了呢,我花在寫曲上的功夫可比較大哩。然而不管我怎麼想,企劃轉話說,小霞姐很喜歡這歌詞,沒多久就寫好了,大家聽了很感動云云,就打算收錄,這事在當時,老實說我並無辦法順暢表達自己的興奮,那年我還是個很壓抑,且在這方面非常笨拙的人,我甚至不知道,他們以高八度的聲音說:“好好聽喔好感動喔~~”這樣的話,到底是不是說來讓我高興的。

成品出來之後,又聽唱片公司的人說,這首詞描述的女生在愛情裡面的小心眼,那細膩度實在不像出自男生的手筆,現在想起來,當年常在同一間搖滾酒吧混日子,有很多畫面都是從那裡取材,其實只是很簡單的詞,沒甚麼太複雜的隱喻形容,我想大家喜歡的是那些字句勾勒出來的畫面,“記得他鼻子的弧線,只抽他習慣的香煙”,都是來自那些瑣碎的現實的畫面,至於細膩,我覺得,妒忌不就是這樣嗎?你就是會妒忌那些你所看不見卻感覺的到的,你只能想像的,一些上一段愛情所留下的習慣,然而,沒有妒忌的愛情,像愛情嗎?那可真悶啊。



昨天 梁靜茹
作曲:陳小霞, 填詞:管啟源
編曲:屠穎
製作:光良

假裝你不曾親吻他的臉
假裝你不曾靠在他的肩
假裝你不曾讚美他的眼
假裝你不曾記得他鼻子的弧線

雖然你現在躺在我身邊
雖然你現在只對我想念
雖然你現在說愛我不變
但為何你只抽他習慣的香煙

我可以佔有你眼睛全部的視線
在亮了燈的房間 你的心有一部份我卻看不見
我已經佔有你生命全部的時間
卻在意那些 你從來不說 我從來不問你的 昨天

February 15, 2011

快樂跟煩惱都是自找的

許多人對歌詞創作抱有一定的想像,多半以為是在咖啡館昏黃的燈光下埋首案前寫出來,又或者以為是失眠的晚上突然感傷,喝了小酒然後在孤獨的客廳裡提筆疾書。然而這些想像都有點被浪漫化了,只有孤獨這件事是正確的,所有形態的創作都是那樣,必需一個人才能完成, 但這也是我到後來才漸漸有所體會的事。

2001年,我發表了第一首詞[昨天]到海外之後,台灣滾石唱片就開始給案子我嘗試,不多,但其中一首對我意義重大,它算是打開了我往後的填詞之路的第一道大門。2001年的一個下午,我接到企劃倩如的電話,說她們手上有一個案子想要找我試試看,是一首日本譯曲,將收錄在趙之璧的首張個人專輯內,之後就把資料都電郵給我。

這是第一次,正正式式地,從唱片公司企劃手中接到填詞的案子。

2001那年發生許多事,與朋友合資的錄音室因缺乏經營經驗而面臨人事與生存的考驗,加上欠缺應對能力,人際關係一團糟,一切看起來都很不樂觀。那一段時間非常沒有志氣地藉飲酒作樂的短暫歡愉來逃避面對問題,看起來快樂自在,其實活在憂患中。我還記得為這首歌填詞的那個下午,在悶熱的客廳聽著這首日式輕搖滾風的歌,想到這段時間的沉淪,想到朋友善意的勸勉,叫我不要浪費生命下去,你看所有人都有個目標呀,甚麼時候買房子,甚麼時候投資,甚麼時候結婚,那樣你才會找到快樂呀。

突然就覺得很生氣,“沉淪是必要的,上昇是無聊的”,這樣的句子就從腦海中冒出來了。我的快樂當然是由我自己去定義,你不需要來告訴我怎麼做,如果再過10年我還是一樣失敗那是我活該。現在想起來,當時有這種想法真是大錯特錯,為了反對而反對的憤怒真危險,但是同時也覺得這真他媽的是生活該有的樣子,把一切的離經叛道美化詮釋成為對自己誠實,這多麼有性格。

但如果你問我,重來一次會怎麼選,我的答案是,我還是會選擇做音樂,只是我會把那些沉淪埋怨的時間切割大部分出來做些對自己有益的事吧,然後大概不會花時間討論那麼多。做就對了。

有了前面這兩句,[快樂是自找的]這首歌詞很順利地完成,也順利地被採用,即使到今日為止,這種順利還是不多見的,所以極為記得當時的心情。一段日子過後,馬來西亞的電台開始打這首歌,那時馬來西亞作品被海外歌手使用還是一件值得大書特書的事,卻很少人知道我寫過這首歌詞,我身邊好些朋友都不知道。


快樂是自找的

曲︰Kohmi Hirose
原詞:Akimoto Yasushi
中文改編詞:管啟源
編曲:楊聲錚


快樂是自找的 不是你給我的
寂寞坦白了 誰說這樣不道德

沉淪是必要的 上昇是無聊的
愛情是附屬的 〔只因為〕
寂寞太吵了 快樂太靜了 憂鬱太放了

幻覺是重要的 清醒是明天的
失去是宿命的 〔安全感〕
變成負數了 我就失速了
再也慢不下來了 讓頭髮亂了
讓我放肆的唱歌

快樂是自找的 不是你給我的
寂寞是可以坦白 誰說這不道德
我對自己誠實了 我對你也誠實了
是不是可以 留你這一刻

快樂是自找的 不是你給我的
寂寞是可以坦白 誰說這不道德
我對自己誠實了 我對你也誠實了
是不是可以 沒有遺憾了



關於 原來如詞

此頁麵包含了發表於 Private Washroom 的 原來如詞 所有文章的彙整,它們從老到新列出。

前一個分類 分享

後一個分類 大台北記事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頁和 彙整 頁看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此 Blog 中的文章遵循以下授權 Creative Commons(創作共用)授權.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