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Blog入口)

上升或沉澱 彙整

September 1, 2009

借戴佩妮的歌來用一下

難過這種事,就算經歷一萬次,還是難過的。

朋友戲言:“You are so difficult to pleased."

是羅。

不過我不是真的不滿意甚麼。

我只是。

非常非常彆扭的一個人。

風向星座,麻鬼煩,你看你看這個人不懂要怎樣的時候又賴星座。

我只是想到,唉。

算了,借戴佩妮用一下。

September 11, 2009

亂嗡

我想說害怕是正常的,正常到你可以放心去害怕。

水裡來火裡去我們都不知經歷多少次了,應該要冒的險還是要冒的,這個跟我現在幾歲一點關係也沒有,頂多是跟我腦袋裡裝了甚麼有點關係。

那,我腦袋裡裝了甚麼?

不就是這些跟那些囉。

包括未來嗎?

有啊,就“未”跟“來”兩個字,還沒有到來的時間,或者結果。

有“害怕”這兩個字嗎?

有,都講正常囉,很放心去害怕的。

那,“擔心”呢?

那個不就是跟害怕差不多一樣的東西啦。

聽人家說你結過婚的wor,真的咩?

蛤?何止,我死過翻生tim。

蛤?你以為你是神geh仔?


November 11, 2009

厚厚的

突然想起荒木經惟,還有那部關於他的電影,《東京日和》,還有那一句“只是來不及按下快門,那一刻已經過去了。”

我看過那樣的照片,所有的東西都被定格了,而寧靜的感傷卻緩慢流動着。

關於那些我來不及抓住的,都叫做過去。

我必須一直一直提醒自己。


December 11, 2009

感覺

“雨季過去了。“你說。那個像是描述又像感歎的語氣。我想了一下,5秒左右,然後含糊地說,“好像是。”並沒有很肯定,雖然今天天氣很熱,那個天空藍的就像......就像甚麼呢?語言多無效啊。然後我的腦海瞬間出現許多字,啪啪啪啪啪啪啪地出現,印在沙灘上,海浪沖上來馬上就拖走了,彷彿甚麼也沒有發生,我原本要說的話,要寫的字,全都消失了,只剩下感覺,感覺是甚麼呢?我很爽我很痛我很熱我很癢。感覺還可以是甚麼呢?我憤怒我快樂我喜悅我無聊我難過我幸福。

感覺。

有時我只剩下兩個字。整個人裡面只有這兩個字。


May 20, 2010

不重要

小日子不好嗎?計算沒有那麼長,人生就是現在可以買到的那一杯咖啡。風景只在眼前不好嗎?徒步就可以走到世界的另一端。 鬆鬆垮垮地活著,並不是一個有遠大抱負的人,卻也不至於得過且過,就像大部分人一樣做夢工作,養着幾個壞習慣,覺得需要健康一點卻遲遲沒有行動,唯一認為自己比很多人利害的地方就是寫東西,卻未曾覺得這樣有甚麼大不了,有時會想不如利害說話,或者唱歌。偶爾會羨慕我的朋友,可是也都知道他們都有各自的煩惱。我也曾經只有一個爛衣櫥跟一張床,不過回想起來也真的是值得懷念的日子。這些年最有長進的地方是諸事不順時懂的自我調侃一番,只要自己覺得這些都只不過是個玩笑,一切就變得無傷大雅。曾經覺得世界是個陰謀,後來也發現是真的,不過我在這個陰謀之外,沒有人故意來害我,因為自己沒有那麼重要。

是的。

一切都沒有自己想像中那麼重要。

September 29, 2010

坦白說,老實說,不瞞你說,我很悶。

我的意思不是因為那種無所事事的悶,不是沒有人約出去的悶,不是沒有來由地悶,不是那種一個人抽煙眼神沒有焦點的那種,不是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然後發呆那種。寫到這裡突然想到有人問我怎麼你的書裡都又煙又酒的?我才發現養着這些不良嗜好還留下證據真是不智,離題了。

我說我很悶。然而節目如果真的要排的話玩到死都還可以玩,工作的話,就算不要用“排山倒海”這種誇張修辭法的話,至少是明天從睡醒一小時候后開始直到半夜,扣除吃飯塞車講無聊電話的時間,都是工作相關,保守估計這樣的日子還要每週5到6天那樣持續多兩個月,當中如果有新的工作進來則再延長。不過我還是儘量周休一二日,收拾一下屋子顧一下貓買一下雜貨之類。

很悶顯然不是因為沒有事情做。

突然發現我沒有多少夢想了。

同條鹹魚冇分別。

很悶。

我想找一個100%為了自己的夢想,就算是想買一個甚麼鬼東西也好。

或許我想要做一件自我完成的事,暫時來說,好像只有寫作可以自我完成。

December 1, 2010

無用的傷風藥

這時候就希望醫生開的傷風藥是有安眠成份的。

我沒有要求,她卻開了一個沒有安眠成份的傷風藥丸給我,有漂亮的包裝,難怪比平常貴。

本該早睡,偏偏醒著,於是翻著1Q84 BOOK 3,卻心不在焉,大概讀到青豆懷疑自己懷孕,天吾在小護士家中過夜,牛河開始找到他們認識的蛛絲馬跡那樣。

讀到這裡,不知為何覺得這次沒有太喜歡這書。

現在是2010年12月1日了。

我明年需要一些變化,我整個肉體與靈魂都那麼清楚我需要一些變化,理智按捺著我,來,慢慢來,不要急,欲速不達,這一步踏出去,先結實地踏出地一個腳印,另外一隻腳才好移動。

瘀積的不快再過多一些日子就會被打散。

你要加油。

February 17, 2011

之前

之前是怎樣的呢?之前。

但我都很習慣了,一動手寫東西,就以“後來”作為開頭,總之,後來,我回鄉的行李再如何刻意簡便,還是得地下停車場與公寓單位之間來回跑幾趟才能把所有東西裝進後車廂,衣物瑣碎得用上一個小行李箱,電腦是一個背包,兩隻貓趕進貓籠裡,心不甘情不願喵喵喵地埋怨著,還有一袋貓砂貓糧貓用品,送家人的禮籃,兩三袋有的沒的。之前呢?之前輕便地好像一陣風那樣就可以跑了,之前是多久之前呢?好像都只記得後來的事。回到家,又是擾攘一陣,把行李放好,把禮籃交給母親,把貓安置好,母親在樓下問我吃了沒,我說沒,沒關係,我自己出去吃就好,母親說,不知道你幾點回到所以沒煮,我去把飯熱一下煎兩個蛋給你吧。我把所有東西放好後,大約十分鐘,母親已經熱好了飯,蓋上淋了醬油的荷包蛋,還有一小盤的阿三魚,這樣的畫面讓我馬上聯想到周星馳電影【食神】裡的黯然銷魂飯,電影裡的小細節,往往都是實實在在的生活經驗,那個時候你應該還記得,你笑了,但你馬上神傷,卻也只是電影,而當那樣的一小碗飯真真實實地端到你面前,你只會一直低頭扒著,然後覺得,這真的好好吃。

“好好吃。”我是那麼說的,跟周星馳在電影裡說的對白幾乎一樣,所謂戲如人生,大概如此。

之前是怎樣的呢?似乎是有那樣的一個嚮往,用少少的資源快樂地過生活,我想早就達成了,後來,後來不知怎麼地,又想要更多,本來的富足竟然可以在一念之間變得一貧如洗,你什麼都擁有了,下一秒卻什麼都負擔不起了。

前幾天我們開著車繞著我成長的小城走,從芙蓉火車站一直開到波德申,我在路上對你說,等下經過盧骨的時候,路邊可以看到一荒廢的屋子,據說是鬧鬼的,然而一路上除了商店以外,甚麼也沒有了,我才想起,最後一次看見這傳說中鬧鬼的屋子,大概是15到20年前了吧,這時間足以改變的東西太多了,可是我多麼想讓你親眼看見我記憶中的光景,雖然看不見也不會怎樣。好吧,我說,從前我們從芙蓉來波德申,會看見一座龐大的發電廠裡的煙囪,看到了煙囪,就表示海洋已經非常靠近了,這一天,我一邊開着車,一邊嘗試描述當時的情景,一路開到了海邊,卻始終沒有看見煙囪,之前不是這樣的,之前是怎樣的呢?只有我自己相信,這裡那裡曾經有些甚麼,世界曾經沒有那麼光鮮擁擠,後來,你看吧,又是“後來”,後來,對於這些事,我越來越沉默了。

之前是怎樣的呢?之前,不久之前,很久之前。

有一晚,跟朋友在MSN上閒聊,提到我們都年幼喪父,有沒有想像過母親二三十年都一個人睡的情景?她說,那是多麼可怕的事,幸運的是她有兩個弟弟,最大的成就是可以一直陪伴着母親並給她添了幾個孫子,她說,結婚是好的,因為自己的幸福就是對母親的報答,弟弟是好的,沒甚麼驚人藝業,卻一直讓家裡熱熱鬧鬧的。之前我們那麼羨慕西方人的獨立家庭觀念,那也沒錯,只是母親,始終不是在西人觀念下成長的,你可以接受,她則是逆來順受了。逆來順受是上一代東方人對自己最殘忍的美德。

關於寂寞,我怎麼可能體會的比母親深刻?

之前,在我有辦法之前,先寫到這。


August 20, 2011

一個早上

早晨空氣中的鳥鳴像二十幾個舞蹈員各自做着暖身操看似很有意義但是也看不出來
陽台望出去建築物都有張堅定的臉 對這個世界沒有意見

按此閱讀全文 "一個早上" »

August 22, 2011

Muji

我喜歡Muji,但我買的是其他東西,大減價的時候。就是出國見到Muji,進到去哇哇哇喜歡,即使不貴也沒有買。但我也擁有Muji,有一本2009的工作日誌,同事送的。有一個放護照的旅行用包包,情人送的。日誌不用說,物盡其用,護照包的話呢,只要一有出國機會,出發前一晚就把信用卡啊外幣啊甚麼的都往裡塞,馬上就有一種Frequent Flyer的自我感覺良好。

按此閱讀全文 "Muji" »

August 31, 2011

片斷

我看完了那一個整兩個小時的關於通靈與能量的片。

關於訊息,我以為是正確無誤的訊息,原來很可能大部分是雜訊。

說到夢,原來夢是某種類似icloud這樣的東西,意識也許會跑去雲端跟其他人的意識千絲萬縷的連結,然後你就做了一堆奇怪的夢。

說到花錢,花錢如果感覺到失去,你就真的一直會失去。

我的確有一段時間需要一種來自宇宙與自身的暗示明示,我接收不到的原因可能是我滿了,偏見,懷疑,過去經驗等等。

我要吸引甚麼東西進來我的生命呢?我們的需要很多時候都是因為頭腦混亂而產生的。

我想做甚麼呢?甚麼是我想要的事呢?創造是甚麼呢?你對自己的承認與接受有多少呢?

如果我,只剩下應該做的事,只剩下必需去做的事情,我的價值很可能就完全依靠外來的認同了。

我。需要工作,不需要上班。哈。這是放鬆後得到的粗略的訊息。我。才華還可以伸展,會寫出傳世的作品,哈,這是另外一個訊息。我。要搬去一個地方,但這個畫面很模糊,算了,先不想這個。我。不需要去應酬。哈哈。好。

明天繼續游泳。

September 7, 2011

LOMO

一篇讀起來世界美好如一張樂觀帶點哀愁的lomo照片的blog文該怎麼寫:

按此閱讀全文 "LOMO" »

December 7, 2011

期待

關於期待落空,當然隨着年齡增長,社會經驗累積,反應就會是,“噢。”失望不到幾分鐘,然後去跟那個提供你期待的人說你失望了,但這當然是你自己誤解了。之後,繼續努力去爭取你所期待的結果,可能還需要再花一些時間與力氣而已。

這個世界,你不說,不表達,那你就只好繼續接受。類似這種說法,我當然一早就聽過,但是真正了解並開始實行,其實不是太久的事。

人際關係與主流世界的運行法,對我來說是高級數學或甚麼火箭原理那樣難懂,又或者其實不難懂,比如我就讀了許多義大利麵食譜,我也不討厭,可以說相當喜歡,一旦煮起來,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有時可以,有時不可以,大部分時候會讓人失望,只有很喜歡我的人或者很餓的人不計較,甚至讚美。當我不去管那麼多的時候,還是煮出一些還可以的東西出來,但又完全不時義大利麵了,你懂我的意思嗎?

我有乏力的時候。廢話,是人都有啦,不過我感覺上好久一段時間不去坦承這種事,或任何類似的事,我的耐力很好,當然我沒有經過比較,我只是覺得,我的耐力真的還不錯,耐力是不是一種對自己有用的能力呢?則難說了。

近三個月來有兩個月是持續運動的,然後被滿檔的工作與下不停的雨打斷了我每天晚上游泳30分鐘的一個小小目標.....下不停的雨啊。雨天我的心情不太受影嚮,雨天讓我下班回家的交通癱瘓才對我有影響,開車去新加坡一路下雨,在新加坡下雨,從新加坡回來下雨,塞車塞車,我必需打消好多看起來不錯的念頭。

關於不錯的念頭,比如,下班回家途中,經過不錯的食肆,先花個30分鐘吃一碗麵或一碟雞飯甚麼的,然後繼續回家,又在半途走到一家酒吧,一個人喝個小酒甚麼的,坦白說,就算不是下雨,食肆還行,酒吧嘛....真的就是湊合着將就着那樣。這個城市的遺憾之一,到處都是賣酒的地方,沒有一家有個好酒保,同樣氣味的酒客,還有,稍微可以有點品味的音樂。

有人說酒徒就是酒徒,喝醉之後有甚麼差別?啊,有的,但你這樣問,我就知道你都不喝酒了,嚷甚麼嚷?

說到這裡,我給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並對自己坦承:“我不知道我是在前進呢還是站在原地?我已經很努力了。”

關於 上升或沉澱

此頁麵包含了發表於 Private Washroom 的 上升或沉澱 所有文章的彙整,它們從老到新列出。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頁和 彙整 頁看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此 Blog 中的文章遵循以下授權 Creative Commons(創作共用)授權.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