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Blog入口)

分享 彙整

July 13, 2009

這樣做會賺大錢的

我有憂鬱症。

哇哈哈哈哈。

一早起來看見漫天煙霧。

人家Monday Blue我天天Blue,現在連天都不Blue了。

所以星期一到星期日都是要上班的,然後重複做一樣的事,不然會口臭。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August 11, 2009

一年半前給星州日報寫的東西

我常嘗試告訴許多人關於一個我從小到大一直都在做的夢,夢中的我步伐急促地行走,走著走著冷不防踏了個空,整個人像是掉進一個大洞裡,來不及掉到底部就驚醒了。不久前我把這個夢告訴一個有學識的女人,她聽了對我說那是個很正常的夢,很多人都做過,如果硬要說是有甚麼意義的話,也僅僅是潛意識裡對某些事的不安,可能是對未來的不確定,然而當你只有6歲,怎麼會對未來感到不安?6歲的時後,最遠的未來,就只是隔天下午五點的電視卡通片。

“這是我唯一的惡夢。”我告訴這女人,她不置可否說,“就只是一個很多人都做過的夢。”但我老是覺的這夢跟我潛意識裡的恐懼有關。她問我,那現實中已知的恐懼是甚麼?“蟑螂。”我說,“牙醫、貓突然消失、遭電亟、禿頭、睡過的女生找我算賬....”算一算還蠻多的。“不怕鬼?”女人問。其實並沒真的見過鬼,但我相信在我十多歲時是被鬼壓過的,那種胸口感到一陣無形的壓力,睜開眼後卻甚麼也看不到,想用力掙扎,力氣卻彷彿是從身體某個地方大量地流失那樣,只有無盡的恐慌,直到一晚我不耐煩了,狠起來反抗,就在憤怒淹沒掉恐懼的那一剎那,那沒有形體的壓力感就突然憑空消失,我整個人像被壓縮的彈簧那樣彈起來,那天以後,這“鬼”再也沒有回來過。長大以後偶而還會在住酒店時遇上纇似的情況,但心裡知道可以對付,也就不會怎樣害怕鬼這種東西。“所以你怕的都是有形體或是有能具體感覺到的東西。”女人說。好像是。“你怕痛、怕髒臭、怕老、怕負責,但是對於壓力、未來這種比較不具形體的事較不會有強烈的反應,倒是貓消失這件事....”

有一天清晨時分才回到家,發現貓不見了,她從屋子裡唯一虛掩的窗戶溜走,我在整個住宅區像個笨蛋那樣喵喵叫地搜索了兩個小時,完全不見貓的蹤影,我手裡拿著貓平時最喜愛的逗貓棒,坐在梯階上哭喪著臉,處境十分難堪,幾十歲人總不成在清晨時分打電話告訴人我的貓不見了我不知怎麼辦我需要幫忙,那感覺就跟我的夢很像,行走中突然踩了個空的感覺,墜入深洞裡的感覺。後來貓是找回了,關好門窗後我彷彿虛脫那樣昏睡了很久,而貓則一如往常睡在我身邊直到我醒來。

“那你恐懼的應該是突如其來的失去,具體一點來說你是害怕有意識地累積或經營的事物無預警地消失。”女人說。“貓的消失便是如此,這樣也可以推想你可能也會害怕突然失去金錢事業地位等等需要經營累積的東西。”這樣的事誰都會擔心吧。“所以你是個很平庸的人。”女人說,“跟誰都一樣。”

打從中學開始我便開始發現自己平庸,確確實實地感覺到自己無論體力智力相貌都毫不優秀,既不貧窮也不富有,這是很可怕的感覺,像一隻工蟻突然發現自己是隻工蟻一樣,只能在蟻線上搬運至死,沒有人會把你從蟻堆裡辨認出來。於是我花了很多時間去建立一套身份辯識系統,把一切看起來特殊或獨有的物事都往身上擺,卻不知道這樣一點用處都沒有,平庸這隻隱形的鬼就算我以十倍的憤怒也無法推開,我費盡力氣把這件事推向意識的深處,聽大量的音樂,讀大量的書,看大量的電影,交大量的朋友,藉由許多外力催眠自己,直到有一天我不在意識到這件事。

而事實上我還是逐步走在蟻線中,日以繼夜地搬運著生活的細屑,開一台大家都在開的車,大家都去健身時我也去,大家抨擊電影明星時我也不落人後踩一腳,流行背包旅行時我也看了很多關於背包旅行的書,以便充充場面“一個人如果擁有平庸的過去,多半只會擁有平庸的未來。”女人說。“你害怕的竟然是平庸,這是多麼悲哀的事,既不能享受優越的甜食,也不能體會平庸的樂趣,你現在知道答案了,那你該怎辦?”也許就只能繼續通過大量的閱讀,聽大量的音樂,看大量的電影,把大量的限量品擺在身上,製造大量的文字來混淆視聽。“為了逃避平庸,你也同時逃避面對自己,你所有的不安都是因為你再也無法準確地辨識自己的身份。”女人下了這個結論就轉身睡去不說話了。我是喜歡電影的我還是喜歡做愛的我?我是喜歡綠色的我還是喜歡籃球的我?貓突然跳上床,我想到一個名詞,做愛後的動物感傷。那是我為了逃避平庸而看過的電影名字。

關於 分享

此頁麵包含了發表於 Private Washroom 的 分享 所有文章的彙整,它們從老到新列出。

前一個分類 [Random Song]

後一個分類 原來如詞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頁和 彙整 頁看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此 Blog 中的文章遵循以下授權 Creative Commons(創作共用)授權.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