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1- 9, 03:33 AM

犧牲

我去找J聊聊一些工作的可能性,J說不出一個所以然,我說不如去喝酒吧,但他昨晚到現在只睡了3小時,想想自己也是不自量力,已經有感冒的徵狀了還想約人喝酒,後來J直接載我回家,在門前熄了引擎,坐在階梯上掏出一根煙,問我除了工作以外到底遇到甚麼問題了,於是我又把我的問題說了一遍,他嘆一口氣說,週末出來喝酒吧. 我記得他說,總是要有人願意犧牲的. 咦,怎麼還是輪到我呢,不是該輪到其他人了嗎? 幹!......繼續閱讀

[大台北記事] | 單篇網址 | 迴響 (2) |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