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2-18, 03:54 AM

關於我還記得的一些片段

這是北京冬日的陽光,如果光線碰觸的地方會發出聲音,那北京冬日的陽光大概就是那樣冷靜的,靜電一樣,隱約而斷續的劈哩叭啦,我剛醒來就是這副景象。 而HBO在我睡夢中已經播放了幾部電影呢? 我總是在旅店徹夜開著HBO,我不怕鬼也不怕一個人睡,但我在旅店臨睡前非看HBO不可,把所有燈都熄掉,電視的光隨著劇情行進的節奏而產生不同的亮度與頻率,一種奇妙的pace,中文該怎麼解說才傳神?有點像聖誕樹的燈飾,但你算不到有幾種變化。有時看到一半沉沉睡去,那些光線隔著眼臉跳躍,會做很多不可思議的夢,大多詭異,要是沒把電視的聲量關掉,連夢中都會聽得到聲音的,跟HBO劇情無關的聲音。 我喜歡住商務旅店的多於其他型式的旅店,灰白黑色調,線條簡潔流暢,絕對不讓你feels like home,我從來不想帶走一雙拖鞋、幾張信紙、一支原子筆留念,除了一盒火柴,在找不到打火機的時候帶出門,就連沒有選擇性必需帶走的記憶也沒有甚麼色溫可言,這樣的冷靜對我來說往往是最強烈的感覺。 我要說的其實這一天在北京的我還記得的事。 這是2005年十一月二十日中午十二點多的陽光,前一天晚上喝了過量的酒,如果把頭殼打開拿一把湯匙把腦漿挖出來吃大概還有些威士忌的霉臭,所以,我的頭很痛,卻也擁有一種很實在的存在感,活著,而這一天,行程上完全沒有需要負的責任,沒有非做不可的交待,而我一個人的北京只要關上電話步出旅店就到了,那是非常誘人的事,我可以漫無目的地晃蕩,就像兩年前一樣。但我最終選擇到便利店買飲料,然後打了一通電話約朋友吃午飯,這才發現,北京只是比較遙遠的,我熟悉的地方,這裡有我的朋友,習慣去的pub,常去溜躂的街巷,一切還是那樣習以為常,仿佛兩年前我沒有回來過一樣。......繼續閱讀

[馬來貘北京記事] | 單篇網址 | 迴響 (9) | 引用 (0)

2004-01- 3, 03:15 PM

倒數2天

昨晚大腕漏夜回來宿舍,正當我高高興興要開那瓶非常便宜的長城乾紅解讒,他探頭進來,看到我的吉他,問道,"怎樣,寫歌嗎?good...."我說"阿,玩玩,你呢那麼晩過來,寫歌嗎?good...."他笑說,"今晚我們就別喝這個了..."回頭叫助理到他房間拿他那幾瓶Taylor出來,還有一盒1993年的vintage雪茄跟我們分享. 這個中年男人,其實是很寂寞的. 他說他做人最大的問題是太清楚了,而他的理性是花很久時間訓練出來的,因為他很小就知道,他需要用另外一種能量去駕馭他的sentimental,但到頭來卻發現自己過度清醒,但訓練已經完成,這部分已根深蒂固了.後來又略略提起他在這個行業的興衰,一些鮮少有人知道的挫敗與光榮. 他叫我無論如何別再回去吉隆坡了,種種跡象都顯示了這行業的市場即使回彈,也不會在吉隆坡,吉隆坡需要的是另外一種人,他說,你應該比之前清楚一直以來你的力氣都花費在錯誤的地方了,這樣的進步是緩慢而艱辛的.他雖然覺得我來北京的事太早,但離開馬來西亞卻又太晚,他說兩年前你就該決定離開,那時你到底在擔心甚麼啊.... 我個人的盲點吧我想,那時我有一群夥伴阿.... 再過兩天就離開北京了,下一站,台北.想想2004開始的這幾天,為自己做了很多安排,要跟很多人碰面,在北京的這些日子,做的最多的事就是沉澱,我終於知道自己該如何從新開始了.......繼續閱讀

[馬來貘北京記事] | 單篇網址 | 迴響 (8) | 引用 (0)

2004-01- 1, 05:21 PM

2004第一天

醒來已經是2004的正午了. 我的耳窩像一直被針眼一樣細小的蜂鳴佔據著,昨晚在大分貝的音樂裡面呆得太久了,大概要在過一兩天才能恢復過來. 昨晚跟老鄉W到PUB裡廝混,W這個人,算算已經是認識10年的朋友了,在吉隆坡除了偶爾在家附近吃個飯之外從來就沒有一起出來玩,像他昨晚說的,在這城市裡我們就是一個世界了.同行的還有他在這裡的同事老闆,寒喧打招呼一下子就乾掉幾瓶corona,W拉我到舞池裡面,我的腦袋甚麼都沒有,淹沒在人群裡跳著呼喊著,我不記得任何一個人的名字,W在醉意之下不斷跟我說馬來話,一直重複那句Malaysia Boleh,叫我回去以後要趕緊再來,我想我們的確是容易適應陌生國度的那種人,只是如果一個人,還是會有點孤單. 回家後倒頭昏睡過去,做了很長很長的夢,真實的記憶跟虛幻的情節混雜在一起,我記得很清楚,我在夢裡面是很生氣的,但同時也很淡然的,我知道這都不是假的,像一種flash back,我已做好重新出發的準備了,雖然我還是非常希望有一些事不要變成過去式. 非常希望. 醒來時發現自己嚴重感冒,頭痛得快死掉,不斷喝大量的開水,吃很少的食物,耳鳴讓我幾乎甚麼都提不起勁來,於是胡亂晃了許多Blog,看陌生人的2004年,認真嚴肅的,嘻笑怒罵的,頹喪悲觀的,連結沒完沒了,2003確實已然結束了.......繼續閱讀

[馬來貘北京記事] | 單篇網址 | 迴響 (7) | 引用 (0)

2003-12-16, 10:20 AM

浮躁

今天去辦延簽,不知結果如何,心情複雜,辦不成就去台北熱熱鬧鬧過聖誕,辦成的話就在零下的城市隨便找一家人多熱鬧的PUB苦中作樂. 浮躁,來了快一個月甚麼著落也沒有,大腕還在觀察我,高興時就對我說說一些道理,大部分時候他都在觀察我,每一個細微的動作,他都可以用來作一件事情的結論,不能說沒有心理壓力....在這裡我總是覺得位置很尷尬,最重要的是錢已經花得七七八八了...我每天都在想像一個最壞的打算...... "你不夠aware..."他說. "因為我覺得自己的位置模糊..."我想那麼回答,但算了,我最討厭解釋自己了. 聽天由命吧.......繼續閱讀

[馬來貘北京記事] | 單篇網址 | 迴響 (9) | 引用 (0)

2003-12-14, 12:41 PM

二手玫瑰與CD CAFE

昨晚看了兩場show. 先是到北展館看二手玫瑰的演出,可容納兩三千人的場館幾乎座無虛席,大腕說他們已經算是頗具名氣的團了.舞台很炫,主唱與吉他手造型妖艷,表演結合了舞台視覺的效果,比如說,中場歌手離席,大螢幕出現了皮影戲,書生調戲小姑娘的戲碼,配合歌曲的意境的效果還有紅燈籠降下來,道具雪紛飛等等等.跟我想像中那種老老實實不賣弄花俏的中國搖滾有落差.這團的歌幾乎都是東北二人轉的說唱與西方搖滾形式的混血,嗩吶琵琶跟keyboard電吉他交溝,歌詞大多有调侃生活的意味,展現搖滾語言裡少見的嘻皮笑臉與戲劇效果,現場美中不足的是觀眾並沒有很熱情,喊叫聲音零零散散,很容易辨識到他們的死忠歌迷在哪裡. 以上,是客觀的說法. 一整場下來我覺得如果不是那些舞台視覺效果,會很容易發現呈現的音樂格式的千篇一律,有的樂手個人技術也不是很搶眼,後來大腕把這些缺陷分析的更加仔細,我記得其中一些話的大意是說,我們沒有這樣的生活背景,所以容易對內容以外的缺陷有意見. 這是我在北京所經歷的第一場演唱會. 跟大腕道別後我自己一個人在街頭亂逛,想要到據說北京最好的其中一間Jazz Bar CD CAFE去混一混,就在農展館,入門先收30 RMB,不大的CD Cafe坐滿了小資產階級與老外,我走到吧台的盡頭點了一杯screw driver,最近總是點screw driver,受到了約翰兄的感召吧我想,這裡座位密集地圍繞著小舞台,客人跟樂手之間有很多的eye contact,氣氛非常好,這讓我想起老家的No Black Tie,甚麼都好,就是空間沒有像這裡可以輕易營造聚會的氣氛,我不是很聽得懂Jazz,但那些熟悉的音樂格式多少沖淡了人在異鄉的孤獨感.表演結束後還想到什剎海去晃一晃,才離開CD Cafe沒多久,一路上都有站街的叫我跟她們一塊玩,冬夜的街頭,一個男人,不管長得怎樣,看起來都像嫖客. CD Cafe:北京东三环路农展馆南侧 雖說是Jazz Pub,但不時仍有地下樂團表演,在北京獨立音樂圈中頗具盛名.......繼續閱讀

[馬來貘北京記事] | 單篇網址 | 迴響 (3) | 引用 (0)

2003-12-12, 01:32 PM

Ballade of a sad young man

我還以為所有的芭樂情歌都是假的. It still a little hard to say,what's going on... 不久以前我們一起在家裡賴著聽Damien Rice,你說太憂傷了,接下來你便沉沉睡去,你感冒了,一直到今天都還沒好. 你很累了,我想揹起你,像那些最初的時日,我把你揹起來跑上跑下,每一次你都會擔心我受過傷的左腳,你很累了,我想說,會使我受傷的永遠都不會是你的重量. 我站在冬日的陽光下抽菸,空氣冷而乾燥,我的靈魂潮濕而溫熱,腦子裡全都是,芭樂的情歌. Why don't we give it another try?......繼續閱讀

[馬來貘北京記事] | 單篇網址 | 迴響 (3) | 引用 (0)

2003-12-10, 10:33 AM

上帝的頭皮屑

早上下雪了,天空陰陰的,屋子外頭的小路慢慢變成白色,是小雪,還在下呢,頭皮屑一樣潔白而輕飄飄的落下來,msn上的朋友說,我這樣形容讓他想起上帝蓄長髮但不愛洗頭,下雪一定是他頭皮發癢在抓的緣故.哈哈.這是第二次看雪,第一次是半個月前,晚上10.30跟同事到屋外抽煙,發現黑色雪衣上面沾了白白的東西,就像頭皮屑,我們於是跑到不遠處有街燈的地方,抬頭仰望,小雪在光線中微微發亮,掉在臉上時會感覺到一種溫柔的重量,興奮地撥了通電話給你,你知道,很多時候,這一切,都想第一個跟你分享. 今天北方下雪了,你剛回到終年30度的南方,如果可以跟你一起喝一杯熱咖啡就好了.......繼續閱讀

[馬來貘北京記事] | 單篇網址 | 迴響 (2) | 引用 (0)

2003-11-23, 03:31 PM

西單星巴克與利群烤鴨店

已經三天沒有咖啡了,正確的說法應該是沒有像樣的咖啡了,這邊的三合一咖啡泡出來的就像褐色的帶有一點甜味的熱水,非常希薄.而暫時所知道的最靠近的星巴克要打二十多塊人民幣的車才可以到,一杯中杯奶特人民幣23塊,一來一回的打車錢加上咖啡價錢要70塊,真划不來,於是特地計畫出去要多走幾個地方. 今天又是當觀光客.......繼續閱讀

[馬來貘北京記事]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 引用 (0)

2003-11-22, 03:00 AM

冬裝

早上很早就醒來了,房間向東,兩面都是窗,窗簾還沒買,大好晴天的話就很賴床,今天大好晴天,還沒甚麼正事要辦,該出去當當觀光客了.翻旅遊書研究了幾個點,決定先到虹橋去買手套跟禦寒衣服,然後就去天壇. 雖說大好晴天,氣溫還是偏低的,在七八度左右,穿的很臃腫,覺得自己變了個人,從來就沒機會作這樣的打扮,鏡子裡頭的自己看起來飽歷風霜.走在街上呼吸時不停吐霧,我在心裡面說,真的已經在北方了啊.......繼續閱讀

[馬來貘北京記事]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 引用 (0)

2003-11-21, 02:28 AM

寒冬冷水浴

一早醒來就要搬到宿舍裡頭去,天氣晴朗,但仍然冷得可怕,負責接送的老北京說,這天時還沒冷呢.宿舍其實還在整修當中,快手快腳把其中幾間房先弄好,簡單地住著,說是簡單,其實,比我想像中舒適太多了,屋子裡頭禁煙,夜裡冒著天寒地凍到陽台抽煙,助理毛毛是個很好的人,我喜歡跟他一起,沉默地抽菸.第一次在冬夜熱水不足的情況下洗澡,冷得快死掉.今天氣溫,攝氏6度.......繼續閱讀

[馬來貘北京記事]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 引用 (0)

2003-11-20, 02:19 AM

北京,我來了

在轉機的空檔裡,跑到書店去消磨時間,那些指引明年流年運程的書籍又都熱熱鬧鬧地擺放在明顯的地方,每一年,都會翻看一些,不管日子是好是壞,就是喜歡讓不相干的人預測自己的流年,然後半信半疑.據說明年犯太歲呢,諸事不順,而且驛馬星動,會四處漂流.既然這樣,也就把對明年的期望降低,然後要更加積極一點拉長補短.這樣明年的日子應該不致于悲慘吧.......繼續閱讀

[馬來貘北京記事] | 單篇網址 | 迴響 (3) |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