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18, 12:53 AM

沒有百萬富翁的人生這種事

人生好像是這樣的。 你一定知道百萬富翁這玩意,世界縮略成一塊板子,一開始所有人都擁有同等的人生成本,所有人必需尊守同樣的規則,沒有人可以取巧,也沒有所謂先天環境的影響。投擲骰子的剎那,沒有人知道你會拿到多少點數,你計算著還差幾步才能到達那片你想要的那個位置,你握緊的拳頭裡面的骰子互相碰撞發出的聲音,那是你聽不出來的,宿命的耳語,你鬆開拳頭,大部份時候總是差了那幾點,沒關係的,你想,很快就又輪到你了,但你不知道有沒有人會先霸佔了那個你想要的位置。偶而你會拿到一張命運或機會的紙牌,翻開的那一剎那你總是期望著好事會發生。 人生好像也真的是這樣的。 你覺的隨機的命運與機會每天都發生在你身上,你的朋友同時也是你的競爭者,每一天你都投擲著想像的骰子,腦子裡發出碰撞的聲音決定你今天會去那裡,會有怎樣的情緒,會吃什麼,到樓梯口抽煙時會遇見誰。諸如此纇。 “每個朋友同時都是競爭者。”你反覆玩味這句話。 但呆子都知道人生不是這樣。 因為先天本錢就不一樣,出發地點時間都不一樣,雖然這世界還是有一些法則需要尊守,但是可以取巧,有各種藏在暗處的術語、暗門、密道、捷徑、符碼,你可以學,但是你覺的你就是那隻在硬板上的錫兵,站的直挺的,而且你有一顆柔軟的心。所以你總是在旁看著別人高興地投入地玩搶奪地盤的游戲,你有時會不屑,有時會羨慕,有時會妒忌不平衡。那你大可去爭奪啊,你知道好的位置是有一定的配額的,但你相信只要尊守規則不停投骰子總有一天輪到你,“摻與的朋友都是競爭者。”你隱約感到擔心,感到被威脅,卻又覺的自己是孤傲的錫兵,你要直挺挺地去打仗,去轟轟烈烈地死。 “朋友是很重要的”你想,但或許這一次你不要扮演孤傲的錫兵,你可以裝上輪子大砲機鎗,滑行總要比步行快些,就算你不諳曉門道。 又或許你覺得,像你那樣的人,只好翻著命運與機會的紙牌,有一天總會給你抽中一張好牌,但你手中的骰子暗啞的聲音聽起來怎麼都像是命運的嘲笑。 (星洲日報/副刊.文:管啟源.2005/07/25)......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 引用 (0)

2007-04- 7, 1:45 PM

某些渙散的周日

我想你會跟我一樣是無法忘記那家煙霧瀰漫的小酒館的。 在許多的週一週二這種渙散的夜晚,城裡的店都無精打采地等著打烊時間到來,而那家酒館,在這種渙散的夜晚,架著厚重眼鏡卻難掩眼神犀利的老闆娘一定還在吧台忙著換黑膠唱片。那時我們都喜歡避開週末,而週三太商業,週四不上不下,週日是無聊的,所以我們都在週一週二晚出門,一場電影過後整個城市呈現一種鬆弛的疲倦的狀態,我們打開車窗抽煙,你總會問,還有那裡可去,我只有一個答案,然後你會擺出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樣。 我們去那裡抽煙,偶而老闆娘心情好會過來聊兩句,或許還會接受點播,有一次她從吧台那裡翻出鍾妮米朽的藍,放了那〈Case Of You〉,“如果你要找我的話我就在酒館裡。”鍾妮米巧彷彿用一層又一層的綿包裹住的聲音唱著,你笑我僅僅為了一首歌就如此雀躍,有點不解,你到今天不知道會不會有點瞭解了?所以到了後來的後來,你才把我的來電鈴聲換成〈Fields of gold?〉“當西風吹過的時候,你會想起我。”如此溫柔又霸道,為甚麼你一定會想起我?我這輩子都不會再妄想變成史汀了,你可知道我一個人去看演唱會時不斷地流眼淚? 有好些來不及告知的事,隨著時間過去,就變得比送酒的花生或起司還要瑣碎,難怪人們老是說茶餘飯後茶餘飯後,再重要的事,有一天只會淪落到適合配飯送酒。像我們的事,裡頭並沒有甚麼大起大落,幾經轉折倒是有的,如果有一天我們聊開了又會看到不同的風景也說不定。 現在我偶然會轉進那條隱密的巷子,但是酒館早就不在了,聽說換了個地點,但已經沒有甚麼sentimental reason(這句子到底該怎麼譯成中文才夠傳神呢?)讓我非去不可。爵士樂?算了,我並不懂,雖然我有時會因為算的出某些複雜的節奏而沾沾自喜,騙騙你騙騙自己剛剛好夠,除此之外恐怕沒有更多可以賣弄了。 你會像我那樣緬懷那家小酒館,在某些渙散的週日,當所有的夜店都打烊了,你會緬懷我,像我會緬懷你一樣,一些不得不的逝去,一些不敢發的誓,一些比香煙還要輕而短促的消失。 (星洲日報/副刊‧文:管啟源.2005/09/19)......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4) | 引用 (0)

2007-01-15, 12:46 AM

這些人或那些人,這個我或那個我

“他們說你已經離開這城市 也不再屬於那城市 他們說你已經離開這些人 就不再屬於那些人 終於我們都尋找到自己 終於我們都尋找到自己 啦啦啦” 昇哥的新歌。我想起有一年我跟友人聊起一個漸行漸遠的朋友,我說他變了,友人說,你應該說,他是找到了他自己,又或者,這本來就是他自己。 我常常會想起這個友人,或那個朋友,我們都沒有道別,卻都不再見面了,但是如果大家都找到自己,那還真的是一件值的舉杯慶祝的事。 那個我,交了那些朋友,這個我,又交了這些朋友。 是個有福氣的人了,......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3) | 引用 (0)

2006-12-12, 12:44 PM

失敗者俱樂部

我想我們生活在一連串的討論當中。 坐下來,抽出一根煙,生活的許許多多題目有氣無力地燃燒著,吞吐不休,結論通常是‘晚了,先走’之類的。 我從來搞不懂就一些深澀難懂的哲理我們可以討論甚麼,即便我曾經非常熱衷,深怕一旦缺乏有素質的談話我的人生就蒼白了,於是我跟人討論音樂,討論愛情,討論生活,討論各種事情,表達自己的見解,偶爾反駁偶而認同,我一度覺得這樣是富足的。 兩年多前在一次偶然的談話中,對像是極具盛名的音樂製作人JL,像往常一樣一杯紅酒一根雪茄加上舒服的燈光適當的音樂,他很自然就問起我一些生活上感情上工作上的經歷,我相當仔細地描述,JL聽了,不留情面對我說了狠話,大意是,你們都是失敗者俱樂部的會員,大家看起來都很有想法,其實都是只能在原地打轉,滿腹牢騷的失敗者。 像被槌子敲到頭。痛死但不是毫無益處的。 就是因為成就不了大事業,我們才無休止地討論嗎?對一個像JL那樣的既得利益者來說,我的不安分對我來說是個巨大的負擔,因為我沒有運氣也沒有環境最重要是缺乏改變情況的大能力。 於是我想哪些有時劇烈有時溫和的討論跟閒話家常有甚麼分別? 所以我想這一切一切頂多在特定的地點掀起小氣候,也在同一個位置消散,啤酒泡沫一般,香煙一般,有特定的詩意但始終比一碗好吃的雲吞面虛無啊。 一首歌一部電影一本書帶來的私密的感動比討論他的地位來的重要,這種私密的感受有時可以用語言分享,但更好的情況是提起一首歌時的心照不宣,生活也是一樣的,我們談論的技巧再熟練,再翻雲覆雨也是茶杯裡的風波啊。有些事情,持續地討論下去就會糊掉了,黏答答的糾纏不清,這個時候沒有甚麼比換一杯新的凍啤酒碰杯更好了,反正我們最終大部分都會是說完就算的平凡人啊。......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8) | 引用 (0)

2006-12- 7, 10:37 AM

NAY3188

“我想這一次是你最後一趟的遠行了。”我在給我的車子灌著電視購物頻道不斷吹牛說世界最好的引擎油時這樣想,“你千萬不要半路就壞掉啊。”一路上雲淡風清的,車子出奇地變的安靜許多,也許那小小罐的太空科技機油真的有那麼一點效用。 而安靜下來的卻僅僅是引擎而已,某些記憶卻是騷動不已的,因為把車子給賣掉後這些記憶就再也不能借屍還魂,也許不會全忘了,但一定變得破碎,變得不再生動。 其實也沒有甚麼非想起不可的事,但還是想起了,比如誰誰誰曾坐在行李箱上抽著煙,我則蹲在路旁,蚊子好多,我好像不斷說著快回家吧,而誰誰誰卻自顧自坐在那邊不斷說他自己的故事。又或者誰誰誰在我無法騰出手來點煙的時後幫我點燃一根煙。默劇一般的記憶,越是沒有重點越是清晰。 就不過是車子而已,不過是東西舊了趁有能力就換掉而已,怎地就是一陣陣傷感?這才理解為甚麼有人換了新車就是不肯把舊車賣掉。都是為了老土的理由,“因為它陪我走過好多路。”真奇怪,卻從來沒甚麼人會把發臭磨損的舊鞋子都留著的,但卻要留著處處凹陷刮痕的車,你會想起那次的交通意外,為了新車被撞凹了發過怎樣的脾氣,而誰誰誰剛好在你身邊安撫過你。 一面開著車一面想起的都是這些事,誰和誰和誰的神情在倒后鏡中淡入淡出,他們說過甚麼呢他們現在又在那裡了?他們瘦了還是胖了?更善良些還是邪惡了?當然我開著的都是舊CD,那些年斬釘截鐵認為將會百聽不厭的經典,終究被一波又一波的浪潮淹過去,終究被自己的喜新厭舊汰換,有些事真的不到你去堅持,現在才有這麼一點體會。 快到目的地的時後遠遠看見地平線遠處的風景被雨水糊成一片,感覺上像是從晴天國開去雨天國似的,趕緊在車子開進去之前搖下車窗點了一根煙,這種時候會對那雙點煙的手特別的懷念,而這車上長年累積下來的氣味,香精香水香菸混成一團的複雜氣味,往後就再也沒有借屍還魂的機會了。......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3) | 引用 (0)

2005-10-14, 9:23 PM

真的再見了,哇。

開始聽Wa FM是因為阿練,阿練是誰?阿練是我的朋友,她是Wa FM早期的DJ,當時她剛結束倫敦苦學的日子,回來才沒多久。阿練有時會跟我說電台裡的誰誰誰怎樣怎樣,但是我沒有記住,反正都是些無關痛癢的瑣事,比如她說過誰誰誰是多麼多麼純情還是甚麼了呢我忘了,我現在突然想起來她是說嘉慧,我不認識誰是嘉慧,很久以後才懂,但看起來她也沒有阿練說的那樣純情啦,而那個風評一直不好的施宇也不是一個混蛋。 聽Wa FM的習慣是那時養成的,有一段時間很難聽也聽,因為阿練在那邊,因為我相信阿練。雖然阿練沒做多久就走了。但是習慣養成費事改,說真的Wa FM有時是很難聽的電台,但是因為沒有廣告,(這對電台來說是壞事喔)所以我樂的聽下去,有一段時間我甚至感覺那些歌曲怎麼都倒退到八九十年代,有點受不了但還是懶轉台。 感覺上也不就只是一個電台停播而已嘛,可以有甚麼感觸呢?我們生活中有多少的習慣都是這樣突然有一天就沒有了,愛吃的雞飯突然搬了,習慣去的PUB關了,一部連續劇結束,一個朋友離開。 我只是想起當年全球音樂結束,在黃一飛的新婚喜宴中結束,大家哭成一團,失去工作事小,大家可能都明白到,這家公司一散,很多事都散了。 現在站在外面看Wa FM,DJ們哭的哭,冷靜的冷靜,其實感到一種熟悉的難過。 我在這電台結束前好像跟他們中的一些人熟起來,有人失業,有人淡然,有人茫然,有人找到下一份工作,其實都跟我沒有很直接的關係,我要去關心的話又覺得矯情。 總之上面說的都是廢話,重點是,我真的喜歡這個電台。 所以,明天,一定會忘記停播這件事,一定在打開收音機的時候聽到一片寂靜而感到錯愕。 就像撥一通每天都在撥的電話,然後發現已經是空號了。 空號喔。 很沒辦法是嗎? 今天DJ們好像都在直播室裡,現在9點17分,播放的歌曲是是否,育憐上次播這首歌前也是哭了,說了一句,我說不下去了,我記得當時我在Bukit Bintang塞著車,太陽很曬,總之,認不認識也好,老老土土也要說一句了,大家加油吧,有起伏才是人生啊,再見了。......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2)

2004-02- 3, 3:56 AM

朋友綿羊

很久以前是多久以前呢我已經說不出一個正確的時間了。 我記得妳說的話:“朋友綿羊。” 是一首歌呢還是一首詩? 我們不熟,我只是安靜地坐在旁邊聆聽你們在描述著一個夢的藍圖。 眉飛色舞。 我還小。我只能聆聽。 “聆聽也是一種參與啊。”妳說。 後來才發現原來只有我對年少時的夢想有無可救藥的愚忠。 我,跟你們,從來就沒有熟過。 我在島上遇見的那隻羊對我說: “咩~” 然後吞掉我剛丟在地上的煙蒂。 是的,這隻羊跟這件事沒有什麼必然的關係,我只是忽然想起一件事而已。......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4)

壞品味

妳聞起來像個從煉金術士的溶液里培養出來的人呢。 擁抱妳時我聞到薰衣草臉霜潤髮劑指甲油牙膏混成的味道。 那薰衣草還真有點俗不可耐呢儘管這可能對心靈很好。 “你喜歡玫瑰難道又很高尚了嗎?”妳說 然後我們就笑了。 俗不可耐在這座個性的城市里是一種難得的堅持。......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1)

遠走高飛

“遠走高飛。” 原來不是把頭髮留長把愛情拋遠就可以做到的事。 “這是男人所不能冒的險。” 然後妳就走到歐洲大陸去了而現在妳是在法國呢還是德國? “這是很好的安慰,可是沒用的。” 但我還是輕拍妳的頭我也懂得這是我不能想像的傷而我又只有這種愚蠢的方法。 “客途秋恨。” 那個午後悶熱妳抽煙然後哼著的廣東小調的名字,當時妳是在預言些什麼嗎? “法國的某個郊區有間修道院座落在玫瑰山谷裡面。” 是玫瑰嗎還是其他我已不太確定而妳後來有在那邊落腳嗎? “我的牙醫朋友三四十歲人了看電影還可以哭得像個小孩。” 我見過他我覺的有那麼一點感動雖然我沒有認識他。 “已經戒煙戒酒了現在心是空的而悶是一種很好的休息。“ 我怎麼可能明白呢我內在的騷動一直不能停。 “走了。”......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15)

島民語錄

“我們島民總在等著季候風吹來才能離開。” “你不知道海浪的聲音在不想聽的時候是無法隨意調低的。” “一整片海洋看了一輩子,再怎麼蔚藍透明左看右看都是寂寞。” “再努力保護,珊瑚還是逐漸死去。” “魚群總是圍繞著潛泳的人,因為以為人都會帶來麵包。” “人多數帶來荼在身上的太陽油。” “這裡的馬來漁夫都討厭農曆新年,農曆新年總是起風,生計就停了。” 然後,我就想不起來了。 果然,我只是停泊一下。......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世紀末聖誕

于是我就到了台北。 24-12-2000。 在節慶旳街上溜踏。 國父紀念館前面旳小廣場有一對小兄妹在賣仙人棒。 還有小孩在玩。 攝氏18度旳凌晨。 除了妳我不認識其他人。 看見兩個小人,逗著他們玩,小人的眼睛映著煙花的光。 我有一點難過。2001年了。 我的生命正像苦難的糖漿。 螞蟻圍著我跳舞呢。......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一個好人

18歲的志願,做一個詩人。 最好的最壞的都好像發生在18歲。 18歲以前好像沒有記憶。 暗戀不是發生在15歲嗎我慢慢又想起一些。 女孩為我綁了一個蜻蜓繩結。 西區籃球冠軍雖然我半球沒進。 同一個女孩教會我基本樂理。 騎單車到30公里外的海邊。 無牌飆車交通意外。 另一個女生讓我看她背上的一大塊暗紅胎記,她說:“我的地圖。” 唱王傑的歌以為自己經明白滄桑。 好像都沒有發生在18歲。 27歲。 志願。 “一個好人。”......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恐怖份子

You are the sweetest terrorist I had ever met. 像當時一樣。 沉默的巡洋戰艦。 無聲無息搶灘。 進行爆破。 攻佔。 我微笑。 露出左邊胸膛。 束手待弊。......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鋸齒

以低速進行的話 愛情都呈鋸齒形態 速度昂貴地被販賣著 低速的話鐵定受傷了嗎 妳的笑是一道完美的弧線 眼睛里面裝了一輪滿月 以為不會再想起了呢 結果還是想起來了 前年中秋的熱湯 以低速進行的話 回憶也是鋸齒形態 速度的價位不停上昇 這樣我鐵定又會受傷了 那畫面緩慢地滾動著 鋸齒它溫柔地親吻 我忍著陣痛微笑......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起風了

起風了。 天空湛藍。 以後要不要住在這裡呢每到一個沒有人認識你的地方你總是這樣想。 這城市被一條河分割成兩岸。 很寬的河。 你已經開始盤算每天早上可以在河岸上的咖啡館用早餐。 這是你的壞習慣了對異鄉一直存有幻想。 小孩子都不知道繽紛的軟糖沒有營養。 公雞長年佇立在白色城牆上告知城民風向。 城民長年都懶於抬頭張望。 你大概也不曾張望你的城中那匕首一樣的塔。 你想起來了嗎大家都說那是匕首一樣的塔插在城市的心臟。 在飛機上你看到這裡的土地你又想起中學的校歌“山川壯麗 物產豐隆”這樣唱。 真的山川壯麗呢。 你不禁埋怨自己的城市了。 建築物像醜惡的疤爬的滿滿。 你住在土地的傷痕里向別人一再批評你的城市又在週末用力地近乎貪婪地享用著這城市。 你到底想怎樣呢? 風向雞似乎也不想理會你別過頭去。 你是不是又要想起那首歌了。 “di kota ini,tertulislah nama mu..." “你的名字寫在這城牆上.....” 那卷髮的馬來歌手到那裡去了呢聽說這輩子也不再玩吉他了。 起風了啊。 風向雞依然沒有回過頭來。 你的名字始終沒有被寫在這道白色的城牆上。 不必黯然。 你知道那座討厭的城市的天空偶爾也會湛藍。 “住下來吧” 雖然你總是那麼想。......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報復

我會偽裝成你最愛的零食直到你發胖......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2)

Circle

我該如何告訴人們這樣的事. "一個小孩困在大人的身體裡面." 如果某某說,"我知道." 我就會和她秘密結婚. 生個小孩看他後來如何被困在大人的身體裡面.......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God Speed

"如果我的聲音聽起來非常遙遠的話,那是因為我跟你一樣迷失" 請把我從幻覺的廢墟裡帶回家. 我會願意穿上鞋子和新衣. 並且梳一個整齊的頭髮. 看起來非常乖巧的樣子. 然後日子就可以很安詳了嗎?......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擲一個銅板

儲蓄了那麼久,我還沒有足夠的勇氣揭開你的手掌,雖然名知道這是個不滿意還可以隨時再來的遊戲. 我的睡床底下藏有很多銅板,猶豫不決時歡迎借貸. 可是這城市還有那一口井可以許願呢萬一你像我一樣根本沒有力氣揭開命運有力的手掌? 或者噴泉也可以. 幾年後我又慢慢想起這些.......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星期五

"星期五,我會等到我的船嗎?" "......." "星期五,這真是個熱鬧的荒島阿..." "......." "星期五我可以明白你的沉默" "......" 星期五跟我一起等一騪船,很久了,我們後來看了無數的日落西山.......繼續閱讀

[Those Were The Days] | 單篇網址 | 迴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