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Blog入口)

Those Were The Days 彙整

September 20, 2010

貓貓貓

台灣同事曾送過我一本攝影文字書,說的是日本的一座海島,上面住了很多很多的貓,跟人和平共處,或者說,那島上的貓,大概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貓了。當然我沒有儍到因為這樣就想到以後要飛到那裡去看一看,即使我還蠻喜歡貓的,但我沒有愛到瘋狂的地步,只是蠻喜歡,願意照顧一兩隻,如果住在地上房子,環境允許我放養的話,也不介意多收留幾隻。像我這樣在公寓裡偷養兩隻,不能放他們出去,那心力也是夠大的,比如說這趟出門,單單放在寵物店就是一筆花費,錢事小,貓不喜歡啊,會鬧,會讓人不安心。

來到皮皮島才發現,真的要看很多貓的島也不用去到日本哪,只是日本對我們這些沒有幾個錢去旅行的人來說,馬上有比較高貴的感覺,同樣是拍民風純樸的島上的貓的書,”貓島座間味“這個書名就比”貓島皮皮“來的高級,高級是一種感覺,這種感覺是我們長年被各種媒體潛移默化出來的。

是的僅僅是一種感覺而已。

Cat%20Phi%20Phi%201.jpg

話說回來,這島上的貓神氣活現的程度,真的是少見啊。

Cat%20Phi%20Phi%202.jpg

三五步路就可以看見幾隻雜色貓大模大樣或在櫃台上,或在走廊上,又或者在冰箱裡面躺著坐著睡著,真的是在冰箱裡喔,可惜照片糊掉了,是一隻灰色的波斯貓,主人可能認為天氣太熱了,把她放進那種賣飲料的,有透明玻璃的冰箱裡,貓跟可樂啤酒一起在冰箱裡,我還非常記得那貓氣定神閒的樣子,用“啊,好涼快,我就是該尊貴地在這裡乘涼”的那種眼神看著我們。

Cat%20Phi%20Phi%203.jpg

這島上最複雜的自動交通工具是電動自行車,這對動物來說是很友善的,加上島民普遍愛貓,而遊客因為都是帶著放鬆的心情來的,即便不怎麼喜歡貓,此刻也會不在意,大概也不會對貓做出甚麼奇怪的行為,比如踹一踋之類。

Cat%20Phi%20Phi%204.jpg


這島沒甚麼稀奇的其實,是民風純樸但大家也都有非常清楚的“我們是靠遊客生存”意識,可是我今天是個遊客,我來這裡就是花一點小錢買一堆純樸的笑容,買一點藍天白雲,所以你意識到你是要賣這個我無所謂啊,我又不是深度旅人,大家都清楚身份,很快樂就是,你的純樸友善純度多高我是不是太想知道的,人只要相信那一個時候的感覺就好,廣東話很傳神,又唔係做人世。

Cat%20Phi%20Phi%205.jpg

大概大部分來的遊客跟大部分在島上經營旅遊相關行業的人都是這樣想的,所以那島上洋溢的快樂的氣氛,即使廉價了一點,卻還是實牙實齒的快樂啊。

Cat%20Phi%20Phi%206.jpg

我相信人生有很重的東西在裡面,宇宙有巨大的真理擺在面前。

有時候我不禁想,真的要讓自己有那麼大的課題嗎?


October 5, 2010

下一首歌詞再見

大概一個多月前,可能是兩個月,為多年沒有發唱片的老朋友新專輯裡的歌撰詞,剛好寫曲的也是老朋友了,這個“老”字僅能代表我們相識很久,其實算起來好長好長的時間都已經在各自選擇的路上,偶爾碰面,只知道彼此表面的近況,透明度不高,時間像一層霧,薄薄地在我們之間。

也是老朋友的經紀人把DEMO交到我手上,說要寫到關於成長,聽起來很簡短啊哈哈,不過因為我們都是老朋友了,工作的事很多時候會心照不宣。寫這DEMO的老朋友總算爬到人生其中一個巔峰去了,即將唱這首歌的老朋友呢,則努力堅持著,際遇的事,真的不好說,我這個曾經參與他們人生最重要的其中一個部份的旁觀者,一邊聽著DEMO,一邊想著那些日子的事,想著你,想著他,想著這些人那些人,想著自己,那個對我們來說,有不同意義的黃金十年,歌詞就如流水那樣寫了出來,先感動了自己,不知道別人怎麼想。

剛才在錄音室工作到午夜12點半,那個從遠方回來,寫這首曲的老朋友再晚一點就會進入錄音室,我稍微等了一下,實在有點疲倦,決定回家,途中想著,這樣沒有甚麼不好,怎麼會不好呢?大家都很好,只是太忙。

只是太忙。

下一首歌詞再見。


October 11, 2010

遺傳

少年總是站在下午4點太陽還很猛烈的籃球場上,笨手笨腳地運球上籃,不進,再運球到三分線投球,再不進,卻依然樂此不疲,他就這樣一邊不斷重複這些動作一邊等著他的朋友。很久的以後他突然想起這一件事,卻說不清楚是別人遲到還是他總是因為太無聊而心急地早到。只有一件事他記得清楚,因為害怕犯規他從來都沒有學好正確的三步上籃,永遠都是第二步就把球拋出去,他覺得朋友有多少會因為那樣嫌棄他但一直都沒有說,那幾年他老是想怎麼沒有遺傳到他母親的運動細胞。

October 12, 2010

畫畫

童年的時候有去學蠟筆畫。

老師是個很喜歡畫畫的人,帶我們到皇家山寫生,我看著公園裡一條長長的柏油人行道不知畫了些甚麼,老師走過來看了一下,坐下來幫我這邊一筆那邊一筆地畫了出來。

有一天,學校的圖畫功課我忘了做,帶了老師畫的寫生交上去,竟然沒有被發現還拿了甲等,那是我這一生在畫畫這門功課裡所拿過的最高成就。

上了中學因為害怕畫畫就選了理科。

天知道我後來更討厭數學啊。

關於 Those Were The Days

此頁麵包含了發表於 Private Washroom 的 Those Were The Days 所有文章的彙整,它們從老到新列出。

前一個分類 貓事

後一個分類 Thousand Miles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頁和 彙整 頁看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此 Blog 中的文章遵循以下授權 Creative Commons(創作共用)授權.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4